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病困扰兰州城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2月04日 10:11 21世纪经济报道

  4. 城市病困扰兰州城

  这种城市布局导致交通成本和压力很大,东西主要是靠滨河路这样的交通干道,南北交通主要靠几座跨河大桥,冬季下一场大雪就足以令这个城市的交通陷入瘫痪。

  现在的西固区与七里河区是兰州老城区老国企最多的地方,而且兰炼、兰化(现在兰炼、兰化合并为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公司)、兰石三大石化企业成为这两个区占地面积最大、产值最高的企业。在寸土寸金的兰州市区,仅兰石厂就占地几千亩,再加上兰州卷烟厂、兰州轴承厂等国企,为七里河区贡献了工业产值的一大半。

  以这些石化企业为代表的老国企也是兰州市空气污染的大户,由于四周环山的地形,加之冬季少风的气候,污染物持久不散,加重城市污染。

  进入冬季,正是兰州每年空气污染严重的时刻,即使是晴天,城市都被一层灰蒙蒙的雾霾笼罩,远处的高楼与山脉难以看清。

  很多去过兰州的人都会对这个西北内陆城市的空气污染留下印象,而当地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切,还拿这当做日常生活中的段子,不厌其烦地给陌生人讲述——有一天,某国侦察卫星飞过兰州上空,却发现这座城市不见了,以为中国又研发出新的技术设备屏蔽掉了整个城市,后来才发现是兰州城污染太严重了,雾霾遮掩了城市。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夸张。当地出租司机陈师傅告诉记者,兰州秋冬一旦几个月不刮风,污染就很严重。西固区由于有兰州石化,污染尤其严重,甚至有时在那边开车,连对面过来的车都看不清。兰州城东原来有兰钢厂,后来被收购后搬到榆中,城东的空气一下好多了。

  根据当地统计部门的数字,2009年和2010年,兰州市一年空气质量达到及好于二级的天数分别为236天和223天,空气质量达到二级以上天数占全年比重为64.7%和61.1%,在甘肃全省十几个市、州中空气质量最差。

  除污染问题之外,交通拥堵也成为这个西北内陆城市频发的另一种城市病。

  随着城市的扩张和人口的膨胀,兰州老城区已经拿不出新的土地发展。而城市人口密度的增加,使得交通拥堵问题更加严重。兰州主城区的城关区、安宁区、七里河区和西固区错落散布在东西狭长的河谷地带,黄河又将城市一分为二,安宁区坐落在黄河北岸。这种城市布局导致交通成本和压力很大,东西主要是靠滨河路这样的交通干道,南北交通主要靠几座跨河大桥,冬季下一场大雪就足以令这个城市的交通陷入瘫痪。

  5. 兰州新区的历史重任

  这个比兰州城现有面积大四五倍的地方,不仅缓解了老城区的压力,也因为顶着国家级新区的帽子,成为兰州市发挥“中心带动”作用的着力点。兰州新区还为除西安外的西北五省区的其他城市发展探索出经验。

  兰州新区的获批让很多人倍感意外,在多数人看来,即使西北设一个国家级新区,那也是非西咸新区莫属。

  “从基础条件来说,兰州新区确实比较差,啥都没有,就只有几个推土机。”倪国良认为,这是国家从战略上考虑的结果,兰州由于地处西北的中心地带,尽管基础差,但在这里设立国家级新区,对整个大西北地区的辐射带动,是西安、乌鲁木齐没法替代的。

  兰州新区刚开始建设时并没有考虑到要争国家级新区,十多年前这里规划的是空港工业城。2008年初,兰州开始制定中川、秦王川综合发展规划,这成为后来兰州新区规划的基础。

  由于老城区已经容纳不下更多的人口和产业,兰州城从十几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寻找老城的突破口,甚至尝试削山造城,但塑造金城的崇山峻岭却成为城市发展的一道道枷锁。几经选择之后,兰州将新区放在北边60多公里外的秦王川盆地,这取代了本打算向东拓展进入榆中平原的构思。

  坐车从西固区向北走到兰州新区,要穿过无数个低矮错落的黄土山包,由于干旱缺水这些土山大都光秃秃的,草都长得稀少,更难得看到树木。走过60多公里山路之后,就是秦王川盆地,兰州中川机场就坐落在盆地的西南侧,这也是当初兰州在此规划空港工业城的初衷。

