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型失衡 陕西等待拐点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2月04日 11:30 经济观察报

  张延龙

  经济年均增长14.3%,在全国位次前移至16位,然而,第三产业比例连年低于40%——几乎是自2002年开始,便一路下降。刚刚当选为陕西省省长的娄勤俭说,“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

  1月27日,时任代省长的娄勤俭在陕西省“两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总结了发展中面临的若干问题,第一条就是,“产业结构不尽合理”。

  陕西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陕西连续7个月工业增速位居全国第一位。而整个“十一五”、“十二五”期间,陕西的经济总量从全国的22位,一步步前移至16位,所谓“拐弯超车”的过程中,第二产业居功至伟,增长靠工业、工业靠能源是陕西官方的认识共识。

  但产业结构失衡也日渐被地方政府、学界重视,在一些报告中,将其定义为“发展型失衡”。

  陕西在等待结构拐点的出现,今年年初,陕西省社科院的报告指出,“在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后,按照经济发展规律,陕西省服务业将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加快发展阶段,蓄势待发”。当地提出,力争用3年的时间,将服务业的比重提升至接近40%的水平。

  增速第一梯队

  总结过去5年的成绩,娄勤俭说,“经济年均增长14.3%,生产总值翻了一番多,提前两年实现‘十一五’目标,在全国的位次前移至第16位。2012年人均GDP达6110美元,是2007年的3倍”。

  去年的党代会上,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乐际提出了“全面建设西部强省”的目标,一位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说,从经济总量来看,陕西已进入全国中游省份,一些人均指标甚至已经排在了前列,“现在应该研究、提出更高的战略目标”。

  此前,当地政府的会议上,就有高层官员提出,“各地各部门从现在起要有向中看、向东看的志气。”

  这一轮增长的动力是什么?陕西省副省长李金柱说,“工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陕西实现争先进位的主要动力。省委、省政府制定了工业强省战略,工业已经成为支撑全省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

  从2007年开始,陕西省政府提出“关中率先发展,陕北跨越发展,陕南突破发展”的总思路,奠定了当地区域战略的主基调。陕西省社科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陕西省西部大开发总思路课题主持人张宝通说,从一段时间内的结果看,依靠能源化工产业的推动,只有陕北实现了真正的“跨越”。

  目前,能源化工已经取代装备制造业,成为陕西的“首位产业”,2006年前后,围绕着中国是否进入重化工业时代,曾掀起广泛争论,争议的核心是,重化工业是否是中国工业化道路的必经阶段?

  张宝通说,陕西省的选择体现了实事求是的理念,跨越和突破靠的就是陕北的煤炭、石油和陕南的矿产。

  陕西省社科院的报告也称,“自然资源要素在陕西经济增长中具有不可替代性,即陕西经济增长存在自然约束,以能源消耗为主的第二产业是陕西经济的支柱产业。”

  发展型失衡

  陕西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省实现生产总值14451.18亿元,比上年增长12.9%。

  2012年年初,陕西才宣称首次进入“万亿俱乐部”,陕西省统计局副局长张晓光预测说,近几年陕西每年的GDP增量都在2000亿左右,以此计算,只需三年,陕西就有望接近或超过2万亿GDP。

  但在高增速背后,经济结构不平衡的问题也越来越被当地重视,2012年的数据显示,陕西第二产业8075.42亿元,增长14.9%;第三产业5005.6亿元,增长11.5%。第三产业的增速不仅低于第二产业,也低于全省经济增速。

  陕西省商务厅商业改革处的一份报告称,当地正面临“结构性失衡”的问题。

  数据显示,“十五”期间,陕西省第三产业增加值在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一直固守在接近40%的水平上下波动,运行相对平稳,但进入“十一五”后,“比重略有下降,而且整体增长幅度并不显著,基本上总是慢于同期的全省经济增长速度。”“按照国际上的研究成果,随着GDP的增长,三次产业的结构会发生变化,大体上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时,第三产业在经济结构中所占比重应该达到40%以上。”陕西省发改委的报告称。

