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钢铁与长城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14日 09:51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李伯牙  嘉峪关报道

  从酒泉向西到玉门,不得不经过嘉峪关。

  “出长城了!”车前坐的两个河南商人惊呼着,刹那间有种“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感觉。

  这个长城西端的城市,就像镶嵌在酒泉版图中的一块宝石,四周都被酒泉下辖的各个县市区包围,而这块弹丸之地凭借钢铁工业和旅游业,其经济实力和城市化程度在河西都不容小觑。

  然而,体量过小仍是制约嘉峪关发展的一大因素,无论国家还是甘肃省级层面,都意识到酒嘉(酒泉、嘉峪关)一体化的必要性。

  经济明星

  在河西走廊5个地级市中,嘉峪关是最小的城市,这个3万平方公里的小城市就只有一个市区,总人口30多万。

  这座城市工业实力不俗,1992年就被列为全国首批36个小康城市之一,多次名列经济明星城市。

  嘉峪关境内矿产丰富,境内铁山铁矿石总储量达4.83亿吨。因此,它也像金昌一样,因矿而兴。作为1958年国家“一五”计划重点项目,酒泉钢铁公司在这里落地,7年之后设立嘉峪关市。

  甘肃省委党校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含琳告诉我,嘉峪关发展最大的亮点是钢铁工业,在嘉峪关的经济结构中,工业比重约占80%,工业主要就是酒钢。

  现在的酒钢已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去年的钢产量、钢材产量都超过千万吨。目前,嘉峪关全力支持酒钢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建成千万吨级优质钢铁和延伸产品基地。

  不过,与金昌不同的是,这座城市并非单纯的工矿城市,它有着600多年的历史。

  由于军事战略地位非凡,从明代开始嘉峪关就是重要的军事要塞,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称。至今它还保存着很完整的关城,成为嘉峪关的一张城市名片和旅游胜地。

  这些年,嘉峪关长城文化旅游景区已成为国家首批5A级景区,去年全市旅游及相关产业收入达到11.4亿元,年均增长29.6%,旅游业为主的第三产业比重已经占到16%左右。

  嘉峪关已确立旅游带动战略,建设“百万人景区”,力争建成中国最佳旅游城市,使旅游业成为该市重要的支柱产业。

  酒嘉一体化

  酒泉市中心与嘉峪关市中心距离不过20公里,连霍高速与312国道一南一北将两个城市串在一起,兰新铁路从南边穿过。从肃州区要到玉门、瓜州、敦煌等酒泉的县市,不得不穿嘉峪关而过,这些

  大动脉将酒嘉紧紧连接在一起。

  酒泉城区向西扩张,在城市西部建设新城区,而嘉峪关城区也在逐步东扩,城市扩张趋势将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酒嘉一体化、酒嘉经济区等概念不断被提及。

  兰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汪晓文认为,甘肃的区域发展战略是“中心带动、两翼齐飞、组团发展、整体推进”,“两翼”中的一翼就是酒嘉地区。

  2010年,国务院发布支持甘肃经济社会发展的47条意见,明确提出“加快酒泉、嘉峪关一体化进程”。甘肃省也曾下发《关于加快推进兰州白银和酒泉嘉峪关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工作的意见》,还出台了《酒泉-嘉峪关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规划》,指导2020年前这十年的酒嘉一体化工作。

  按照规划,要通过酒嘉两市经济和人口的聚集,打造西陇海兰新经济带兰州至乌鲁木齐城市间的区域性中心城市,从而实现对玉门、金塔等“一小时经济圈”的辐射带动,成为甘肃省快速发展的重要区域。

  其实,在民间酒嘉二市互补性早已体现,当地常见的现象就是嘉峪关市民周末和节假日到酒泉购物消费,而酒泉一些人选择在房价较低的嘉峪关购房。酒泉与嘉峪关之间的城际一级公路已通车,两市之间也已互通公交车,半小时可达,来往非常方便。

  为推进酒嘉一体化,甘肃省在两市的人事安排方面也费了心思。现任酒泉市委书记马光明,过去十年在嘉峪关历任市长、市委书记,而现任嘉峪关市委书记郑亚军过去十年曾任嘉峪关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等职,二人搭过班子。

  李含琳认为,现在中央提出向西开放,在甘肃就涉及到酒泉和嘉峪关一体化的问题。把它们合并成100万人口的大城市,才有规模、有能力、有门户向西开放。酒嘉一体化不解决,向外发展就解决不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