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工业化节考:发展的焦虑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30日 10:51 21世纪经济报道

  建设中的贵州工业园

  在贵州,一场轰轰烈烈的工业化热潮已经席卷而来。

  工业化,在这19天、四座城市的采访行程中,是每天都必被提及的高频词汇。

  我所走过的每一个县城,都在建设工业园,大部分还不止一个。我所接触到的每一个政府部门甚至一个区的司法局,都分解到了具体的招商引资任务,一些级别较高的官员,个人还另有招商指标;在贵阳的出租车上,司机和我聊起正热火朝天推进的小孟工业园……

  工业化也贯穿于所有的采访议题中。遵义的地方政府和三线工厂,在探讨着军地融合的可能性;多年来致力于消除贫困的毕节试验区,认为工业化是破解深度贫困的关键钥匙;棘手的石漠化治理也将受益于农业人口转型产业工人;煤炭城市六盘水,试图延长煤炭的产业链条,指望着能在这一轮贵州的工业化大发展中形成新型能源工业……

  贵州省省委书记赵克志说,到2015年,贵州省经济总量要达到1万亿元,进入“万亿俱乐部”,2020年,贵州将和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

  目标的实现,倚仗于工业强省战略。

  这样“大干快上”的氛围下,隐患已经呈现。毕节的一些国家级贫困县,因工业园的推进负债已超40亿,多个部门的办公经费已经无法下拨;遵义市2013年面临的BT赎回债务就有数百亿元,该市每年可供支配的财政收入只有80余亿。

  国发2号文起草小组的撰稿人刘庆和说,工业化的方向无可非议,但“大跃进”的方式方法需要反思。2012年国务院颁布了针对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2号文件,认可了贵州当前的发展思路,并将在政策、资金上予以支持。

  财政的压力

  毕节经济开发区被视为贵州这轮工业园区建设的标杆项目,位于毕节中心城区七星关区东北面的小坝镇,距离城区仅有40分钟车程。

  该园区占地23平方公里,还有继续扩张的计划。目前引进项目89个,协议投资金额537.88亿元,已经完成投资75.57亿元。其中,最大的一个引资项目为力帆时骏振兴集团的载货汽车制造基地,首期投入33亿元。

  开发区2012年的投资完成不算理想。开发区管委会的人士透露,年初原本计划完成20亿的投资,最终完成的额度仅有12.5亿元左右,这些资金投向了土地平整、路网建设、供水供电以及移民搬迁中。

  资金的不宽裕是进程延后的原因之一。和贵州其他各个工业园一样,毕节经济开发区也采用了全BT或半BT的建设方式(即政府引入民间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完工后,该项目设施的有关权利按协议由政府赎回),可对比的是,由市本级财政直接拨款修建的标准厂房建设最为迅速。

  “赎回的时间多为1-2年。”该人士说,毕节经济开发区的偿债压力虽大,尚能通过银行贷款来解决,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以及本地商业银行提供的贷款额度约有12亿多,贷款期限十年左右。

  不那么受重视的项目,就很难获得如此大额的银行贷款支持。途径国家级贫困县大方时,其食品、药品工业园的建设正处在停滞中,该县官员说,该县因工业园形成的负债已经超过40亿元,而县财政每年可供支配的收入只有16亿。因为资金紧张,“2012年多个部门的办公经费都没法划拨,当年12月的工资发放也都推迟了。”他说。

  财政窘迫的不仅仅这一个县区。遵义市红花岗区卖掉市区的

  一块地,只为了应付公务员工资,该区的公务员薪酬被认为是贵州省内较低的,普通公务人员月薪多在2000多元。

  遵义市工业能源委的一位官员说,测算下来,遵义市将在2013年面临密集而至的BT项目赎回,债务规模达数百亿。遵义于2010年启动了系列工业园的建设,规划中的20个工业园都采用50%BT的模式建设,当前,两年的赎回期已经逼近。

  而遵义市每年的财政总收入虽超过200亿,但仁怀等富裕县级市财政为省直管,遵义市本级财政、两城区以及赤水实际可支配财政收入仅有80多亿元。

  这些工业园在短期内也难有理想的收益。

  力帆时骏的办公室主任周遵雨说,力帆的项目属于零地价引资,公司自付了平整土地和修建厂房的费用,税费前三年全免,后两年减半。

  毕节经济开发区负责招商的一位人士说,为了引资,贵州当前的招商仿效30年前的珠三角。中小企业的拿地实行成本价,每亩仅11.5万元,若投资规模超过1亿元,这笔费用还将折半。政府提供的标准厂房租金亦有优惠,符合产业规划的项目前两年免租,后三年租金减半,到地方的税费前三年全部返还,后两年减半。

  身为贵州人的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研究所副所长成建三极为关注贵州的工业化。他说,地方财政尤其是县一级财政将在工业园建设初期面临巨大压力,县县建设工业园的投资冲动下,一些工业园在耗尽了这些国家级贫困县的财力后,会沦为县城边上的半拉子工程。

  工业化背后的隐患

  栗战书和赵克志2010年赴任贵州省省委书记和省长后,在当年年底的工业发展大会上提出了工业强省战略。这与贵州上任书记石宗源、省长林树森的“保住青山绿水也是政绩”的发展思路截然不同。

  刘庆和说,工业化的方向本身并无问题。贵州希望在2020年与全国同步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原来的发展路径已经行不通,而通过工业化这一目标将有望达成。他的测算显示,80年代末到2009年,贵州的经济增长一直低于其潜在的经济增速12.7%。“贵州完全可以跑得更快。”他说。

  毕节市扶贫办总工程师胡松说,省委的调研显示,按照当前的发展速度,2020年,毕节的农民人均收入将超过1000美元,达到小康社会的单项指标。

  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贵州省2012年实现GDP6802亿,增长13.6%,增速位居全国第二。

  贵州省发展的决心有多大?贵州GDP增长的指标被详细分解至各市、各县甚至各乡,GDP的增长、工业的发展、招商引资的成果、财政的指标是官员政绩考核的关键。县干部们个人都有具体的招商任务,贵州从省到市到县的各级部门,也都有引资任务,一旦不能完成,个人薪资将受影响。

  这样的发展思路之下,过去更受重视的旅游等产业开始被冷落。刘庆和说,旅游产业富民却不富财政,对GDP拉动亦有限,这是为什么旅游开发做得颇为成功的云南也开始补工业的课的原因。

  他说,当前的工业园区规划不是完全合理,一些基层官员急于完成政绩考核,而罔顾最初的园区定位,这可能出现区域之间的恶性竞争、不计代价的招商引资以及园区的同质化和重复建设。

  六盘水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主任黄志芳说,六盘水计划建设12个工业园。“有些可能能建成,也有一些可能建不成。”六盘水市计划的12个重点园区中,当前在基础设施建设上重点投入的只有6个。

  刘庆和说,数年后肯定会有部分园区出现空壳化,这是市场淘汰的过程,资源要素会往好的园区集聚。“我并不赞同在每一个县都设立工业园。”他说。

  遵义市环境监察支队大队长郑建平提醒,在高压的政绩考核指标下,基层的官员往往督促企业早日投产,但此时的环保设施一般未尽完善。刘庆和说,对贵州来说,当下发展是第一位的,兼顾环保。在基层政府工厂未引进几家,且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很难指望他们能将配套的环保设施同步建成。

  贵州长年人均GDP居全国之末,大跃进式的工业化的背后,有其对落后的焦虑和发展的渴望。但贵州脆弱的生态将为发展付出什么样代价,是需要慎重考虑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