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消失的青山崛起的城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2月04日 10:11 21世纪经济报道

  兰州:消失的青山崛起的城

  李伯牙;宋斌;刘夏村

兰州市青白石的荒山上,大型机器正在紧张有序的将一座座荒山推平。兰州市青白石的荒山上,大型机器正在紧张有序的将一座座荒山推平。

  一大块黄土掉下来,差一点把挖掘机埋掉,多亏司机紧急往后倒了一下。

  这是兰州青白石镇削山造城现场,放眼望无论是山顶、半山腰还是沟底,上下远近各处都是推土机、挖掘机在施工。

  这里即是号称要推平700多座山头的兰州新城,施工现场距离青白石镇只有3公里,而青白石与雁滩仅仅一河之隔。位于兰州市城关区东北部的雁滩,与兰州东部门户东岗和最繁华的城关区核心区相接,这里高楼林立,是一片房地产开发的热土。雁滩的拥堵程度某种意义上可以代表其繁荣程度,早晚高峰时段在兰州打车,出租车司机只要听到“雁滩”二字十有八九都不会去——堵车太严重。

  只要架一座桥,就可以从青白石这个黄河北岸偏僻的小镇直通兰州核心市区。在四周高山和黄河的阻隔下,城关区与兰州其他市区一样,都没有了扩张的空间,“靠山吃山”则成为一个现实的选择。

  早在十几年前,兰州城关区、七里河区和安宁区都已经开始削山造地。根据当地媒体报道,从1996年到2007年十余年间,仅安宁区一个镇就平山造地3000多亩。因此,所谓的兰州新城,并非真的最“新”。

  现在,包括兰州、延安、十堰等地在内的削山造城运动引起了舆论关注——如此浩大的工程对地质、生态环境等是否有负面影响?在中国迅速推进的城镇化浪潮中,削山造地显然只是应对人口和城市快速膨胀的策略之一。但是,这种做法能解决问题吗?

  1. 炸掉大青山

  十几年前,有专家给兰州市提意见,要把东西两座山给削平,这样城市的空气就对流了。有房地产公司借政府项目为名把土地拿下来,实质上搞房地产开发。但由于官司缠身,削山计划最终作罢。

  北有白塔山,南有皋兰山,黄河中分,这样披山带河的山川形胜是兰州被称为易守难攻的金城的来历。但是,对于今天的兰州来说,这种优势反而成为束缚其发展的最大阻碍。

  与延安类似,兰州城沿着河边的川道东西发展,这被当地人形容为像拉兰州拉面一样。当然,这条拉面并不能拉太长,东西两边也是绵延的山脉,兰州城这些年的发展,一直在努力跳出这种空间制约,于是就有了东展西扩,向榆中发展,更有了兰州新区的诞生。

  现在兰州大学的本科生有三年时间都不在兰州市区,因为兰大新校区在榆中县夏官营镇,这个校区被戏称为“夏官营大学”。榆中平原以前是兰州城区扩张的一个方向,就连兰州高新技术开发区也从安宁区走到榆中,寻求新土地。

  横亘在兰州市区与榆中之间的大青山曾经是兰州削山造城的代表,这座山脉被认为是阻碍兰州市区空气流通的障碍。

  十几年前,有专家给兰州市提意见,要把东西两座山给削平,这样城市的空气就对流了。兰州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倪国良告诉记者,这个工程最终进行商业化运作,有房地产公司借政府项目为名把土地拿下来,实质上搞房地产开发。但此举损害了榆中县的利益,因为大青山削山造地的场地有很大一部分在榆中县境内,双方为此打起了官司。由于官司缠身,削山计划最终作罢。

  现在,从兰州城关区东岗立交桥往榆中方向走,仍可以看到当年大青山移山造地的痕迹。这条双向八车道的公路通往榆中,越到山下路越陡,走过一座家具城之后,可以看到其背后的山头棱角分明,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当地一位老人说这里以前削过山,但更大规模的削山还在前面。榆中在它的县城和兰州市区之间,规划了和平镇工业园,而大青山削山造地主要在和平镇。

