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海:转型年代的探路者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28日 10:10 证券时报

  深圳前海似乎已经成为“钱海”。在笔者的记忆里,从2010年前海规划获批、前海管理局揭牌成立,到2011年“前海基本法”通过,再到2012年国务院批复前海先行先试政策,只要前海有新消息,一波又一波的掘金者们就蜂拥而至,拿起显微镜观察,发挥想象力,股市里披着前海概念外衣的“妖股”频出、楼市打起前海概念的楼盘暴涨。似乎只要与前海沾边,都能成为市场宠儿。

  事实上,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绕开所谓的“前海概念”,远观深圳海岸线上这块不起眼的弹丸之地,更能理解前海之所以成为国家战略的原因所在。而2012年则更是观察和审视前海的关键之年。

  时间回到今年6月20日,彼时距国务院公布前海先行先试政策约有十几天时间。前海管理局局长郑宏杰在一个与香港各界人士交流的论坛上阐明了前海承担的三个历史重任:探索改革开放的新路子,探索深港合作的新路径,探索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新经验。与30多年前深圳的角色类似,如今的前海承前启后,成为了转型年代的探路者。

  既然是探路者,自然要摸着石头过河,可能既有享受政策带来的红利,也有先行先试的风险。由此,在这个论坛上,郑宏杰还回应了对前海“只会要优惠政策”的质疑。

  曾经有记者对郑宏杰说,深圳就会要特殊政策,改革开放前30年深圳就是靠优惠政策,人家30%的税收,你们却是15%,你们还有什么本事?郑宏杰的解释是,“我们是有优惠政策,优惠政策本身也是国际化接轨的一方面,但我们更多的是要先行先试的特殊政策。一些先行先试的特殊政策拿到这里来试,成功了就推广,不成功就放下,既不影响大局,也不影响国家经济安全。”

  事实上,决策层对前海的重视程度可能远超外界想象,自2010以来,多位国家领导人曾视察前海,并作出了重要批示。这也就解释了国家层面为何对前海有如此之大的支持力度。

  7月3日,前海先行先试的22条政策通过中国政府网对外发布,这块15平方公里土地的命运,与国家战略联系在了一起。7月4日下午,证券时报记者坐在了前海管理局经营发展处处长王锦侠对面,这位全程参与政策制定并见证此项政策获批复的新闻发言人,花了整整两个小时解读22条政策。

  在22条政策里,8条金融改革创新方面的政策最受瞩目。根据王锦侠的解读,其中5条的主要目的即是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在业内专家的眼中,前海作为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示范区,既能在这个区域内试行其他地区没有的金融项目和金融产品,进行适度的人民币资本项下的自由兑换,探索资本项目对外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路径,也能从前海试点的过程中观察到整个金融对外开放的步伐,并丰富国内的金融产品。

  其实,在金改之外,前海管理局作为内地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定机构的探索亦值得外界关注。在前海管理局2012年的核心任务“三落地一完善”里,法定机构就占有一席之地。

  事实上,法定机构在欧美国家和港澳等地区非常发达,是非政府机构的主要构成部分,承担着大量的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职能。按照深圳市的定位,法定机构按照小政府、大服务、国际化、低成本、高效率、公开透明的原则,实行企业化的运作模式,探索用企业精神改造政府。

  在专家学者眼中,法定机构是政府通过立法和行政授权的途径和方式建立起来的公共管理机构,而前海的政府架构应该是跟腐败是绝缘的。例如,根据前海基本法,“前海管理局理事会理事、局长、副局长、高级管理人员以及监督专员和助理监督专员应当公开其收入以及与其决策有关联的利益情况。”由此看来,今年以来受到广泛专注的官员财产公开试点,前海已然走在前面。

  “怎样由传统的强势政府治理为主,转向政府、社会、市场三方良性互动为主,也是我们国家急迫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在这方面前海管理局的探索也承载了国家使命。”王锦侠说。

  本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广东考察的第一站就选在了深圳前海。根据郑宏杰的回忆,习总书记要求前海坚定不移、持之以恒、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地发展,前海要敢于吃螃蟹、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大胆地往前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