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区是破局之策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3月11日 10:33 经济观察报

 

 

 

 

 

 

 

 

  张延龙

  陕西一直希望西咸新区成为中国众多新区中标志性的区域,形成与上海浦东、天津滨海、重庆两江东西南北呼应的格局——西咸新区作为国内唯一一个由省级政府主导、并横跨两个行政区的新区,其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体制性难题、发展模式的探索,需要通过中央政府的正名、承认来予以理顺,进而打造“大西安”。

  陕西西咸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王军说,从战略任务上讲,西咸新区的探索将集中于两个主题词,“一个是城市形态,探索发展组团式的现代田园城市,摆脱过去‘摊大饼’式的无边界城市格局,另一个是以社会建设统领城市建设,把城镇化作为社会进步来研究城市”。

  应运而生、破局之策

  经济观察报:发展西咸新区,对于陕西和西北地区的意义是什么?

  王军:西咸新区它是应运而生,是陕西科学发展的破局之策。《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的核心理念,是“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在西北地区,西安的城市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但过去出于各种原因,西安的城市规模偏小,产业带动作用有限,难以发挥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所以西咸新区应时而生,承担了“大西安”建设以及带动关中城市群、引领西北地区的历史使命。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讲它是“应运而生、破局之策”?

  王军:在“十一五”期间至“十二五”开局,陕西经济发展每年以百分之十几的速度增长,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在各省份GDP排名中连续进位。但是,陕西的经济发展也遇到了一些潜在的问题,陕西是资源大省,省情也比较复杂,要进一步科学发展,调整经济结构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破局,破的就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困局,利用陕西目前资源开发较好,财政状况比较理想和经济发展速度比较快的有利时期,果断地进行经济转型,这对于陕西来讲是科学发展、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调整结构对陕西来讲,第一个是产业结构,第二产业特别是资源开发比重较大,这是我们的优势,但同时制造业、服务业相对较弱;第二个是所有制结构,民营企业发展较慢,外向型经济薄弱,经济活力不强;第三,城乡结构上,城乡二元化矛盾比较突出。

  西咸新区将搭建两个平台,即积极推进城镇化的平台和承接新一轮产业转移的平台,抓住全球化的机遇和产业升级换代的机遇,推进陕西经济结构的调整,同时推进新型城镇化。对陕西而言,西咸新区是“十二五”新的经济增长点,是“十三五”发展的重要基础。

  探索:两个关键词

  经济观察报:具体来说,西咸新区将在哪些方面进行探索和实践?

  王军:从战略任务上讲,西咸新区的探索将集中于两个主题词,一个是城市形态,探索发展组团式的现代田园城市,摆脱过去“摊大饼”式的无边界城市格局;另一个是以社会建设引领城市建设,把城镇化作为社会进步的一部分来研究城市。

  比如在新的城市形态的规划、设计上,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还有一些目前则是想法、概念,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研、科学论证工作。

  经济观察报:现代田园城市听起来是一个非常让人向往的词,西咸新区对此目前做了哪些工作?对未来是怎样设想的?

  王军:“现代田园城市”的名字经常会被人误认为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其实并不是这个含义。这个名字简单地说,就是城市高度集中,腾出来土地农田,既作为农业产业的载体,同时是这个城市的生态环境补偿区,解决城市之间的隔离问题,不要把城市连到一块作为一个大城市。

  我们从规划理念入手,首先要停止摊大饼,城市要有明确的边界。西咸新区提出来的建设现代田园城市,实际上就是“核心板块”、“田园城区”加“优美小镇”,在此基础上形成一个完整的市镇体系。

  在8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里,我们规划了沣东、沣西、秦汉、空港、泾河五个新城,形成组团发展的城市格局。用了一年时间,拉开了城市的骨架,基本形成五个组团的框架,局部显现城市形象,五个板块的框架加快对接主城的公路、轨道交通建设,渭河、泾河、沣河治理基本完成,产业园区开始运营。

  我们希望西咸新区形成一个“开敞的田园、紧凑的城市”的大开大合空间布局。要把这种市镇体系法律化,20-50平方公里的这样的城市星罗棋布,各自有各自的边界。这样的话就能辐射农村,农业能成为城市产业,成为复合产业,使带动农村发展成为可能。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最大的改革是开始鼓励城市资本进入农业,而过去只允许农村资本流入城市,不准商业资本流入农村,所以农业上不去。我们在这方面的理论探索、对城市形态的设计,应该说是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经济观察报:怎样带动农村?

  王军:主要是有两方面预期:第一是法律规定城市有边界,周边就是农田,且是法律规定的农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在这种预期下,农民或者其他社会资本就会对农田进行长期投资;第二是点状分布城市对复合农业的需求增加,即传统农业与休闲、教育、文化、科技、加工业、现代服务业高度结合,极大提高农业比较效益,使之成为城市产业的一部分。

  现在很多地方都发展休闲农业,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因为城市太大、距离太远了,很多人出一趟城市的时间,比出一趟差还久。而点状布局的市镇体系使之成为可能,假日农业、休闲农业兴起,新的产业和业态就起来了,把城市的高消费引入农村,实现了城市的资金流和消费流向农村正向流动的一种模式。

  将来我们要实现农民依然拥有土地,但可以进城就业。什么叫城乡一体化?第一就是社会管理一体化,管理的是社区,农民成为一种职业,而不是一种身份,一部分农民经过组织起来成为职业农民或小庄园主。你可以住在城市或者镇上,也可以在城市工作,但是不排除在农村还有二亩农地,如同城里人有个门面,可以自己经营,也可以出租,通过新型农合组织的方法解决土地流转问题。

  经济观察报:这又涉及到你讲的第二个关键词,以社会建设来统领城市建设。

  王军:我们的基本思路是以社会建设统领城市建设,而不是以产业带动城市,应以就业带动城市,城市是有机的,有生命的,不是规划师拿图纸画出来的,市民社会是城市的核心,然后围绕这个产生商业、就业、交通等一系列的东西。

  接下来我们将重点解决几个问题:城乡建设与管理一体化;农民带着劳动力和土地两个资本进城;近郊农业成为城市产业并提高比较效益,农民成为职业而非身份;城市产业以就业为引领。核心问题就是农民怎么转、农业怎么转,怎么样让农民带着土地和劳动力两个生产要素,实现社会服务均等。

  总体上讲,以田园城市这种理念、以组团城市这种形式,有可能使农民可以保留他的农田,他的农田就像城市人可以在你家的楼下买一个铺面,生产资料,可以自己经营,也可以出租经营,农业作为城市功能的一部分,作为生态环境,同时也是城市休闲娱乐供应区、旅游供应区,而不是城市的一个蔬菜供应区、粮食供应区存在。

  经济观察报:这种新的城市形态、城市发展方式,可能需要一种新的社会管理方式,对此你有没有一些具体想法?

  王军:这个问题我们也在研究、琢磨,大概思路是,我们可能需要把一些农村社会管理的方法放大到城镇。

  比如说,组建镇级市,5万人、10万人的城镇,就给予它市的管辖权,把许多事权向这个镇级市下放,主要是社会管理和社区自治。我们希望搞这样的镇级市试点,给予其社区自治的权力,把社会管理上农村一些相对成熟的做法,进一步研究、放大。

  这个问题上我们内部也有些分歧,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论证,我是主张新区新办法,探索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管理制度,把农村社区自治的合理部分科学论证、放大,推广到城市城镇社区,这样地方党委永远不会走到群众的对立面。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