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兰州城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2月04日 10:11 21世纪经济报道

  兰州是中国城市化的牺牲者还是获益者?

  文/叶一剑

  很遗憾,在新一轮的兰州城宏大的建设计划还没有完全展开的时候,围绕这个城市的来自四面八方的争论和非议却已蜂拥而至。这甚至让兰州新区作为西北地区唯一国家级新区获批的喜悦也暗淡了不少。

  而对于甘肃省和兰州市的决策者而言,更遗憾的恐怕是,这种围绕兰州新一轮城市发展路径和未来前景的争论与非议,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并很难看到尽头。就像现在国内很多的城市新区一样,在经历了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以后,哪怕已经摆脱了“空城”和“睡城”的讽刺性称号,但旧城已经显现的病态不但在新城完全被复制了,而且,因为规模的更快速膨胀,新城“病”得更重,整个城市“病”的更重了。

  三年前去过一次兰州,被穿城而过的黄河和四面可见的高山所震撼,那天,天气温暖,太阳耀眼,黄河母亲雕塑横卧在黄河边,安静的接受包括我在内的游客合影留念。很显然,这个城市在今天这个和平的时代,已经摆脱了战争氛围裹挟。在很多游客心目中,兰州军区大院的面貌显然没有黄河边那家拉面馆的面貌清晰。

  回顾这座城市的历史可以发现,在围绕这个城市诞生和发展的多次历史性起承转合中,军事和安全逻辑一直是一个清晰的存在。也正是在这一逻辑之下,这个城市的第一批开拓者们将城址选在了现在这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尽管今天这一科学选址成为了这个城市新的宏大发展目标的最大地理条件限制之一。甚至直到近现代以来,在针对这个城市发展的几次关键性决策中,军事、安全等因素也是作为主导性因素存在的,这一度使得这个城市虽然地处西北边陲,但其工业体系与整个国家总体性的工业体系布局的关系,远比国内很多城市更为密切。曾经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在中国城市的格局中,兰州都像兰州大学在中国的高等教育版图中的地位一样显赫。

  此外,在我们针对这个城市历史上多次关键性的决策进行回顾的时候,发现总是可以看到国家战略在这里部署的痕迹,与很多城市总是悲壮地呼吁自己无法得到国家战略支持不同的是,这个城市发展的关键性转折点,与国家总体性的战略转型关系密切,并在此背景下,被赋予重要的战略使命。在我们之前研究的城市样本中,给我留下同样深刻印象的城市还有大连,那也是一个多次受到国家战略“照顾”的城市。但问题是,这两个城市的宜居环境都未能获得当地百姓的足够认可。那么,诸城期盼的国家战略对城市而言,价值何在呢?更复杂的追问是,今天的兰州是既有对其青睐有加的城市化道路的牺牲者还是获益者呢?

  我们很难去批评那些原来的决策者缺乏远见,以至于让今天的决策者在对这个城市提宏大的城市改造和发展计划时却陷入城市拓展空间不足的困境。我们也没有理由去批评之前多次的国家战略在这个城市的部署,以至于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这个城市好像很少有按照自己的规划进行发展的空间。乐观地看,在中国新一轮城镇化的背景下,这个城市再次被赋予了重要的战略角色,兰州新区的规划和批复,不但寄托了兰州城市复兴的新期待,在当地的学者看来,这还是国家总体城市战略布局的体现之一,这里将实践从理念到模式的双重探索。

  但我又一次想起上次去兰州的经历,当我参观完位于兰州火车站附近的兰州大学后,乘坐大巴去兰州机场,汽车奔跑于山川间的高速公路上,我睡了一觉才到达。按照规划,兰州新区距离机场不远,不知道新旧城之间将用多长时间才能走完中间的60公里,实现新城带老城、新旧城融合发展的愿景。期待中。

  兰州新区获批后:旧城问题未解,新城问题已现

  李伯牙;刘夏村;宋斌

  安新民(化名)与父母、兄嫂一大家子从榆中县搬到兰州已经六七年了,但他还没有融入这个城市,更确切地说,他还没有适应这个城市。

  从离榆中县城40多公里的偏僻乡镇到兰州市七里河区一个平房小院,他就像无数从市郊走向城市的农民一样,开始了自己“市民化”的生活。显然,安新民向往兰州这个大都市的繁华与现代,但是,言谈中他也常提及故乡,因为在那里他不会为买房而发愁,也不会为空气污染而烦恼。

