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方向:全方位的开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17日 11:34 经济观察报

  导语:与邓小平南巡时相似的是,目前的深圳同样处于十字路口,而且面临着更加错综复杂的局面。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杨兴云

  “习近平是不尚空谈的人,其思想是一贯的,首次以最高领导人身份外出视察选择深圳,在行动上非常自然地透露出他对深圳及中国改革发展的期待与思路。”深圳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王庆国说。

  他表示,中共十八大甫一结束,新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离京南下的首站就选择深圳,到莲花山公园向邓小平铜像献上花篮,到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渔民村感受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接下来又到被称作今后30年发展希望的前海听取相关发展规划汇报,这一系列动作本身就已经包含了诸多内涵丰富的意蕴。

  20年前,在深圳改革开发陷入“姓资姓社”迷思备受质疑之际,邓小平来到深圳,在其“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思路下,深圳经济以两位数增长持续了20余年。

  与邓小平南巡时相似的是,目前的深圳同样处于十字路口,而且面临着更加错综复杂的局面。“目前,深圳改革所涉及的层面已经超出深圳市这一层级能够决策的权限,改革已经触及天花板。”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钟坚说走。

  在这方面,研究粤港澳经济问题的著名学者、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常务副院长郭万达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认为,目前改革进入深水区,深圳改革能否继续推行,决定权还在“顶层设计”。“北京不开拓,深圳怎么做?”郭万达反问。

  改革止步?

  外界对深圳改革力度渐弱甚至出现退步的质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首先是经济增长的速度大幅下滑。深圳市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10月,深圳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4083.7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5%,比1月-9月提高0.3个百分点。

  如此之低的工业增长,在改革开放以来未曾有过。由于经济增速连续下降,深圳在经济总量上已被曾经远抛在后面的城市赶上和超过。今年上半年的中国城市GDP排名显示,深圳已经从仅次于京沪穗的第四位,下滑至第六位,天津和苏州后来者居上。此外,从排名在深圳之后城市的增速来看,未来如果深圳仍然维持目前的增长水平,这些城市超过深圳只是时间问题。

  对于经济总量排名的下滑,深圳市领导早有预感。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市长许勤在此之前曾经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深圳的GDP很难保持原来的位置,对此要有心理准备。

  对此,深圳金虹科技总经理王先亚认为,在中国目前的发展背景下,经济发展状况是一个硬指标,如果综合经济实力连前十都排不上,还能说什么?只能说深圳是一个曾经的先锋城市。“因为改革开放30多年,经济发展一直是发展的中心,甚至是唯一的中心,改革实际上成为发展的手段,目的是实现经济的增长。”王先亚说。

  让人们感觉深圳改革停滞的第二个现象是腐败,尤其是职务犯罪的日益普遍化及严重化。日前召开的深圳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审议《深圳市惩治和预防职务犯罪工作情况报告》时披露的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深圳立案侦查职务犯罪案件511件645人,提起公诉475件603人。其中,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案件404件501人。

  在查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职务犯罪方面,仅从2010年以来,深圳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县处级干部65人,厅局级干部6人,其中在商业贿赂方面,2010年至2011年共立案查办商业贿赂犯罪95件110人。

  在今年开展的“三打两建”工作过程中,已经立案查办商业贿赂犯罪143件174人。其中,处级以上干部24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充当“保护伞”案件75件79人。

  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方面,开展工程建设、国土资源等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立案查处职务犯罪案件114件。侵害民生职务犯罪方面,2010年以来,共立案查处教育、医疗、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住房保障等涉及民生民利的职务犯罪101件127人。

  深圳市检察院检察长白新潮在介绍相关情况时说,尽管“2010年以来立案查处的职务犯罪案件没有一起无罪判决”,然而“一些隐蔽性、深层次的腐败问题尚未触及”。他表示,接下来,深圳在职务犯罪预防方面“将重点关注地铁工程等政府重大投资项目”。

  事实上,上述官员腐败程度的日益普遍化早已不是新闻。今年6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深圳医疗系统腐败窝案,在对涉案的16人进行侦查之后,决定对5名医院正副院长和4名科室主任决定逮捕,另外7人被依法取保候审。

  针对深圳日益严重以及普遍化的腐败情况,王国庆认为,反腐应该成为接下来深圳改革的一个主要方面。“反腐除了在制度建设方面要拿出办法之外,政府还应该公开所有账目,而不仅仅是‘三公’方面,除了‘三公’方面的经费,政府的经费开支还有很多。”王国庆表示。

  他认为,深圳经济特区有立法权,除了上述方面外,包括在官员财产公开方面,完全没有必要等,应该走在其他城市前面,“先行先试”为全国创造经验。

  深圳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王楚宏,并不认同近年来深圳改革止步的说法。他表示,近年来深圳在文化体制、企业注册以及放开民间组织登记等方面都做了很多开创性的改革尝试,为国家在这方面探索了经验,也有很大的成绩。“深圳改革停止的说法并不准确。”

  改革方向

  站在历史新起点上,深圳改革的下一步目标及方向何在?

  30年前深圳作为经济特区率先改革开放先行先试,通过引进国外的资本技术,成为全国的“窗口”,之后一直延续了30多年的中国改革开放,都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以经济领域的开放为主。“上述改革的直接结果是,经济虽然在相当程度发展起来了,但却出现了资源的瓶颈,发展不可持续,社会缺少和谐。”郭万达说。

  他表示,深圳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下一步,应该是建设国际化的先进城市,因此需要全方位地对外开放。这个意义上的开放不仅在经济方面,还应该在政治、文化、社会建设等方面,是更为广泛的开放。

  郭万达表示,在这方面香港深有体会。他们认为,即便是对香港的开放,也都是“大门已开,小门未开”,在大门方面,市场领域、WTO层面看上去很开放,但从法律、行政法规层面则仍然是关卡重重。香港理工大学在深圳注册就遇上很多意想不到的障碍。“按照内地一贯的做法,学校是事业单位,属于国有,而香港理工大学不是国有,那就注册为企业,但是企业就要缴税。后来还是注册为国企,但香港人仍然想不通,我们怎么变成国企了?”郭万达说。

  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大学教授魏达志认为,下一步深圳改革的内容,应该区分为国家层面、地区层面和产业发展层面。“深圳尤其要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要承担起提升国家竞争力的使命。”“与此同时,深圳还要继续推进深港一体化,共同打造金融、贸易、物流以及创意产业中心,参与全球竞争。”魏达志说。

  深圳大学教授曹龙骐认为,深圳新一轮改革,除了产业结构的调整,从外向型转向扩大内需外,还要发展服务业和关注民生问题,比如在农民工的问题方面,要考虑其在城市生活的基本人权,这方面政府要承担起责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