叶青:中三角将引领未来30年发展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27日 10:27 时代周报

    叶青:中三角将引领未来30年发展

  本报记者 徐伟 实习生 成云

  访谈嘉宾:叶青(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博导)

  叶青曾被网友评为“中国最具个性的官员”,他是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曾连续8年上书全国两会,要求进行“公车改革”,要革“政府官员配备公务用车”的命。

  他是一位学者型官员,曾担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近年来,他一直为促进中三角区域合作鼓与呼,并建言献策,推动了许多实质性的跨省域合作。在党的“十八大”召开之际,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时代周报:中三角区域合作的构想已经酝酿了20年,但一直停留在学界讨论,未能有实质进展,近两年得以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湘鄂赣三省为何能“联起手来”?

  叶青:首先,我国的经济越来越倾向于区域性合作发展,中三角的合作正是顺应了这个潮流。在三个省份中,湖北表现最为积极,因为湖北离发达地区最远,湖南和江西都毗邻珠三角、江西还靠近长三角,而湖北离传统的三个经济增长极—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都比较远,所以湖北谋求区域合作的意愿更为强烈,需要通过加强合作来做大长江中游经济区。

  其次,继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三大城市群之后,中国希望培育一个新的城市群为经济增长第四极的动机已十分明显。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东北三省一区、成渝经济区在中国形成一个巨大的环形经济圈,但这其中尚缺一个中心经济区。推动中三角城市群,形成我国中部地区鼎足而立的“大金三角”,是推动中部崛起的重大机遇。

  再者,湘鄂赣携手的另一个推力是中部六省合作不足,河南与山西共建中原城市集群,安徽则一直谋靠长三角,武汉、长株潭、环鄱阳湖三大城市群总量虽然在我国都占据较大分量,但近年来由于各自忙于本地经济发展,各地区相互间的经济联系不增反减,产业结构趋同化日益严重,在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和承接产业转移等方面的竞争超过了合作,其结果是各地经济虽都有所发展,但在国家中的战略地位却不断下降。所以三省都有意愿打造“中三角”合作区。

  时代周报:在传统三极受到出口减少、劳动力成本上升、资源承载力下降等因素的影响,并导致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中三角的崛起对我国的整体经济格局具有怎样的意义?

  叶青:金融危机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即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进行区域结构调整,不能再过度依赖沿海,跟沿海外向型经济关系不大的企业,应该尽快转移到中西部。所以整个中国经济区域结构调整的大方向是,沿海尽可能地发展海洋经济,比如浙江的目标就是海洋经济比重要占到一半,跟海洋经济没有关系的、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要转移到中西部,利用中西部土地、人口和资源优势来发展。从这个角度而言,发展中三角是大势所趋,是做大中国经济总量的必然选择。

  现在中三角三省几乎每半个月就会签一份不同领域的合作协议,包括旅游、交通、文化、图书馆、教育、经济、医疗等方面,已经签了20多份,几乎能签的都签了,但是签了协议,并不等于就一定真的会去做。现在中三角的合作是三个层面,一是政府签的合作协议,二是老百姓把这些协议兑现成实际生活的改变,三是企业间的合作,这三个层面要同时进行。现在企业做得比较实在,政府有的签完合同就没事干了,所以目前老百姓还没有从中三角的合作中得到更多的好处。

  时代周报:在中国经济第四极的竞争对手中,主要有中原经济区和成渝经济区,与它们相比,三者谁更有希望胜出?

  叶青:中原经济区的面积很大,但是有河南省作为主导,在规划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河南说了算,河南是中原经济区的主体,所以比较好操盘,这是他们最大的优势。他们的劣势主要是科教,河南、山西知名的高校相对较少,两院院士也特别少,所以科技人才相对落后。成渝经济区的劣势,是两地本身存在矛盾,成都和重庆原来同属四川省,分开后行政上的矛盾仍然尖锐,所以他们的发展也存在行政上的障碍,他们现在已经形成了沿着长江、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等五个经济带,做规划比较容易,但是要进行真正的合作难度还是比较大。再就是地理上的困难很大,在大面积的工业区上难有作为。

  所以中三角、成渝经济区和中原经济区,做规划最容易的是中原经济区,成渝的合作比较困难,他们现在最多也就是在产品上有一些互相采购的计划,比如重庆的车卖给成都做出租车,但是真正产业上的合作还比较少。总体而言,科教实力最强、大工业最有基础的还是中三角,去年中三角GDP总和已经达到3万亿,我认为,未来30年,中三角将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地方。

  时代周报:过去湘鄂赣三省的产业发展同质化竞争比较严重,未来在产业分工合作上,要如何进行分配?跨区域合作最大的阻碍是行政隔阂,中三角在这方面要如何寻求突破?

  叶青:在GDP至上的经济竞赛中,同属中部的湘鄂赣三省难免雷同,在资金、项目和产业转移等方面存在同质化的博弈,不合作必然导致不经济。所以,我们要制定“中三角”经济区发展规划,最大限度地消除三大城市圈之间的行政分割,在省与省的交界处适当增加项目安排,设立“沿海产业转移示范区”,仿效皖江经济带沿海产业转移示范区,在中三角设立若干个产业转移示范区。

  我国长期以来行政分割过于严重,行政区和经济区经常发生冲突,我们应当加强市场经济的联系,尽量摆脱行政区的隔阂,以经济区作为发展经济的基础。比如江西第二大城市九江发展受到土地面积的制约,而与之仅一江之隔的湖北小池镇经济落后,现在湖北省把小池设为省级经济区,加强与九江的合作,借九江之力发展起来,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当前,三地已经形成共识,必须解放思想,走联合发展的道路,通过分工协作,建立具有竞争力的城市群或城市带。当务之急是争取建立国家层面的协调机制。尽快在国家发改委成立“中三角经济区办公室”,在国家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办公室(中部办)的领导下,制定相应鼓励发展的政策,在土地、资金、项目等方面予以扶持。

  目前可以做的,首先是加强交通网建设,过去很多的高速公路在两省交界处就断了,现在要把“断头路”修好。武汉的城际铁路只修到咸宁,可以再往下修连到长沙,另外还要修跨江大桥,方便交通往来。武穴长江大桥获批,就有利于鄂赣两省的往来。其次,是要加强产品采购的互相支持,比如武汉的地铁列车向株洲购买,这一大笔订单就是支持株洲。再者是企业跨省的投资,比如我一直在建议,湖南的三一重工或者中联重科到湖北的赤壁投资,因为赤壁有起重设备产业基础,包括龙门吊、天车等,三一重工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产品,就可以直接到赤壁建工业园,购买一两家企业,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中三角应该学习长三角的经验,比如共同取消收费站,以及交通建设方面的合作,上海迁出很多的产业,通过“飞地经济”的方式进入浙江、江苏和安徽,实现共同发展,“长三角”的概念迅速从部分地区扩大到“三省一市”全境,以上海为龙头,南京、杭州、苏州、宁波等作为支撑,大家都获得利益。现在很多全国知名企业的华中总部都搬到了武汉,再由武汉进入中三角。但是现在中三角的合作还在签署协议阶段,真正要如何去做,如何让老百姓受益,还没有做好。

  江汉平原、洞庭湖平原、鄱阳湖平原,是长江中游的三大平原,应该是中国最富庶的地方,所谓“湖广熟,天下足”。我们要有大局观念,很多方面大家可以相互让一让,实现从思想认识的统一到制度的统一,再到投资的一体化。我相信,在未来三五年,中三角一定会有很大的成效。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