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玉门:资源末途(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12日 10:06 21世纪经济报道
老玉门:资源末途(图)
老玉门:资源末途

  本报记者  李伯牙  甘肃玉门报道

  从酒泉向西到玉门老市区的公路像美国西部片中的景象。道路笔直,一路上都是荒凉的戈壁,长着稀疏低矮的骆驼刺、芨芨草等耐旱植物。

  过玉门东镇之后,植被变得茂密,路旁得见小树苗。再往西偏南行进,就到了祁连山下的玉门老城。

  很多关于这座因资源枯竭的城市如何荒凉、几乎空无一人的报道,我还来不及想象,车已经穿过头顶上几只粗大管道折成的“城门”,进入了玉门老城。

  萧条的老城

  老城汽车站对面冷清的超市,只有我一个客人。老板娘告诉我,她继续留下,是因为店铺租金便宜,更关键的是,老城区虽然人少了,但石油企业还在生产,她的店铺尚能维持运转。

  上世纪三十年代末,玉门油田开始开发,1957年,玉门建成我国第一个现代石油工业基地。而资源枯竭则让这座城市由繁荣走向了萧瑟。

  2002年2月,玉门油田生活和办公基地逐渐东迁酒泉市肃州区,这里只留下作业区和宿舍楼,2003年4月,市政府驻地向西80公里迁至玉门镇。2009年,玉门被国家列为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

  玉门市委党校讲师余永君说,多次铁路机构、玉门油田生产企业和生活基地的搬迁,导致玉门人气、资金大量外流,消费能力减弱。

  在汽车站不远的农行大楼下,挂着玉门老市区管委会的牌子,城市搬迁之后,原来的北坪、南坪等街道办撤销,管委会现在管辖着9个社区。

  街上行人很多是穿蓝色或红色制服的石油工人,胸前印有中石油的贝壳标志。来往的车辆,很多是中石油的大巴车、油罐车和工程车。

  在主街很难看到公交,出租车也只挑远途的拉。汽车站附近,一个矮胖秃顶穿着旧西服的出租司机凑上前来,到玉门新市区他张口要两百多元。不过,有一种被当地人称为“面蛋蛋”的面包车,短程一般都是一块钱。

  油城公园是这座城市南北“分水岭”,从此就进入玉门荒废的一面。

  公园很寂静,只有一位清洁工轻轻挥动扫帚清扫着落叶。公园里一左一右矗立着铁人王进喜雕塑和在玉门老君庙发现中国第一口油井的地质学家孙健初纪念碑,这两个人不仅影响了玉门,也影响了中国石油发展进程。

  在公园外边街道旁有一排健身器材,两位老太太在锻炼。其中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说自己是本地人,独居在这附近。玉门老城区靠近山,冬天不太冷,夏天又不太热,老人告诉我外边天气她受不了。

  和她作伴的另一位老太太,也是她邻居,除了她们之外,这里已经很少有人居住了。就在她们对面的楼房里,现在已经空无一人,破败萧条。

  离开公园,在一个油田管理局大院旁边,是玉门文化宫,挂着“再创辉煌”标语牌的大楼已经掉漆,显然废弃多年。文化宫卷帘门紧锁,上面贴着封条,落款日期是2007年12月,楼顶不仅长了很多杂草,甚至还长出几棵小树来。

  越往南部山区走越显破败,已经完全看不到商铺,还有人居住的也都是油田机构。居民楼早已人去楼空,有的大楼玻璃破碎风化,只留下一张张空洞的窗户,有的楼门窗全用砖头水泥封上,就连路边的新华书店和清真寺都荒废了。

  其间路过一座较大的被废弃的体育场,荒草树木长满跑道和球场,地上洒满碎玻璃、树叶和垃圾。看台的水泥破碎开来,裂出一条条缝隙,主席台上下的通道被封死。

  附近唯一让人感受到生机的除了路上来往的车辆,就是阵阵狗叫声。在这条路上走了有半个小时,只遇到两个人,而且还都是往回走的。

  百年油田梦

  穿过这片被遗弃的城区,就是老君庙油田,它坐落在峡谷里,谷底有一条河流淌过,名叫石油河。

  下到谷底之后,一座绿树包围的小庭院就是老君庙,中国第一口油井还在,但只能做展览用。

  峡谷上下布满油井和储油罐。这里刚举行完油田员工岗位技能演讲比赛,外边有几个红制服在闲聊。一位姓柏的负责人告诉我,这里的石油产量还是很稳定,现在已经开采了74年,还要再开采二三十年,做百年油田没有问题。

  玉门市也对打造“百年油田”寄予厚望,根据预计,这里的原油采量和炼量分别达到48万吨和210万吨。

  “玉门石油产量在最高的时候可以达到二三百万吨,现在只有五六十万吨,到了开采后期。所以玉门石油管理局从20年前就开始调整了,怎么调整呢?把一半以上的技术人员和工人搬到新疆,新疆油田的人基本上都是从这边过去的。”甘肃省委党校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含琳说。

  留给老玉门市的资源和产业除了石油,几乎再没有什么。而随着开发时间越来越久,这里的开采成本也比很多新油田高。

  玉门油田采油三公司书记鲍传明告诉我,这里地址构造复杂,一口井要投入至少150万元,年产量是七八万吨。

  产油量下降对玉门市的影响体现在石油工人的搬迁上,由于生产生活基地搬到酒泉市区,玉门丧失了大量高消费能力人口。

  每周一到周五,鲍传明来这里上班,晚上就回老城区工人公寓居住,周末则回到酒泉的家里。石油工人假期更长,他们一周休三天假,也都在酒泉居住。老城区在他们眼里就像过路的客栈,在这里平时也不太买东西,他们大部分的消费都在酒泉市区。

  即使玉门油田能做到百年油田,这对经过市区搬迁元气大伤的玉门来说也难以挽回颓势。在余永君看来,相距80公里的新、老市区分置及一市两城双中心的区域发展格局,导致玉门城市经济集聚功能严重衰退,城市建设的规模经济效应和集聚效应难以体现。

  不过,这座城市并未完全抛弃它的老城。玉门计划投资900万元推进老市区保护性恢复建设,实施老市区民族路、和平路等道路铺筑,民主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