  过了家具城就出了兰州,路边提示牌显示已进入榆中交警管辖范围。往前再走,可以看到一个蔬菜物流中心。批发蔬菜的陈师傅说,推山造地的场所就在这后面,前些年还有人来问,这几年都没人再提了。顺着他指的地方看,不远处就是一片楼房建筑群,只有窗框和门框,还没有装修,这就是推山造地平出来的。陈师傅说,那片房屋将来建好后,就要把蔬菜批发市场搬过去,那块地方整个在榆中境内。

  大青山削山造地受阻之后,兰州的削山造地并没有完全停止,在各个地方都有零碎的行动,尤其是在黄河以北。

  2. 城北造城运动

  十八大报告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指出,要按照人口资源环境相均衡、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相统一的原则,控制开发强度,调整空间结构,促进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山清水秀,给自然留下更多修复空间。

  现在还在进行削山造地,除了太平洋建设施工的声势较大的青白石外,兰州还有安宁区的九洲、沙井驿,以及七里河区的西果园镇。

  “兰州一家出租车公司的老板,在九洲那里推了30亩地,用来开发房地产。”兰州出租车司机安新民告诉记者,当时他去看过那里的楼盘。那里的推山造地沿着沟道小规模地进行,两边山头被削掉后平整出一片土地开发房地产。由于楼盘位置比较偏僻,价格比市区的均价便宜很多,安新民看上的一个楼盘每平米仅需要四千多元,安宁区滨河路旁的一处新楼盘打出的价格则是6999元每平米。

  这种由小公司推进的削山造地规模不大。

  甘肃省委党校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含琳在一家企业曾见过一个巨大的沙盘模型,上面显示的削山造地范围从榆中的和平镇一直到兰州城关区青白石镇,北面到皋兰县的水阜乡,土地面积相当于现在建成的兰州市面积的一半。这项庞大的工程由好几家公司共同投资,由于财力有限,兰州市政府不会进行投资。

  太平洋建设负责实施的兰州新城项目可谓兰州最大的削山造地工程,资料显示,该工程计划投资750亿元、推平700多座山头,推出二十多平方公里的面积。

  记者在青白石镇西边的白道坪村看到,这里一路上两旁停的都是红色的拉土车,几乎隔不到一百米就有一辆。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里四面八方都在挖山。

  青白石镇往山里走3公里左右,就是太平洋建设的施工场地,路旁竖着一块牌子,写着“低丘缓坡治理项目”字样,这里属于国土资源部利用低丘缓坡作为建设用地的一个实验区。一条土路通往山上,左手边沟道里满是垃圾,好几处都在冒着烟,而且不时散发着阵阵臭味。这里本来是兰州市的一处垃圾填埋场,原来的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等都往这里倒。

  上到坡顶,两都是荒山,稀疏点缀着荒草,左右都是正在施工的现场,有的山削了一半,像被切开的馒头,露出崭新的黄土。站在一处高台上,放眼可以看到山沟下、半山腰、山头上到处是推土机、挖掘机,以及卷起一阵阵尾尘的拉土车。

  这里的削山造地做法与延安新区类似,都是从山顶和半山腰开始,将山头削掉之后填到沟道中,平整出一块台地,而且二者都是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地形,推平这些土山比石山容易多了。

  李含琳认为,这些地方属于低山丘陵,人少、耕地少,推山造地对百姓影响较小。同时,人们所担心的环境问题也不大,因为这里属于干旱地带,降雨量少蒸发量大,推山造地之后不用过多担心水土流失及排水问题。他表示,这样的项目主要问题就是投资,投资量很大,投资风险也大,政府肯定不会投资。

  当然,在舆论热议延安、十堰等地的削山造城运动之后,国家是否认同这样的做法还未可知。但十八大报告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指出,要按照人口资源环境相均衡、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相统一的原则,控制开发强度,调整空间结构,促进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山清水秀,给自然留下更多修复空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