  但实际情况是,陕西在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后,第三产业所占的比例一直低于40%,而且连年下降,到目前,已经从2002年的41%下降至2012年的34%左右。

  西安朝华管理学院院长单元庄说,三产比例“下降”问题的出现,是由于连续几年三产增长低于总体经济的增长,因而使得三产在GDP 中所占比重出现“下降”势头。

  简而言之,陕西的结构问题,是因为工业增长过快——工业高于第三产业,重工业又高于轻工业,“长期以来重工业优先发展的政策导向和投资倾向,使得陕西重工业发展不断加快,这种重型化工业发展结构主体表现,一是重工业增速高于轻工业,二是重点行业能动作用凸现。”单元庄说,这种重型化工业发展结构往往容易导致三大产业之间的“结构型失衡”。“关键在于这种‘失衡’是不是有问题。”张宝通说,陕西发展重化工业是基于省情、从实际出发的选择,也是国家能源战略的一部分——重工业走得太快,第三产业的速度就相对慢了,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和过程。

  一个极端的案例是,在陕北,由于能源化工快速增长,增加值与增长比例大大超过一、三产业,导致三产绝对值继续增长前提下的现行比例连续几年出现下降势头,使得陕北第三产业快速降至20%以下。

  单元庄说,这是一种“发展型失衡”,三产比例虽偏离基准,但这种“失衡”具有暂时性、过渡性,并未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构性滞障”因素,国家或地区社会总体经济依旧呈现良性快速持续发展态势。

  陕西省商务厅的报告也称,就总体发展态势分析,近年陕西三产比例下降或“结构性失衡”并未构成对总体经济发展制约,属于过渡型“发展型失衡”。

  等待拐点

  陕西希望用3年左右的时间,将第三产业在经济总量中的比例提高到接近40%的水平。娄勤俭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2013年要“从金融、财税和用地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

  其中,主要工作包括“搞好西安国家现代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积极建设重点物流园区,大力发展电子商务等新型业态”、“加快建设西部金融中心,壮大地方金融实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切实服务实体经济”等。

  2012年年底,陕西召开“加快提升现代服务业发展水平专题会议”,规格引人注目,赵正永、娄勤俭均出席了会议,不久后,当地出台《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要求各级政府、部门“下功夫、出实招”,全力推动服务业加快发展,力争到2015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全省生产总值比重较2011年提高4个百分点。《意见》称,陕西服务业存在“整体实力不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偏低、市场化和现代化程度不高、统计监测等基础性工作滞后等突出问题”。

  赵正永此前在一次内部工作会议上说,“按照经济发展规律和国际产业发展趋势,我们已经到了必须进一步加快服务业发展的阶段,如果不能抓住这个阶段加快发展,不但会造成服务业发展继续滞后,还将影响到整个工业化进程,包括城镇化的发展步伐,进而影响到现代化进程。”

  张宝通说,陕西的服务业在经济总量中的比例虽然不高,但做出的社会贡献是数字不能体现的,“陕西的情况是服务业的水平、层次比较低,但无论是吸纳就业,还是解决消费问题,主要开始依靠这些传统的小服务业”。

  数据则显示,1978年-2007年,陕西增加就业人口968万,其中服务业增加就业人口582万,占全部新增就业人数的60%。《意见》对科技信息服务业、交通物流业、金融服务业八大产业提出了分类支持政策,不过,张宝通说,地方政府往往喜欢支持这类信息服务业、金融、电信服务业,“喊得多”,但对于真正解决就业、消费问题的传统服务业,存在一些轻视成分。

  他说,这关系到地方政府在作产业决策时,到底是“科学发展观”,还是“发展科学观”——陕西有科教资源禀赋的优势,所以很多领导的想法,往往是“以科教为本”,而非以人为本,片面强调支持这类产业,对传统的小服务业重视不够。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