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城事:中国最大边城的未来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21日 11:29 21世纪经济报道

  头顶“中国最大边境城市”光环数十年的丹东,正在燃起一个前所未有的梦想:成为一座国际性城市。

  这一梦想看起来是如此的切近而令人兴奋,以至于人们都不愿去回想曾经有过的不悦以及抵达梦想途中所可能出现的未知。

  一切都是拜地缘所赐。

  作为中国对朝交往桥头堡,丹东的开放一度受到限制,而以两国“共同开发、共同管理”黄金坪和威化岛经济区为标志的新一轮中朝合作,则使丹东瞬间乾坤倒转,成为世界瞩目之地。

  这既是因为政治--作为全球新的地缘政治博弈的焦点地区,有关朝鲜的一切都足以牵动人心,也是因为经济--朝鲜出租土地、招商引资的信号是否预示着朝鲜将展开改革开放,如果是的话,可能出现的商机促使各路商人前赴后继来到丹东这个中朝之间的最大边城。

  “一桥两岛”建设为标志的新一轮中朝合作,将为丹东带来怎样的机遇?丹东又将如何抓住机遇,其国际化城市之梦将如何起航?

  而丹东在地缘政治博弈最为激烈的东北亚谋求开放发展的探索,也将为中国为数众多的延边城市的开发开放带来启示。

  1. 打造东北亚的国际城市

  丹东市长石光信心十足地表示,“丹东不仅要巩固中国对朝贸易桥头堡的地位,还要全力打造成东北亚地区对朝贸易的桥头堡和集散地。”

  在丹东做了多年外贸生意的赵鹏,已经难以记清2012年他究竟接待过多少向他打听投资丹东朝鲜事宜的生意伙伴。因为有太多的商人如过江之鲫般,前赴后继来到丹东。

  大型的商务代表团,则会直接与丹东官方接触--在赴朝前他们都会将丹东作为重要的一站。这使丹东市委书记戴玉林的日常工作中,增加了一项十分重要的内容--接待国内外的赴朝投资考察团。这在以前难以想象--那时,丹东的官员即便想和一些大财团、大企业洽谈,也是求助无门。

  位于鸭绿江畔的丹东,与朝鲜隔江向望,中朝两国之间70%以上的贸易量、60%以上的贸易额由此经过。这使丹东成为中国对朝交往的“桥头堡”,无论是国内的考察团还是国外的考察团,去朝鲜的路线图上,都将丹东作为必经的中转站。而与朝朝鲜开展经贸往来的最佳途径,也是选择丹东市的对朝贸易公司做代理。

  虽然如此,但长期以来,毗邻朝鲜的丹东只是充当口岸和渠道的角色,并没有充分展示出地域优势,成为中国对朝交往真正意义上的前沿。更何况,在中国天量的外贸数额面前,中朝之间区区三五十亿美元的贸易额根本不值一提--虽然其在朝鲜外贸中占比高达50%以上。

  2010年后,这种局面开始得到改观,各路客商纷至沓来。尤其是在去年10月12日至16日举行的首届中朝经贸文化旅游博览会上,丹东之“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4天的展会,迎来了马来西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法国等20多个国家400多家企业的6000余名客商。美、韩等国外媒体也纷纷“私自”来到丹东采访。丹东从没像这样受到世人的瞩目。

  此次规模庞大、盛况空前的展会使丹东信心倍增。“丹东有望成为继大连、沈阳之后辽宁又一个新兴的会展城市。”丹东市政府在为这次展会所做的总结报告中称。

  丹东市长石光信心十足地表示,“丹东不仅要巩固中国对朝贸易桥头堡的地位,还要全力打造成东北亚地区对朝贸易的桥头堡和集散地。”

  随着客商的蜂拥而至,丹东的固定资产投资以接近40%的速度持续增长。2012年前11个月,丹东市开工在建投资超亿元的项目达到288个,投资总额1834.8亿元,占在建项目投资总额的93.1%。其中,新开工超10亿元项目15个,比2011年同期增加了10个!

  与此同时,丹东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也正在迎来历史性转折:晚清时期就开始期盼的东边道(东北东部铁路),伪满时期、解放初期都没实现,现在实现了;日本人时期就开始设计修建的丹东港,现在看真是小巫见大巫,真正成为万吨深水大港;公路、高速、铁路通到沈阳、大连、海城、鸡西,还不止一条!机场,抗美援朝时丹东有三个,但都是军用的,现在有民用的了……

  “丹东城市不大,交通方面,海陆空都有了。”在丹东生活了70年、见证了丹东城市兴衰沉浮的张干宽老人难掩兴奋,“丹东现在的发展基础太好了!”