  空气污染、交通拥堵,已经成为这个365万人口的城市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成为兰州市委书记虞海燕新上任后即着手处理的事情。新中国建国之初布局下的工业和城市格局,负面影响在近几年越发明显,但政府所做的很多努力都已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城市的形态。

  在成为第五个国家级新区后,距市区60多公里的兰州新区成为这个城市的新方向。兰州新区的建设正赶上国家大力推进的城镇化浪潮,作为西北地区唯一的国家级新区,兰州新区的成败无疑将在西北地区城镇化发展中具有方向性意义。

  然而,兰州老城区的问题尚没有妥善的解决之道,新区如何定位?如何突破等等问题又接踵而来。让外界开始质疑兰州还能否承担起国家给予的重任,能否把握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发展的机遇。

  1. 西北军事重镇

  新中国成立后直到今天,兰州的军事地位亦非常突出。兰州军区是全国七大军区之一,其司令部就坐落在兰州城内。

  兰州位于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三大板块的交汇处,掌控着通往西域及青海、内蒙古、宁夏等各处的交通要道。

  站在100多年前建造的黄河铁桥中山桥上向西望去,浑浊的黄河水滔滔不绝穿城而过,不变的河水就像这座城市的某些品质一样。

  兰州的另一个名称叫“金城”,足以说明其历史上的军事地位。

  秦汉以来,兰州一直是中原王朝防守西北的军事重镇。战国时期,兰州还不属于中原王朝势力范围,被称为戎狄之地,即匈奴与羌的领地。公元215年,秦始皇遣大将蒙恬率三十万军队北逐戎狄,收复河南之地,同时筑起一道西起临洮、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

  到甘肃河西走廊旅游的人,很多都见过铁路旁时隐时现的明长城,甚至在嘉峪关可以看到完整的城墙和城门楼,但很多人不知道,兰州城里也有长城的遗址,那是年代更久远的秦长城。秦长城的西端起点就在甘肃岷县,有史学家考证秦长城自岷县往北,到兰州西再沿黄河折向东北。经过兰州这段秦长城,西起西固城,东止东岗镇,断续约二百余里,而且当地有一种说法称兰州曾经的北城墙就是利用秦长城遗址修建的,不过现在即使明清时期的古城墙遗迹都快消失殆尽了。

  兰州真正成为一座城池是在汉代。汉武帝的继任者汉昭帝于始元六年取天水、陇西、张掖郡各二县置金城郡,兰州就是在金城郡基础上逐步建立起来的。为了彻底消除汉王朝北部的强敌匈奴,汉武帝连续用兵,最终在河西走廊大破匈奴,打开通往西域的道路。同时,汉朝在河西设立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兰州从此便掌控在中原王朝手中。

  西汉当时的金城郡治金城县(今兰州市西南西固城),恰好处于羌戎之间,西控河湟、北扼朔方,陇右安危、常系此地。历史研究学者党瑜认为,金城郡地处交通要冲,控制通往河湟和河西走廊的两条大道,成为丝绸之路上的咽喉,也成为守护中原王朝的屏障。

  唐朝时期西藏的吐蕃势力强大,除支援西域外,兰州也承担起防范吐蕃的使命。

  北宋大臣穆衍曾就边疆问题提出过不弃兰州议:“兰(兰州)弃则熙(熙州,今临洮)危,熙弃则关中震。唐自失河湟,西边一有不顺,则警及京都。”

  元明时期陕甘合治,甘肃隶属于陕西布政使司,但这并未影响兰州城作为西北军事重镇的地位。清朝之后,陕甘分治,兰州不仅成为甘肃政治、军事中心,在陕甘总督从西安移驻兰州之后,更成为西北的政治、军事中心。民国时期,兰州城是甘肃省的省会。“五马”掌控西北之后,“青马”马步芳与“宁马”马鸿逵曾为谁进兰州城坐上西北军政长官展开过争夺。兰州解放时,驻守此间的马步芳军依靠金城险固之势给解放军造成较大伤亡。新中国成立后直到今天,兰州的军事地位亦非常突出。兰州军区是全国七大军区之一,其司令部就坐落在兰州城内。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玉门油田的开发,国家战略之下兰州城又有了新的使命。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