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中国】新疆库车:毛驴渐远城市渐近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20日 10:25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期开始,“角落里的中国”进入新疆。

  新疆在中国的版图中一直居于重要的战略地位。清《新疆图志》有云:得之则足以屏卫中国,不得则晋陇蒙古之地均失其险,一举足而中原为之动摇。

  次此本报记者探访的南疆三地州,关系到新一轮新疆开发的成败。这一区域占全疆人口比重的30%,但GDP比重和投资比重分别只有9%和12%。

  透过这组稿件,希望向读者展现,在这片瑰丽而广袤疆土之上,人们对发展的渴求,以及在地方产业结构转型、文化资源传承,和应对脆弱的生态等领域面对的挑战。

角落里的中国走进新疆“角落里的中国”进入新疆

  库车:毛驴渐远 城市渐近

  本报记者 李果 新疆库车报道

  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是古代龟兹王国的所在地。新疆籍作家刘亮程在《在新疆》里,用了几乎半本书的篇幅,向读者展示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

  在其中一篇名为《龟兹驴志》的散文中,刘亮程写到:“库车四十万人口,四万头驴。库车看上去就像一辆大驴车,被千万头毛驴拉着。除了毛驴,似乎没有哪种机器可以拉动这架千年老车。”

  不过,当8月26日我捧着《在新疆》来到库车县时,却发现这里勇敢的维吾尔族男子正试图推翻祖辈的传统,而用另外一种机器去拉动库车历史新的进程。

  这种机器的名字叫“三轮摩托车”。

  买买提的“古丽”

  8月26日是一个星期日,早上10点我吃过烤包子,从刘亮程喜爱的“热斯坦巷”走到著名的“龟兹古渡”,在大桥的两旁,库车县城延续逾百年历史的大巴扎已经开始。从四面八方来的生意人,带着各式各样的物品进行交易。

  不过,一路走来,我只看到三驾驴车,且驾车人均是长胡子的维吾尔族老人,而在刘亮程书中那些在巴扎上可以透穿整个库车县城的驴叫,已经被摩托车发动机“呜呜”的轰鸣声取代。

  在库车做服装生意的甘肃人刘文学说,四年前刚来的时候,还可以看见满街跑的毛驴,不过近几年,能在街上看见的毛驴越来越少。

  实际上,刘文学对毛驴减少的问题并不关心,他只留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尽管这几年毛驴越来越少,但是当地人对于衣服的购买能力却一直在提高。

  刘文学旁边是卖哈密瓜的维吾尔族青年买买提,他有一辆红色的三轮摩托车,这辆车的生产厂家来自几千公里外的重庆。买买提只上过几年小学,没到过比乌鲁木齐更远的地方,也不认识这个车的牌子,但他给三轮车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古丽”——花朵的意思。

  买买提给我比划,他从距离库车10公里外的村上来,原来骑毛驴需要1个小时,现在换成三轮摩托车,最快20分钟就到了。

  对于库车毛驴逐渐消失的现状,买买提说,主要是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再学习驾驭驴车的技术,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更加现代化的三轮摩托车是更好的选择,一家三口,加上货物,跑得比毛驴快,装得比毛驴多,不生病,不罢工,还听使唤。

  事实上,在当地官员眼里,毛驴数量的变化可以归结为南疆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以及当地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的结果。

  当然,南疆城市化进程并非针对这些已经在库车的历史中存在千年的毛驴,地方官员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进一步提高南疆人均收入水平。比如在距离库车县城22公里外的齐满镇,一场比毛驴减少更为引人关注的城市化实验正在进行。

  齐满镇的使命

  2012年4月,齐满镇被国家发改委确定为“全国发展改革试点镇”,镇党委书记雷庭被赋予一个重要的使命,即带领这个农村人口比例超过93%、维吾尔族人口占98.5%的小城镇,成为库车,乃至整个南疆小城镇改革的一个范本。而让老百姓摆脱毛驴车等原始交通工具,并且进一步向现代化交通迈进,仅仅是雷庭工作的极小一部分。

  不过,和新疆北部城市,或者口里(新疆对国内其他城市的称谓)的东部城市相比,成立约十年时间,仅有一条街道,产业结构几乎全部为第一产业的齐满镇,改革实为不易。

  今年5月曾经到过浙江余姚考察当地小城镇改革的雷庭对我说道,“我们的城镇化发展,落后他们大概有30年的水平”。

  雷庭承认,齐满镇即使在南疆范围内观察,经济总量依然是比较落后的,全镇下属19个村,去年总收入为3.8亿元,在目前的产业结构中,农业占GDP约90%,可以称为第二产业的,是当地的砖厂和面粉厂。而作为第三产业的服务业,即为街边的小餐馆。

  事实上,以上因素几乎是南疆所有小城镇的共有特质。雷庭认为,齐满镇商贸气氛浓厚,每周三这里的巴扎,聚齐了附近多个镇的3万余人,基本和库车县城的水平相当,这是齐满镇被选为试点地的原因之一。

  此外,齐满镇的林果业相对发达,目前全镇有林果8万多亩,为该镇未来发展优势林果深加工业打下基础。而齐满镇距离国道314和217线仅20公里,使得齐满镇在以后具备了建立一定规模交通枢纽的基础。

  雷庭表示,齐满镇镇政府目前已经向更高一级政府交出了一份改革详细规划,他的目标是到2015年,将齐满镇的人均收入从2011年的6400元提高到1万元。

  和口里不一样

  未来该怎么做?接下来,雷庭告诉我,齐满镇将首先加快基础设施的建设,目前将向库车县发改局上报一项基础设施的建设方案,其中包括供排水系统、垃圾处理等,总投入约在8000万左右。

  其次是发展第二产业,主要是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发展农产品深加工业,目前有意引进一家1200万投资规模的红枣加工厂,成为构建齐满镇现代化大枣产品加工体系的龙头。雷庭希望这个厂在2015年初步建成。

  而利用大巴扎聚集人气的天然优势,建成固定的商贸和商圈,拆迁问题是必然将涉及的。但雷庭表示这并非最大的问题,“我们不仅给老百姓安排拆迁安置房,而且还在市区为他们搭建商铺,解决失地后老百姓的生计问题”。

  不过,没钱,几乎成为这场改革最大的阻力。“这里的镇一级没有财政权,要想改革,资金全靠中央下拨”,雷庭很无奈,“新疆的情况和口里不一样”。

  雷霆告诉我,前期聘请外部单位对齐满镇的改革进行环评、规划等前期工作所需要的400余万,到现在还没有着落。

  “我们现在已经向库车县政府打了报告,希望获得资金的支持,”雷庭说,“只要资金到位,齐满镇小城镇改革中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

  库车的太阳在傍晚9点终于有了落山的念头,买买提再次发动了他的三轮摩托车,不过,即使把三轮摩托车唤作“古丽”,在买买提心里面也打不了满分,他说,原来赶毛驴的时候,卖了一天哈密瓜累了,回去的路上可以趴在驴车上睡觉,毛驴知道回家的路,一觉醒来,就闻见妈妈在家里做的馕的味道,而现在,“要一直驾着跑”。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