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经济区:协调机制待建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20日 10:05 21世纪经济报道

  见习记者 何苗 上海报道

  近日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中原经济区规划》将促进区域联动发展和开放合作提到重要位置,规划指出,鼓励省际交界地区依托交通、物流、产业等优势,开展区域合作,打造中原经济区区域合作示范区。

  但记者联系的中原五省多地发改部门均表示,目前五省的区域协调机制“还没有一个成型的东西”。

  “现在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想法。”安徽省皖北办区域合作处副主任郑仲向记者表示。

  对此,河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原经济区建设专家组组长耿明斋建议,可考虑在河南省发改委设立一个常设性办事机构,负责具体的协调对接事宜。

  政府层面的协调

  “中原经济区内公共秩序的建立、产品质量的监管、道路交通、环境保护等公共产品方面的合作都需要发挥政府层面的作用。”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认为,建立跨省的协调机制确有必要。

  中原经济区以河南为主,跨越五个省级行政单位。在此次国家规划正式确立中原经济区范围之前,河南与河北、山东等周边省份相关地市之间还存在一个“老中原经济区”的概念。

  “老中原经济区的协调方式是每年大家开一次会,今年在这儿开,明年在那儿开,商量怎么共同协作,也算是一个跨省协调机制。”河南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永苏说,像河北的邢台、邯郸,山东的聊城,原来就是老中原经济区的成员,有合作的历史。

  王永苏认为,这种“轮流坐庄”的方式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比如原来没有协调机制的时候两省交界处的断头路、桥梁等长期阻碍交通,协调以后的建设就好很多。此外在一些产业上下游的配合上、合作开发旅游线路上,都有一些商量和互补。

  耿明斋建议应建立起三个层面的协调机制:一是五省省级层面的,比如五省的发改委、主管副省长应该有个一季度一次或者半年一次的联席会;第二是30个省辖市外加3个县的县市长应该有一个联席会;第三是河南省和周围四省对接的机制以及五省相邻地区的对接。比如河南的黄淮四市和皖北城市群之间的协调,豫北和山东相邻城市的协调,安阳与河北、山西相邻地区的协调等等。

  产业竞合的协调

  中原经济区建设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区域内各地市在经济发展水平上仍属欠发达地区,同质化的竞争多于合作。就是在某一省份之内,也存在着区域间缺乏协调的问题。

  据专家介绍,河南从2003年提出中原城市群以来,省内区域间的矛盾渐现。“中原城市群原只有9个城市,还有9个城市不包含在内,这些城市就有意见。”河南当地专家称。

  安徽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2010年上升为国家战略,皖江城市群迎来发展机遇,相比之下皖北几市则略显暗淡。

  因此有关专家认为,此前一些地区对于加入中原经济区热情较高,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区域都没有被本省的发展战略真正包含进去,“比如山东的发展重点在胶东,而菏泽、聊城这些地区没有包含进去,河北的战略重点在京津冀,靠南边的这几个市没有被包含进去,山西也是一样,对国家战略的渴望最终促成了大中原经济区的形成。”

  正因如此,中原经济区囊括了一群处于同样的发展水平、面临同样的问题、存在同样的经济结构并处在各自发展进程中的同一类地区。

  “大家都是穷哥们,在谈合作的时候可能跟长三角、珠三角富裕地区不一样。”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说。

  他认为,长三角地区经济梯度大,可进行产业转移,由于利益共享,比较好合作,而中原经济区现在谈相互之间分工和梯度合作可能为时过早。现阶段来说,中原经济区城市的联盟应该更多是平行的联盟,而不像长三角以某一个或某几个城市为中心的分工合作。

  “在这种"群龙无首"的联盟下,协调机制应该更多在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治理等公共产品方面发挥实效。”吴传清说。

  耿明斋则认为,中原经济区各城市之间仍可能展开产业方面的合作。

  耿明斋称,中原城市之间的竞争可能更多地是对承接产业转移的竞争,但大体同质的前提下,不同的区域仍有不同的特点和长处,存在一定的分工合作基础。即便产业同质,也会由于相邻区域之间的竞争而带动某一产业在同一地区的聚集,这种聚集也会带来技术的进步、劳动力的培养、市场的聚集等。

  “很多人觉得竞争是一个相互伤害的过程,其实竞争也是一个膨胀的过程,有利于整个产业的做大。”耿明斋说。

  安徽方面则表示,希望由国家发改委或相关部委牵头区域间的合作,各省进行配合。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