  丹东的城市建设,也在丹东新城、大孤山经济区开发之后,顺利完成了由江到海的华丽转身。

  丹东新城又称为国门湾新区,占地面积61.8万平方公里,预计容纳40万人口。其综合定位是中朝边境互补合作的“桥头堡”,未来的区域综合交通枢纽。甚至有官员在公开场合将其宣扬为丹东的“铜锣湾”--“铜锣湾”是香港最繁华的购物、娱乐、美食中心。目前,丹东新城已初具雏形,丹东市政府也已搬迁至此。这一切使乐观者相信,丹东正前所未有迈向一个国际化城市。

  2. “一桥两岛”与“世纪机遇”

  “一桥两岛”建设,被丹东视为“世纪机遇”。实现了敞开丹东南大门的历史性突破,确立了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丹东市委书记戴玉林表示。

  丹东始于2010年的这轮兴盛,肇端于“一桥两岛”建设为标志的新一轮中朝战略合作。

  所谓“一桥两岛”,是指正在建设中的中朝鸭绿江跨境公路大桥和中朝共同开发和共同管理的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

  2010年5月,时任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正日访问中国,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将中朝边境鸭绿江上靠近中国丹东的威化岛和黄金坪共50平方公里的区域定为自由贸易区,并授予中国租期50年的开发权。

  次年5月底,金正日妹婿、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劳动党行政部长张成泽访问丹东,签署“50年加50年”协议,将黄金坪和威化岛的租借期延长至100年。

  2012年8月14日,中朝双方宣布成立罗先经济贸易区管理委员会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管理委员会,丹东市委常委、秘书长卢秉宇出任黄金坪经济区管委会主任,并签署了成立和运营管理委员会的协议、经济技术合作协定。

  黄金坪和威化岛被设计为吸引外国资本和制造业的目的地,寄托着朝鲜重振本国经济的梦想。作为特区,黄金坪经济区将实行免签证政策,外国人和车辆可持护照或可代替护照的出入证明,从规定的通道直接出入经济区,而无需签证;生产经营所需的物资、出口的商品等也均不征收关税;外汇政策也非常灵活,人民币和朝鲜元均可在经济区内流通,中国和朝鲜的银行可以设立分支机构等;外汇也可以自由汇出或汇入,合法利润和其他所得汇往区外不受限制。朝鲜希望通过以足够优惠的政策和朝鲜廉价的劳动力为筹码,吸引服装加工、电子信息、现代高效农业和文化创意及商贸服务等产业来此落户。

  据介绍,“两岛特区”建设先从与丹东接壤的黄金坪开始,一期计划建设10万㎡的厂房。2012年9月15日,黄金坪经济区管委会办公楼奠基仪式在黄金坪上举行,标志着黄金坪经济区进入正式开发阶段。

  2012年12月中旬,记者从中国丹东一侧隔着铁丝网看到对面的黄金坪经济区内,满载着渣土的卡车颠簸着卷起灰尘络绎进出,挖土机来来回回反复碾压着履带下的土地,周围五彩斑斓的三角工程旗在寒风中猎猎招展。

  从黄金坪沿着鸭绿江逆流而上大约4公里,就是正在建设的中朝鸭绿江公路大桥。这座投资22亿元的大桥,于2009年10月温家宝总理访朝时确定建设。目前,由中交一航局和二航局承建的大桥正在紧张施工,设计194米高的斜拉索主桥塔已接近完工。

  “一桥两岛”建设,被丹东视为“世纪机遇”。“"一桥两岛"的开放开发,实现了敞开丹东南大门的历史性突破,确立了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丹东市委书记戴玉林表示,“开放是丹东的希望所在,是打破束缚、推进跨越的关键”。

  “黄金坪虽然只有14平方公里,但为世界瞩目,且对东北亚局势影响深远。” 辽宁省社科院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吕超认为,黄金坪作为朝鲜对外窗口,“有助于丹东走向国际化”。在他看来,丹东的前途不在于中朝经贸——虽然丹东有超过500家对朝贸易公司,而系于“一桥两岛”。

  而事实上,在丹东这近百年来的发展中,朝鲜都可谓这个城市发展的最重要的底色之一。

  3. 由盛而衰的丹东经济

  丹东在朝鲜战争后建立起来的齐全的轻工业体系,在改革开放后受到全面冲击,纺织、手表等领域的工程技术人员纷纷被温州等沿海地区挖走,城市经济一度困难到需要向中央财政借钱开支。