  秦王川平坦广阔,可开发利用面积达1000多平方公里,但由于干旱缺水,不利于发展农业,这里的人口较少,有大片荒地和沙坑,开发利用成本较低。在兰州新区舟曲灾民安置小区旁,当地一位姓庞的老人告诉记者,他们村地都被征了,不过地不算多,平均每人也就两亩多地。

  这个比兰州城现有面积大四五倍的地方,不仅缓解了老城区的压力,也因为顶着国家级新区的帽子,成为兰州市发挥“中心带动”作用的着力点。

  甘肃省委一些官员提出让兰州这个省会城市发挥应有的辐射带动作用,同时还提出要将兰州市建设成为“全国有影响力的区域性特大城市”。

  “从全省工作布局来讲,兰州新区是甘肃跨越发展的希望所在。”兰州市委书记虞海燕去年上任之后,除了着手解决老城的各种棘手问题之外,就是研究新区如何建设的问题。

  “国家在这开设新区,为西北五省区,特别是新疆、宁夏、青海的城市发展,探索一条新道路,即正确处理城市人口扩张与经济扩张、城市布局与工业分工的问题。”李含琳认为,在新城镇化发展趋势下,兰州新区还要处理好很多问题,为除西安外的西北五省区的其他城市发展探索出经验。

  6. 新区的定位与突破

  兰州新区目前的问题不在于如何突破,而是如何与老城区进行功能分工,新区把企业和人口搅到一起,又将是一个老城区。如果只是简单地复制老城区的发展,最终老城区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在新区还将重现。

  在兰州市区和通往秦王川的道路两旁,不时可以看到宣传兰州新区的标语和广告牌。然而,对于如何建设兰州新区、如何寻找突破口,人们还不能给出像标语那样清晰标准的答案。

  国家给予兰州新区“西北地区重要的经济增长极、国家重要的产业基地、向西开放的重要战略平台、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四大定位,但具体到地方上,如何结合国家战略展开新区建设,仍需要进行摸索。兰州市委书记换人之后,很多原先的建设思路与提法都发生了改变,甚至新区的人事安排也进行了较大调整。

  目前,兰州新区除了抓招商引资之外,还在研究如何利用其在国家级

  新区中独有的向西开放功能来做文章。

  倪国良告诉记者,兰州市现在正研究如何建设向西开放战略平台的问题,将考虑从霍尔果斯修一条到兰州的宽轨铁路,与中亚国家实现铁路对接,减少中间环节,所有货物在兰州新区进行结算,充分发挥兰州新区的国家级新区优势。同时,希望以兰州新区作为平台,来推动上合组织在经济上的具体合作。这个事情将上报甘肃省委常委会,通过之后将上报国家发改委。

  “在向西开放这个层面国家开了个口子,兰州市先动一步,提出些具体要求,寻找突破口。”倪国良认为,兰州新区建设现在要绕过自身主导不了的事情,从可以占据主动的地方进行突破。

  兰州方面可以主导的就是土地,当初给国家上报的兰州新区面积是806平方公里,因为要在新区北面和南面建设生态区,可以用来布局产业的只有不到400平方公里,但实际上兰州新区的面积还可以再扩展。

  接近兰州市委市政府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原来新区71%面积在永登县,29%在皋兰县,现在还打算把皋兰县完全纳入新区。为此,兰州市将规划修建一条高速公路,从榆中三角城过夏官营镇,再到皋兰县城,最终连接兰州新区,这条高速公路过新区后连通武威,所有东部过境的车辆都走这条公路,而不再穿过兰州市区,从根本上解决兰州市的交通压力。还打算在皋兰县修建中川机场二号航站楼,以后将皋兰机场用作客运,现在的中川机场改做货运。

  李含琳坚持认为,兰州新区目前的问题不在于如何突破,而是如何与老城区进行功能分工,新区把企业和人口搅到一起,又将是一个老城区。如果只是简单地复制老城区的发展,最终老城区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在新区还将重现。在他看来,要把新区建成作业区,而不能搞成人口新区。遗憾的是,新区规划中提出,到2015年人口要达到30万,到2020年人口超过50万。

  兰州新区在五个国家级新区里面排名靠后,在吸引投资、人才等方面差距很大。以兰州新区的条件,要为西北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探索出新道路难度着实不小。

  “这一次是百年一遇的机会,如果我们抓不住国家给予我们的以兰州新区为龙头的政策叠加的发展机遇,如果我们全省上下还理解不了兰州新区建设的意义,那就有可能带来新的问题,将会拖全国的后腿。”倪国良认为,兰州过去已经错失了很多机会,现在再也不容错失机会了。

  兰州能否抓住这次机会?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