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临港“智造城”:三年投资1000亿(图)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4月19日 10:24 证券时报
上海临港“智造城”:三年投资1000亿(图)
翟超 张常春/制图

  东京与横滨的关系,或许可以看做未来上海市中心区与临港新城发展的模板:两个地区紧密关联,但在产业结构上又互相错位。

  证券时报记者 张昊昱 蒋晔

  上海陆域去往东南方向的尽头,有一块内邻杭州湾、外眺东海的所在,这就是临港。曾经,这里是沉寂的荒滩海涂,“潮来一片汪洋,潮退一片芦苇”是它的写照;现在,滴水湖如鱼目般嵌于其间,雄踞东海之滨的临港正力争成为上海制造的新名片。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走进临港,探访在优惠政策背景下,临港面对的机遇和挑战,如何加快实现制造业转型升级。

  临港地区由主城区、重装备产业区、物流园区、主产业区、综合区5个功能区域组成,依托洋山国际深水港、浦东国际航空港的区位优势,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核心功能区。根据上海市政府规划,到2020年,临港地区要基本建成高端制造要素高度集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高效联动的“智造城”,基本建成宜业宜居、产城融合的滨海新城。

  临港管委会综合计划办主任汤文侃表示,东京与横滨的关系,或许可以看做未来上海市中心区与临港新城发展的模板:两个地区紧密关联,但在产业结构上又互相错位。在上海市对临港地区中长期规划中明确,保留将来临港进一步体制调整的空间。

  上海市在临港地区“建立特别机制和实现特殊政策”(“双特”政策)的三十条细则于今年2月底公布,三年1000亿元固定资产投资计划也已初步排定,临港正致力于成为研发创新能力强、高端制造业集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引领区。

  政策高地 成本洼地

  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肖林认为,临港地区的开发在上海市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从长远看,是上海实现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战略空间。去年9月,上海市委、市政府正式发布《关于在临港地区建立特别机制和实行特殊政策的意见》。“双特”政策的出台,为临港加快集聚高端制造业、集聚创新创业人才、强化产城融合提供重要支撑和保障。

  临港到底“特”在哪里?汤文侃坦言,若在全国范围内比较政策的优惠性,临港的双特政策或许比不过一些地、县一级的开发区,但是处在上海这么一个寸土寸金的国际化大都市,临港双特政策在包括产业发展扶持、土地政策、体制机制、人才奖励等方面的巨大倾斜力度,可谓独此一家。

  为细化临港双特政策,临港管委会今年又制定了三十条实施细则,简称“临港三十条”。有评论认为,临港三十条初看朴实无华,实际上条条是干货。比如第一条关于建立每年10亿元的产业专项发展资金,这是由临港管委会安排的5亿元和上海市级财政补贴的5亿元组成。

  可别小看上海市级补贴的5亿元。要知道,上海市级每年的产业专项发展基金是50亿元,而上海去年的工业产值在3.3万亿左右。临港地区以600亿工业产值、占上海市2%的体量,享受了高达10%的产业补贴额度。

  对于企业家来说,临港吸引他们的另一大优势在于土地成本。发展产业,土地是绕不开的问题。临港由滩涂造成,土地成本比上海其他地方低很多,又少去动迁费用和农田占补费等各项费用,较低的土地成本,使临港打造“产业高地、成本洼地”成为可能。

  财税政策上,临港也享受“特别待遇”。据临港管委会组织人事办公室副主任虞尧介绍,在临港315平方公里产生的地方财政税收,除上缴国家和上海市的之外,区级财税全留给临港。同时,从2013年开始,上海市把市得税收的部分以2011年为基数,超出该基数,再返还一半给临港,使临港真正有了财权。

  打造高端制造业基地

  如何抓住自身优势,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成为决定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命题。

  上海市市委书记韩正曾指出,临港开发建设关键是转型。要牢牢坚持产业开发、基础设施、城镇建设、生态环境、产城融合“五位一体”的方针。经过近10年的发展,临港作为新型装备制造业基地已经初具成型,包括中国船舶、上汽集团、上海电气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已经在临港“落户”。

  上汽集团自主品牌荣威于2008年9月在临港基地落成投产,项目总投资29.06亿元,初期规划产能15万辆/年。总占地面积120.71万平方米,一期占地面积67.8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1.26万平方米,包括冲压、车身、油漆、总装、发动机车间。从2008年第一辆荣威550成功下线,到2012年5月第30万辆整车下线,规模逐年递增。

  上汽方面认为,临港新城聚集了先进制造的代表企业,对产业进入有严格限制,已经成为大型自主品牌集中的先进生产制造基地。据了解,临港基地与仪征基地、南京基地一起成为上汽自主品牌国内三大生产基地。

  上海电气在临港布局了9个项目企业,涉及船用曲轴、核发电装备、燃气轮机等,公司大力推进核电制造基地建设,在临港建设集约化的核电设备制造基地,形成了国内最为完整的压水堆核电站主设备制造能力,建立了比较完善的核电质保体系,临港基地成为全球规模最大、业务最集中、能力最完整的先进的核电主设备制造基地。

  据了解,作为进入临港最早的大型国有企业,目前中国船舶在临港投资了三家企业,分别是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海洋工程及高技术船舶配套项目、中船柴油机配套产业园项目和上海中船三井造船柴油机有限公司。其中以中船三井最为突出,已完成一期工程建设和二期工程第一阶段建设,投资16.8亿元,形成200万马力以上船用大功率低速柴油机的产能。

  中船三井董秘张龙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临港的各方条件符合公司的发展需求,未来若有投资意向将首选临港。

  目前,临港已经成为六大装备产业的生产基地,包括新能源装备产业、汽车产业、船用关键件产业、工程机械产业、海洋工程产业和民用航空产业。

  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是临港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的产业集群,根据产业发展方向和环境承载能力,临港产业区已经聚集了申能燃气、三一精密机床、映瑞光电LED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

  未来三年投资1000亿

  据临港地区管委会党组书记、浦东新区副区长朱嘉骏介绍,临港未来3年将争取实现1000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平均每年300多亿,几乎达到了临港发展10年才获得的投资强度,这对临港管委会不得不说是个巨大挑战。此前10年,临港完成了1200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平均一年120亿。

  不过,尚待开发的108平方公里主产业区和41平方公里综合区,增厚了临港未来发展的底气。上海金桥开发区以27平方公里,去年实现产值3000亿,临港坐拥近150平方公里的土地储备和“双特”政策的种种优惠,未来发展值得期许。

  需要承认的是,今天的临港对一些特定产业的深度扶持政策还是空白,这或许是未来需要各方继续推进的方向。朱嘉骏表示,下阶段,针对临港三十条的每一条政策,临港地区管委会还将编制操作细则,使“双特”政策真正落地,更具操作性。汤文侃则认为,今天的临港更多的是一种体制机制上的理顺,给这个地方放权,给足够空间;但是未来,需要锁定几个产业,然后真正结合产业的实际特点发展。只要明确战略定位,充分贯彻落实双特政策,相信实现临港建设的美好愿景指日可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