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者最期望就业城市:深圳排第二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04日 10:26 晶报

  晶报记者 孙妍

  2013年已经到来,岁末年初又现基层打工者返乡潮。昨天,记者从大谷打工网发起的一项针对基层打工者生存状态的调研中发现,打工者最期望就业的城市中,上海、深圳、北京依次排名前三甲。此外,八成打工者有回家发展的念头,工资不再惟一,职业发展方向最受他们重视。此外,在称谓方面,他们最厌恶被叫做“外地人”,最喜欢被称为“打工者”。

  打工者最期望就业城市深圳位列第二

  打工者最期望就业地调查中,上海、深圳和北京分别位列前三甲,18.5%的人选择深圳列第二位;其原因除工资待遇高外,工作发展机遇好,文化开放,接受外地人的程度高。此外,这些城市老乡朋友多,亲缘优势明显。

  打工者工作流动性较强

  半数以上的打工者,在过去3年内都更换过工作城市,其中有12%的受访者更换过3个以上的城市工作。缺少工作的耐受力是导致打工者流动性大的主要原因。

  超8成受访者考虑回乡发展

  高达84%的受访者,表示考虑过回家乡发展。打工者认为,回乡工作的最大优势是能更好地赡养父母,其他优势依次还有:消费水平低、没有地域歧视等。但工资收入低、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回乡会导致个人眼界狭隘,成为阻止他们回乡工作重要因素。

  工资不再是唯一决定因素

  新生代打工者更换打工城市,40%的受访者认为和工资收入有关。也有32%的受访者认为,是因为希望离老家或家人更近些,这一比例几乎和工资因素齐平。由于新生代打工者并没有背负着非常巨大的赚钱养家的压力,他们选择工作的因素更感性化。除了工资之外,打工者还注重职业发展的可能性,如果某一份工作更具挑战性和发展潜能,他们更愿意选择此类工作,由此可见,新生代打工者的目光已不局限于眼前,更看中未来的长远发展。

  网络求职成为重要求职方式

  22%的受访者选择上网找工作,基层打工领域,网上求职的风生水起,将代表着求职方式的重大改变。

  最厌恶被称为“外地人”

  选择“打工者”为最喜欢的称谓的受访者最多,其次是“外来务工者”和“城市新青年”。而在最厌恶被如何称呼的问题中,“外地人”成为最被讨厌称谓,其次是“农民工”。就此可以看到打工者们渴望脱离农村、成为城市的一员,不再遭受地域歧视的想法。

  创业企图心较小

  面对“如果和老板身份对调一天,你会怎么做”的问题,59%的受访者只是提出会给自己涨工资,只有25%的受访者有胆量把原来的老板炒了,自己接着做老板。创业的概念只停留在他们脑海中,很少付诸实施。

  近半数打工者遭遇过求职骗局

  受访中,48%的打工者表示,自己曾在打工过程中遭受过骗局。被无良企业欺骗的打工者,比例为46%,在被欺骗过的打工者中,遭遇中介欺骗的比例为36%,被老乡和朋友以及劳务公司欺骗的比例分别为9%。

  案例

  胡先华:曾经小职员如今小老板

  2010年对于湖北人胡先华来说是大起大落的一年。因我市大部制改革,才26岁的他从政府部门临聘人员变成了待业青年。“因为我从事的是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找工作较其他求职者来说有先天优势,所以很快又找到了一家大型家政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但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成就感很快就消失殆尽:一方面家中杂事太多需处理;另一方面我一个大老爷们一夜之间变成‘妇女之友’,感觉不太好,于是,我辞职了。”

  胡先华说,当时大学毕业后,他和女朋友毅然加入闯深圳的大军,“我2009年来深圳时,首先是被宽敞、美丽的深南大道所吸引。其次,是深圳包容的环境,在这里就算不会说广东话,也不会受歧视。”在来之前,胡先华和女朋友就做好了思想准备,生存不会一帆风顺。好在2011年,胡先华很快又找到了一份从事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与此同时,他的女友也开始从事电子商务,在网上做国际贸易业务。随着女友的业务越做越顺,人脉资源也有一定的积累,胡先华去年再次辞职,与女友一起创业,如今成为名符其实的小老板。“虽然我们在深圳还没买房,但这里已是我的第二个家。即使现在有机会回老家发展,我还是会选择留在深圳。”

  黄红昌:“裸闯”深圳不受歧视

  今年26岁的黄红昌是河南人,2006年经历两次高考落榜的他,揣着几百块钱和一本高中毕业证“裸闯”深圳。

  “刚来深圳时,我应聘到特区外一家工厂工作,我很想学模具制造,但当时工厂只招普工。干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普工工作太累,工资又低,还不如当保安收入高,就辞职做了保安。”但黄红昌骨子里是一个好强的人,2008年,凭着平日里的努力,他考上了深大成人教育学院,希望通过充实自己,用知识改变命运。遗憾的是,当年因家中有急事,黄红昌请了1年的假回河南,待返深后,因假期太长导致他的学籍被注销。

  随后,黄红昌在朋友的介绍下,陆续干过外汇、帮财务公司做工商登记等工作。2010年5月,黄红昌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水代理公司,“虽说是小本生意,现在行情也不太好,但比打工还是要强一些。”黄红昌对记者说,就是否返乡发展和留深的问题,他也与朋友多次讨论过。但他认为,“还是留在深圳好一些,毕竟这里是大城市,相对内地来说机会多一些。”黄红昌说,来深圳这么多年,他没有因为学历和语言问题而被歧视过,也从来没有被人称为“外地人”,“深圳基本上外地人口较多,所以也不存在歧视的现象。而且,深圳从很早开始就对外来务工人员的称谓进行了调整,如劳务工或来深建设者,我在深圳更多的感受是受尊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