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内提速外扩容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29日 11:22 经济观察报

  在整体宏观经济趋缓的背景下,2011年中部GDP增速“冠军”湖北,在2012年也放缓了脚步。

  新近召开的湖北“两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湖北GDP首次突破2万亿元,达到2.22万亿元,增长 11.3%——相比较 2011年13.8%的GDP增幅,增速出现下滑。但横向比较,湖北GDP规模在全国的排名由第12位上升到第9位——在湖北省政府官方,这被认为是湖北GDP规模首次“进入第一方阵”。“在极为复杂困难的2012年,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1月22日上午,在湖北省第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湖北省省长王国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

  在湖北GDP增速放缓的因素中,工业下行风险带来的压力最大。来自湖北省社科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湖北工业增速出现回落,由年初的17.6%回落至15.3%。与此同时,2011年以来,湖北的工业投资总额低于河南、江西、安徽等周边省份。这也成为本次湖北“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之一。

  但在现实的另一面,作为依靠投资性需求拉动的中部大省,工业增长依旧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撑。为了应对工业下行风险,湖北省提出了“支柱产业倍增计划”、“千亿产业提升计划”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工程”,这将主导未来几年湖北的工业投资趋势。

  在对内工业提速的同时,湖北大力倡导的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战略,有望提速。本报从湖北“两会”上获得的最新消息是,安徽有望加入长江中游城市集群,以湘鄂赣为核心的“中三角”战略,即将扩容至湘鄂赣皖“中四角”。

  倒逼“工业倍增”

  作为中部地区的工业重镇,湖北省会城市武汉,率先提出工业倍增计划。

  早在2011年初,武汉市政府即提出目标,到2015年工业总产值比2010年翻番,到2016年,工业总产值超过2万亿元,实现工业规模倍增。1月22日下午,武汉市长唐良智在参加湖北“两会”武汉代表团讨论时提及,工业倍增计划的提出,是武汉经济结构转型的迫切需要。“在武汉的经济结构中,底层经济占比太大,这一点在武汉商业领域体现得尤为明显。”唐良智表示。所谓“底层经济”,是指类似小商、小贩等个体户模式的“小买卖”,这客观上成为武汉商业领域的一股重要力量。在民间,武汉也被戏称“中国最大的县城”。

  “但摆摊是摆不出‘剩余价值’的。”在唐良智看来,“底层经济”占比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武汉的工业规模太少,吸纳不了这么多的就业机会。2012年武汉工业生产总值首次突破了1万亿,但是相对于近1000万的常住人口:“武汉工业规模至少要达到2万亿,才有吸纳能力。”唐良智认为。

  而据本报了解,武汉提出的“工业倍增”计划,也一度遭到武汉城市圈内部分其他周边城市的争议。包括黄冈、仙桃等武汉周边城市,一度认为作为湖北最大的工业城市,武汉再提工业倍增计划,会挤压周边城市的招商竞争力。“我们也希望看到武汉城市圈周边城市的工业能够迅速发展,分担武汉的就业和人口承载压力。”唐良智认为,但现实的困境是,相比较周边城市,武汉的工业基础最优,成为外来投资的首选:“如果武汉不发展工业,那些项目(指优质的招商项目)也不会落到周边城市,而是转投到外省。”“武汉大力发展工业,能够带动周边城市圈的工业发展。”唐良智认为,如果武汉周边城市的工业发展形成规模,可以分担武汉的就业人口承载压力,“届时,武汉可以退出部分工业,大力转向发展服务业。”

  唐良智甚至直言:“我也知道十年后,武汉不需要这么多工业,但是现在必须迈过这道坎。”

  事实上,除了来自经济结构调整的“倒逼”因素,湖北支柱工业的下行风险,也是促使湖北工业发展提速的另一个动因。来自湖北社科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湖北两大支柱工业——汽车和钢铁分别仅增长4.8%和3.4%,远低于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约15%的平均增幅。

  不止于此,市场需求不足仍然困扰着湖北工业的快速增长。其一是消费需求增长乏力,在“家电下乡”和汽车补贴等政策退出后,对湖北汽车、钢铁工业需求影响较大,而新的消费热点尚未形成。湖北社科院数据显示,武钢、冠捷显示器、青山船厂出口分别下滑30.5%、26%和60%。

  其二,受国家宏观调控的影响,湖北固定资产投资放缓。1月24日,湖北政协委员、武汉城投董事长雷德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相比较高峰时,武汉城投近年的投资规模会有所控制。”

  为了“逆市”拉动工业增长,湖北政府的策略是,在力保支柱产业的同时,重点扶持有色、医药、船舶及海洋工程、软件与信息服务业,使其产业规模突破千亿元。不止于此,在产业结构调整中,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突破30%,战略性新兴产业总量突破万亿元,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到20%以上。

  其总体目标是,到2015年湖北工业总产值突破5万亿元,工业增加值突破1.5万亿元。

  “中三角”扩容

  在对内进行工业倍增计划的同时,在对外的区域经济协作发展上,湖北省力推的“中三角”战略,有望迎来扩容。

  在湖北“两会”期间,多位湖北省高层官员透露,去年底,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江西和湖北调研时曾表示,希望安徽纳入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发展。

  在1月22日下午,武汉代表团小组讨论中,武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贾耀斌透露,今年春节后,武汉、南昌、长沙、合肥四个省会城市市长,有望进行一次“聚首”,协商长江中游城市集群发展战略。“中三角”战略有望扩容到“中四角”。

  湖北省政协委员、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认为,随着安徽进入“中四角”,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有望上升为国家级战略。

  2012年年初,湘鄂赣三省在武汉签署“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依附长江水道和三省接壤的地理优势,构架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机制,也被成为“中三角”战略。

  去年8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大力实施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鼓励和支持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和环鄱阳湖城市群开展战略合作,促进长江中游城市集群一体化发展”。

  过去一年里,湘鄂赣三省在交通、商务、科技等领域,纷纷签署了区域合作的框架协议。2012年2月4日,湖北、江西、湖南三省交通厅负责人在武汉签署长江中游城市集群交通示范区合作意向书,5月31日,交通示范区联席会议在武汉召开。

  此前的2月24日,湘鄂赣三省商务厅在武汉发表《武汉宣言》,将在商贸流通、对外贸易、承接产业转移等方面实现一体化合作;3月31日,三省科技厅签署合作协议,计划三省在产学研方面进行资源共享;同年4月15日,三省旅游局长签署区域旅游合作协议。与此同时,在湖北小池、江西九江也开始探索小范围的区域合作尝试。

  但在湖北“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也坦言,“中三角”合作至今停留在签署诸多框架性合作协议的表面,其实质性动作并不多。

  在1月22日下午,湖北“两会”武汉代表团的小组讨论中,武汉市一位高层官员直言,由于湖南南靠珠三角、安徽东临长三角,事实上湖北在中部区域合作中,显得相对孤立。

  前述湖北省社科院的研究报告更是表示:“长江中游城市集群在实际推进中,部门之间和系统内部都还没有形成长期固定的协作机制,而且缺乏实质性合作项目,跨区域合作的热情正在逐渐消退。”

  在此背景下,安徽的加入,能否推动长江中游城市集群实质性合作的破冰?湖北省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认为,与湖北、江西比邻的安徽安庆,作为“皖江开发”的重点城市和长江中下游重点港口,可以在“中四角”合作中先行先试:“但目前‘中四角’仅是一个构想,具体的规划还有待观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