  如果说新鸭绿江大桥是丹东向东北亚国际化枢纽城市迈进的标志,那么断桥则承载着丹东英雄城市的光荣历史。一新一旧两座大桥共同记录着中朝两国、乃至东西方世界在这东北亚一隅的殊死较量和复杂博弈的变迁。

  伪满统治时期,日本在丹东建立了以中盛、中兴、东洋纺织为代表的完整的纺织工业。1943年4月,日本又在鸭绿江大桥上游不足百米处建设了平行的鸭绿江第二座铁路大桥--即今中朝友谊大桥,遂将第一座大桥改为公路桥。日本战败退去之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鸭绿江第一大桥被美军飞机炸成废桥,中方一侧所剩四孔残桥保留至今,被人称为“断桥”。

  也是在这次战争中,丹东赢得了“英雄城市”的美誉,成为世界的焦点,也迫使丹东的大量工厂、人口内迁,城市元气大伤。

  此后,作为边防城市,丹东的发展一直受到限制,交通基础设施长期得不到改善,成为“死胡同”。“过去国内有种声音认为,边境城市不要发展太大。”吕超说,“这种有形无形的束缚,是丹东迈开大步发展的无形的网。”

  即便丹东依托日据时代的工业基础在朝鲜战争后重建了城市的工业体系,尤其是齐全的轻工业体系令其在辽宁享有“小老大”的美誉,但在整个辽宁经济版图中,丹东仍始终排位靠后。在研究者看来,虽然冷战早已结束20多年,而朝鲜半岛紧张复杂形势依然未有明朗化的迹象,丹东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也被认为一直受到制约。

  丹东在朝鲜战争后建立起来的齐全的轻工业体系,在改革开放后受到全面冲击,纺织、手表等领域的工程技术人员纷纷被温州等沿海地区挖走,城市经济一度困难到需要向中央财政借钱开支。由于其紧邻朝鲜,“到丹东的投资者也都担心受到朝鲜局势动荡的影响。”中国贸促会丹东支会会长林学玮表示。

  就连一向为丹东所自豪的对朝外贸,也并非像看起来那么美。据边贸商人赵鹏介绍,仅朝鲜欠辽宁省边贸公司的钱就不止3000万美金,“时间长了就成呆账”。

  赵鹏介绍,在丹东主营对朝贸易的“高丽街”,外贸公司的人去朝鲜讨账有去无回的传言流传甚广。“这使丹东的边贸公司犹如割韭菜,隔几年倒下一茬,然后再新起来一茬。” 一位张姓丹东边贸商人说。

  因此,也有丹东人抱怨,要是邻居是香港,丹东也许就成为深圳了。

  4. 成为朝鲜对外开放的窗口

  罗先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的共同开发、共同管理,令国际舆论一时充斥着朝鲜是否会进行改革开放的各种猜测。但在吕超看来,朝鲜的开放只会是“铁丝网围起来的开放”,而不会是全面开放。

  上世纪90年代初,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倡议进行图们江次区域国际合作开发的背景下,朝鲜于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但这个开放窗口,至今发展欠佳,仅有中、俄、瑞士三国有限的投资。

  2000、2001年间,金正日一度积极改善对外关系,出访中俄越,接待韩国领导人金大中、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和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2000年6月15日,金正日与金大中签署“6·15共同宣言”,决定设立新的开放窗口--开城工业园,由韩方出资本和技术,朝方出土地和劳力,双方进行合作建设,建设南北经济统一的实验平台。

  两年之后的2002年9月23日,朝鲜又宣布其北部与丹东隔江相望的新义州为新特区,并任命金正日的义子、荷籍华人杨斌为行政长官。特区内,除外交和国防外,完全自主。

  在杨斌的设想里,新义州将对全世界免签证、进出口也完全免税。企业只上交14%所得税--比香港的15%还要少,新义州将成为世界最优惠政策区域。所有国家的货币在新义州都可自由流通。他甚至宣称,要请英国人做新义州的警察局长。

  新义州设立特区的消息一出,丹东房价应声上涨。但两周之后,杨斌就因涉及诈骗等问题,被中国公安逮捕。随着杨斌被逮捕,新义州再次归于寂静。

  “朝鲜本来对新义州的开放是寄予厚望的。”在辽宁省社科院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吕超说,“这件事表明,中朝边境上的任何动作,没有中朝间的合作是不可能成功的。”吕超说。

