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中国】南疆:发展中的朴实大地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05日 10:09 21世纪经济报道
【角落里的中国】南疆:发展中的朴实大地
南疆:发展中的朴实大地

  本报记者  李果  新疆喀什报道

  我整个的南疆行程是,从库尔勒出发,经过阿克苏地区的库车县、阿克苏市、喀什市、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最后站上帕米尔高原的红其拉甫口岸。18天的路程奔波下来,我对南疆的感受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是“民风朴实的土地正在迎接发展的洗礼”。

  嘿,朋友!

  在阿克苏市,因为我和维族司机都听不懂对方的民族语言,维族司机还特意将车靠边,请了一位汉族人来作翻译。

  而在阿克苏地区的库车县,一个从银川过来的汉族货车司机几天前用一张15元的吊床,换了几乎小半车价值200元的哈密瓜。

  吊床是一年前在广州买的。卸货的间隙,货车司机在树下拉起了吊床,悠闲的姿态激起了维族老乡的极大兴趣。“要不是我车装不下了,他们还要多送我一些。”

  货车司机感慨地说,“他们拍着我的肩膀说,嘿,朋友,以后你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你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我们是兄弟!”

  在喀什呆了几十年的新疆文化学者刘学杰说,99%的维族人,非常友善。他的理由之一,是“尽管近几年喀什接连发生了几起暴力事件,但即使是我晚上两点去喀什老城,一点儿事都没有,只要你尊重了维族同胞的文化和习俗,他们都会以礼相待的”。

  在喀什的大巴扎,10元可以买到一个巨大无比的哈密瓜,见我是游客,维族老板还外送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他们做生意很实在,我有几次质疑瓜不甜,维族老板顺手在地上抄起一个瓜,用刀剖开递给我:“朋友!不甜不要钱。”

  对于这片民风豪爽朴实的土地,从南疆的基层治理角度观察,汉族基层政府职员的缺乏,是个相对棘手的问题。

  “在南疆的很多乡镇,99%都是维族人,因为生活习惯的差异,汉族的干部都不愿意去那里工作,使得很多基层的发生的事情不能及时反馈上来。”在阿克苏,一名当地官员表示,“南疆不像西藏,几乎每个村都有汉族干部,在南疆,缺少数民族干部,更缺愿意去基层的汉族干部,而且现在汉族干部学维语的比较少,导致群众工作开展有一点困难”。

  从“输血”到“造血”

  在通常意义上,外界把库尔勒看作是南疆和北疆的分界线。而我认为,作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州府所在地的库尔勒,并不具备南疆的“特性”,相反的,除了气候干燥外,这个到处可见四川、重庆人的城市更像是一个塞外小江南。

  而从城市发展角度讲,库尔勒这座城市除了在如何摆脱单纯依靠石油发展经济外,另外一点是,他们的水资源如何保护。

  来自库尔勒市发改委的一份报告显示:“库尔勒市水资源短缺,人均占有水资源量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200m3/人及新疆平均水平4200m3/人。库尔勒实际用水量已超出本地水资源合理承载力,由于城市生活用水和部分工业用水由焉耆盆地引水解决,缺水量目前主要存在于农业灌溉,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大型工业企业入驻、工业园区的发展,工业用水需求将不断增加,水资源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

  尽管当地政府有“减少农业用水,增加工业用水”的计划,但如果库尔勒工业一旦加速发展,水资源短缺将成为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

  阿克苏由浙江援建的,凭借着江浙资本强大的力量,阿克苏近两年的工业化进程一度飞跃前进,但在当地学者看来,阿克苏如何借江浙资本,完成经济发展方式从“输血”到“造血”的改变,是最关键问题。

  而至于喀什,一位来自福建的钢铁行业人士说,“这里很像20年前的深圳”。他的判断理由是:喀什城区正在成规模地拆建,而以喀什为中心,对应第三国的贸易口岸,方兴未艾。

  不过研究新疆问题的专家蒋兆勇却认为,喀什的发展速度和方式,并不能比照深圳。首先是发展基础不一致,深圳背靠香港,而喀什尽管在古代是中亚的重要贸易集散地,但近代的经济发展却明显落后于内地其他地方;此外,深圳的交通便捷程度,并非喀什能够比拟。更为重要的是,深圳经济的快速发展有着兴盛的金融产业的巨大支持,而至于喀什,却有着南疆金融业的通病,即金融产业不发达,金融产品不活跃。

  区域经济学者刘斌夫认为,如何让喀什特区在政策上享受更多扶持,将是引领喀什发展的关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