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勾勒新经济 浦东领衔增长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2月01日 10:16 21世纪经济报道

  区域开发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如何匹配是上海面临的挑战

  本报记者 胡欣欣

  实习记者 吴艳平 上海报道

  1月27日,上海市第十四次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上海市代市长杨雄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上海2013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其中,全市生产总值增长7.5%左右。

  这一目标与此前上海市统计局公布的2012年上海经济增速持平,上海市人大代表俞立中在解读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这样的目标表明上海仍处在发展的过程。

  上海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所所长杨建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上海接下来的经济增长,将主要是重点地区的开发。

  但挑战也无不困扰着上海。1月下旬,上海市政府官方网站公布的《上海市主体功能区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指出,上海“部分地区人口密度过高、资源环境约束趋紧的矛盾更加突出”。

  这意味着,有效的区域开发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如何匹配,或将成为上海新一届政府无法回避的问题和挑战。

  “大浦东”的使命

  杨雄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推动重点区域发展。而报告中所列举的重点区域中,浦东依然是上海区域开发的重头戏,其中杨雄所提及的世博地区、前滩地区、临港地区及国际旅游度假区皆位于浦东。

  而《规划》也将浦东单独定位为都市开发新区,其功能为“‘四个中心’的核心功能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主导区、国家改革示范区”。

  杨雄首先提及世博园区和前滩。其指出,要加快世博会地区总部聚集区建设,完成城市最佳实践区改造项目,加快前滩地区基础设施和功能项目建设。

  根据《规划》对世博地区的定位,世博地区将打造及文化博览创意、总部商务、高端会展、旅游休闲和生态人居与一体的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市民公共活动中心和服务经济集聚区。

  而今年新列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前滩地区,则作为与世博园区承接的前滩总部商务区,一直被定位为非金融企业总部和跳变型企业(从传统企业向现代企业转型的大型企业)总部集聚地,并被赋予上海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载体。

  “这看似与上海本身四个中心建设的对应关系比较模糊,”上海当地的一位学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部所发挥的是管理功能,或可以按此思路分担上海当地行政管理的一些行政职能。”

  而继世博地区和前滩之后,杨雄接着指出,要推动临港地区政策创新和区港联动发展。2013年1月12日,《上海市临港地区管理办法》正式开始实施,其中包括多项特殊机制和特殊政策。

  上述三个重点区域,再加之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国际旅游度假区迪士尼一期及配套项目建设,也将推动浦东完成10%左右的高增长目标。

  产城融合的挑战

  除了上述浦东的开发区域以外,杨雄还提及虹桥商务区、黄浦江两岸重点地区以及佘山国家旅游度假区。

  将这些重点区域放入上海版图,上海区域发展的框架已然成型。而《规划》则将上海的城市化格局归纳为“两轴两带、多层多核”。

  “接下来三五年的任务,就是要精细化地推进。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调研员朱咏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而推进的核心矛盾仍旧是产业发展和区域发展的联动。以虹桥商务区为例,杨建文认为,虹桥商务区的作用是发挥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的功能,而其另外一项重要任务是作为新的增长点辐射整个上海西部。

  由于“大虹桥”背靠长三角的经济腹地,多位上海本地的学者对这样的带动作用颇为乐观。但位于沪宁发展轴末端的临港却面临着产城融合的尴尬。

  尽管《上海市临港地区管理办法》中指出,临港将建设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引领区、创新创业人才集聚区和现代产城融合发展示范区,但是事实并不顺利。

  一位上海当地的学者指出,虽然临港聚焦先进制造业,但其此前的开发中却将产业发展和城市发展分割开来,“整个新城存储的活力并没有激发”。

  而在人口导入方面,由于远离中心市区,临港地区更是被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方怀瑾形容为“没有人气的‘死角’”。

  “临港的产业落户并不能单纯让上海本地产业‘搬砖头’过去,”上述学者指出,“需要寻找更适合临港新城的产业发展目标。”

  而方怀瑾则认为,上海加快完善临港地区大交通网络,使临港最终转变为新兴产业、海洋经济与城市融合发展的前沿阵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