  5年之后,朝鲜又重新指定新义州为经济特区--由于朝韩关系日趋紧张,朝鲜突然宣布签订的所有协议一律作废,并对开城工业园区下禁闭令。朝鲜试图利用中国的经济实力,将新义州打造成朝鲜经济的支柱,还将近3000户家庭迁入新义州。金正日也前往新义州的机械厂和肥皂厂视察。

  在重新宣布新义州为特区前,金正日于2006年第四次访问中国。并在次年访问了同为社会主义国家、但已进行“革新开放”的越南。

  两年之后,朝鲜的开放进程又出现重大转折。2009年10月,温家宝总理访问朝鲜期间,确立了“推动中朝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的基调,签署了两国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等一系列合作文件,并宣布新建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标志着中朝达成新一轮战略合作共识。

  次年5月,金正日访华,与国家主席胡锦涛就中朝共同开发和共同管理朝鲜罗先经济贸易区和新义州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达成共识。

  罗先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的共同开发、共同管理,令国际舆论一时充斥着朝鲜是否会进行改革开放的各种猜测。但在吕超看来,朝鲜的开放只会是“铁丝网围起来的开放”,而不会是全面开放。

  吕超说,朝鲜只会选择性开放几个窗口。而最有潜力的两个窗口黄金坪、威化岛都毗邻丹东,使丹东由此成为朝鲜对外交往的前沿。

  5. 寄望黄金坪“配套区”

  不过,丹东需要思虑的是:同样着眼于朝鲜的廉价劳动力,黄金坪配套区将如何协调其与黄金坪经济区的关系,而不至于在招商上陷入竞争?

  朝鲜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水产品和工业品——尤其是纺织品,但由于国际制裁等各种原因,这些物资无法直接运送到国外。在丹东官员看来,交通便利、又毗邻朝鲜开放窗口的丹东,可以充当朝鲜外贸“大通道”的角色,将朝鲜境内资源和产品运送到世界各地。

  “交通的方便,必然会使得黄金坪经济区成为附近经济圈一个吸引点。”丹东市委书记戴玉林表示,“按照目前的进展,丹东今后不仅要对朝鲜,而是对整个朝鲜半岛起到一个国际物流中心的作用。”

  朝鲜2000多万人口的巨大市场潜力,也成为全球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但因为朝鲜是先军政治,政策连续性差、结算麻烦,投资贸易没什么保障。外地人到朝鲜投资的最佳方式是在丹东落脚。“先在丹东慢慢熟悉情况,否则贸然进入朝鲜极有可能血本无归。”丹东市外贸局黄宪民处长提醒说。

  不过,对丹东来说,中朝在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的合作所带来的历史性机遇,绝不只是经贸往来和人流、物流。在黄金坪经济区开发建设的同时,丹东就作了专项的对接规划,设立中朝黄金坪特殊经济“配套区”。

  在丹东新区,丹东规划出了10平方公里的中朝黄金坪特殊经济配套区,以与黄金坪口岸交通、信息、能源、产业等方面的跨境对接。

  目前,黄金坪特殊经济“配套区”尚在等待国家的相关支持。在相关基础配套设施如工厂和培训基地建好之后,配套区将引进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服装加工业、电子信息产业。同时,还将在配套区建设一个包括旅游、创意、文娱产业在内的服务业聚集区。

  “我们把投资企业引入配套区是第一步,对于丹东来说更为重要的是第二步,就是要把朝鲜的工人招进来,因为丹东缺乏劳动力”,戴玉林说。目前已有一些朝鲜人在丹东的纺织、餐饮等行业工作,工资低、纪律性强,吃苦耐劳。

  不过,丹东需要思虑的是:同样着眼于朝鲜的廉价劳动力,黄金坪配套区将如何协调其与黄金坪经济区的关系,而不至于在招商上陷入竞争?尤其是在其优惠政策不可能超过黄金坪经济区的情况下,配套区招商的优势何在?而引进国际劳工,在大多数国家都是慎之又慎,中国会在何时迈出这一步?朝鲜对于黄金坪威化岛的特殊政策,是否能够长期持续而不会重蹈开城工业园区的覆辙?

  乐观的研究者认为,“丹东的条件已经很好,剩下的就是发展战略的问题”,但亦有悲观的研究者认为,留给丹东的,除了机遇,同样有太多的未知与不确定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