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分割严重 兰白一体化遭搁置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2月04日 10:11 21世纪经济报道

  行政分割严重 兰白一体化遭搁置

  李伯牙;刘夏村;宋斌

  “现在兰白(兰州、白银)一体化没有任何实质性合作,省里面有了兰州新区以后调子也变了,转到新区上了。”兰州市委首批政策研究咨询顾问、兰州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倪国良对兰白一体化的发展前景比较悲观。

  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支持甘肃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国扶47条”)提出“中心带动、两翼齐飞、组团发展、整体推进”的区域发展战略。同时,为了支持“中心带动”战略,明确提出建设兰白都市经济圈,从国家层面对兰白一体化给予支持。

  随着兰州新区获批为第五个国家级新区之后,甘肃省和兰州市的战略重点都转向了兰州新区,还没有实质推进的兰白一体化便遭遇搁置。不过,白银方面试图通过构建兰州新区、兰州老城区和白银这样一个“金三角”,借助兰州新区的发展给兰白一体化注入新的动力。

  1. 兰州需要“白银”

  兰白一体化对白银来说,既是最大的发展机遇,又是新的发展动力。作为与兰州人、财、物联系最紧密的周边城市,白银也是很多兰州企业和资本投资的首选。

  兰州到白银的距离与兰州到新区的距离差不多,都是60多公里,虽然二市被重重山丘阻隔,但黄河水又将两个地方连接起来,此外二市之间还有包兰铁路、109国道和白兰高速公路等交通干道连接。

  白银是座年轻的工矿城市,它于1956年建市,行政区划几经调整,甚至曾经划作兰州市下辖的一个区长达二十多年,直到1985年才又恢复地级市建制。与甘肃的金昌、嘉峪关等其他工矿城市一样,白银这座工矿城市因丰富的矿产资源而设,城市也是建立在白银公司(白银有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框架上。

  白银公司就是国家一五时期156个重点建设的项目之一,1954年白银有色金属公司建厂,是新中国最早建设的大型铜硫生产企业。白银生产的铜、金昌生产的镍、嘉峪关生产的钢铁成为甘肃省三大矿业产品,其中白银的铜产量曾占到全国的1/3。

  不过,由于矿产资源日渐枯竭,这座工矿城市最大的资源优势正在丧失。

  60多公里之外,兰州市作为国家曾经重点建设的重化工基地,在改革开放后也在丧失发展优势,在全国三十几个省会城市和直辖市中,经济实力排在倒数位置。在甘肃省内,兰州占全省的经济比重也由原来的36%下跌了近10%,作为省会城市却难以发挥辐射带动作用。因此,推进兰白区域合作,打造兰白都市经济圈成为甘肃省方面做大全省发展核心的一个考虑。

  兰白一体化的推进得益于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早在2002年出台的《“十五”西部开发总体规划》中就曾提出加快发展甘肃兰州白银经济区。此后一年,甘肃省在《西陇海兰新线经济带甘肃段开发规划》中提出,突出建设兰州白银核心经济区,兰白一体化开始提上日程。

  不过,真正将兰白一体化推向实质进程的是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的陆浩提出“中心带动、两翼齐飞、组团发展、整体推进”战略,要求兰州率先发展,发挥中心城市带动作用。

  “省委确定了这个目标后,把兰州摆在发展的中心位置上,也把兰州推到了风口浪尖。”倪国良认为,当时这给兰州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兰州方面也在打着算盘,白银曾经是兰州划出去的一个区,如果能推动兰白经济一体化,把两个市的经济总量加一块,兰州的经济实力在全国就会上升十几名,摆脱垫底的尴尬,而这将是一个跨越式的发展。

  而对于处于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期的白银来说,与兰州联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时任白银市委书记的袁占亭就曾表示,兰白一体化对白银来说,既是最大的发展机遇,又是新的发展动力。作为与兰州人、财、物联系最紧密的周边城市,白银也是很多兰州企业和资本投资的首选。

  不过,即使从各个层面去推动,这两个城市的一体化进度仍比人们想象的要慢,起码比同时提出的酒嘉(酒泉、嘉峪关)一体化进度慢。

  2. 一体化障碍重重

  两个城市不仅在工业项目上无法对接,在招商引资上还存在着竞争关系,而这正是行政分割带来的一个弊端。

  行政分割、产业结构互补性不强等原因成为阻碍兰白一体化进程的障碍因素。

  “如果要搞兰白一体化的话,那就将兰州和白银市委市政府撤销,新成立两市统一的党委和政府。中国不管解决什么,必须先解决行政,先把权利理顺之后才能干事,否则这个事情做不了。”甘肃省委党校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含琳认为,跨区域的一体化成功可能性不大。

  在中国,跨行政区划的一体化几乎没有成功的例子。虽然有国扶47条明确支持,还有甘肃省委的推动,但这些年两个城市就连电话区号都没有统一,至少在酒泉和嘉峪关、金昌和武威的一体化进程中,两市的区号首先统一了。

  兰白一体化另一大障碍在于产业结构不互补,兰州是一个以石油化工为主的重化工城市,而白银则是以铜硫矿采掘为主的资源型城市,两者在各自的优势产业上无法对接,构不成一个可以互相衔接的产业链。

  不过,兰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汪晓文认为,兰白一体化更应该将精力放在第三产业对接上,二者都属于交通节点城市,在物流、仓储等服务业上可以进行结合。“过去关于兰州市的发展有很多讨论,是工业强市还是商贸立市有过很多的计划,现在来看应该更多发展第三产业。白银毕竟是一个资源枯竭城市,兰州市通过发展现代服务业去带动白银转型,来实现它的二次腾飞,从而更多的辐射周边区域。”

  除了第三产业之外,倪国良曾提出从兰州到白银沿黄河400公里搞高原夏菜基地,将第一产业对接起来。但当时兰州市领导对他表示,这对整个城市的经济增长贡献微乎其微,想法虽好,但没有效益,而工业项目最能带来效益。

  两个城市不仅在工业项目上无法对接,在招商引资上还存在着竞争关系,而这正是行政分割带来的一个弊端。

  李含琳形容两市一体化的关系是“两锅粥”,而且二者的竞争关系要大于合作关系,因为白银希望一体化就是把兰州更多的项目放在白银,其实现在白银很多项目本来就是从兰州争过来的。一来二去,导致兰州对白银有意见,而白银则认为这是市场的选择。

  在兰白一体化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之际,兰州新区获批国家级新区,这使得兰州的发展获得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兰州方面希望通过打造新区这个新的增长极,来实现“中心带动”战略,发挥兰州省会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

  对于兰白一体化,现在虽然还在提,但已经没有实质的推进了。倪国良认为,仍然提兰白一体化是出于政治需要,暂时不见效益,还可以二十年、三十年慢慢推进。

  耐人寻味的是,在今年甘肃省两会上,白银市委书记张智全对兰白一体化提出新观点,他希望“积极推进区域合作,着力构建兰州中心城市、兰州新区和白银发展的‘金三角’”。

  实际上,白银市距兰州新区的直线距离比兰州到新区还近,只有40公里左右。而在兰州市关于新区的规划设想中,曾提出兰州市区、秦王川和白银市区正好组成一个三角形的概念。但如何将兰白一体化放到这个“金三角”框架内加以推动,仍需甘肃省级层面进行协调规划。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