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黎阳:我们在源头“解救”重金属污染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9月28日 16:15 消费日报网

  前不久,笔者接到采访任务,要采访鑫联环保董事长马黎阳。兴高采烈接下任务,立即坐定,打算在现代搜索引擎上先一睹这家早已在笔者心中烙下“世界领先企业”标签的鑫联环保,以及这位善于资本运作,五年便带领一家技术型公司直奔IPO的清华高材生马黎阳。结果是,更加期待。

  重疾如何能返?源头“解救”重金属污染

  近期,中国固废网将目光聚焦环境“重疾”之一的重金属污染,这一污染的头号“制造者”是产量占据世界半壁江山的冶金工业。

  传统的冶金工业由于每年的产量很高,相应的环保配套设施和技术却相对落后,因此,其产生的污染体量不容小觑。根据官网数据显示,每年我国冶金所产生的含重金属的固危废高达5000万吨,而历史存量已经超7亿吨。与此同时,从治理层面来看,由于此类固危废一般成分相对复杂、处理难度大,而目前我国的固危废处理能力还尚处在起步阶段,能力不足造成治理市场缺口巨大,大量含重金属的废渣、废泥、废灰等尚未得到更经济高效的处置,或简单填埋,或堆放,或者再次流入试产个,环境隐患日益凸显。另外,长期以来的监管缺失,历史欠账的日积月累,都进一步催生了近年来这一污染的高发态势。

  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深水区,在供给侧改革和环境保护两大战线上推进迅速,作为我国支柱性产业的冶金工业,其绿色发展也备受重视,而其身后的重金属固危废污染问题,像一颗“毒瘤”,亟待拔除,一条更合理的道路正在建立。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傅涛曾这样描述过未来生态时代下的企业形态:“在生态文明生态体系之下,资源将在产业链中循环流转,在一个环节利用结束后都会有下一个环节来承接,企业的最高境界是把自然的资源链接起来,成为入口。”这一形态与鑫联环保十分吻合。

  鑫联环保,是一家成立于2000年的高新技术企业,它开创了以资源化利用方式从源头消除重金属污染的产业发展路径,创造了一条能够“少依靠政府补贴,实现重金属资源化利用”的“鑫联模式”,这是目前我国除填埋、焚烧等传统固危废处理方式外,解决重金属固危废难题看似更复杂实则最具价值的路径之一。近年来,对接资本后的鑫联环保奔跑的速度惊人,这也从市场证明了这一路径的可行性。而它是如何成为“中国含重金属冶金固危废资源化利用领域的技术先导和产业龙头”,又是如何跻身国际领先水平?笔者也想一探究竟。

  行走17年,鑫联环保早已头顶一片天

  比传统环保企业拥有多一层的价值

  在鑫联环保位于北京西直门的办公室里静候,马黎阳匆匆赶来,白衬衫配西裤,简洁大方,只是和想象中不一样的是,善于资本运作的他,身上却没有几分商务气质,更多的还是清华理工男生的那股清爽与平易近人。

  坐定后,他便开始娓娓讲述鑫联环保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而这也正是他希望让更多圈外人明白的事,“鑫联环保拥有和传统环保企业不同的价值”,他讲述的口吻笃定而自信。“我们的主线是在源头实现与潜在污染源的无缝对接,从而在污染尚未形成的时候进行重金属的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减量化,和最终保护了环境,这都是资源化的增值价值,所以,我们既是环保企业,也是循环经济企业。”

  鑫联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00年,创始人是我国著名的稀贵金属专家王树楷教授,这家公司可以通过核心技术“火法富集—湿法分离多段耦合集成处理技术”,对冶金、化工等行业产生的含重金属废物进行清洁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尾渣则全部用于制造环保建材,并通过余热发电等手段实现进一步的节能与清洁利用,消除环境污染,创造经济效益与环保效益。更重要的是,整个过程能实现零排水、零排渣,真正做到了“吃干榨尽”。

  目前,鑫联环保以云南、江西、河北三个大型综合处理中心为枢纽,已经在全国建成近二十座火法处理基地,业务网络覆盖京津冀、中西部、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每年清洁利用各种含重金属固废超过200万吨。

  从0到1不易,从负到正更难

  “不创造正价值的资源化利用,其实是伪命题”。对于一家资源利用型企业而言,实现盈利似乎比普通企业来得更艰难些,马黎阳解释道,“从0到1本来就不容易,何况‘变废为宝’”还是一件从负到正的事。”但是,鑫联环保确实做到了。“我们目前不需要政府的补贴,完全可以实现自负盈亏”,马黎阳对这一点非常自豪,而能有这一自豪,源自王树楷教授多年在技术上奠定的扎实基础。

  马黎阳介绍,含重金属固废资源化技术分为“火法富集”和“湿法分离”两个处理步骤,而整个链条的关键价值在后者,在湿法流程中以成熟、稳定的工业化技术对含重金属废物进行“脱氯除杂”是世界性难题。“脱氯除杂是非常复杂的工艺,一点点参数的不同,都有可能改变运行效果,这需要大量技术创新和经验积累”。这便是这项技术的核心竞争力。

  2005年,鑫联环保第一代含重金属固废资源化利用技术研发成功,实现了产业化规模生产。此后,鑫联环保便步入了技术不断升级创新的轨道,2014年,处理含重金属固(危)废量达到100万吨,确立了全球钢铁烟尘规模领先的地位,目前,第七代核心技术已投入应用,整体工艺大幅优化。时至今日,这项技术已经成熟稳定运行十几年。

  硬币两面看,从去年失败的美国Horsehead项目其实也可窥见这一技术创造正价值的关键。马黎阳介绍,2011年开始,Horsehead投入5.75亿美元在北卡罗来纳州的Mooresboro建设湿法提取锌锭工厂,因脱杂技术不过关,始终只能开到产能的27%左右,陷入巨额亏损,最终导致Horsehead 整体于2016年2月破产。“鑫联环保通过复制现有的成熟处理技术,完全可以救活Mooresboro工厂及Horsehead”,马黎阳表示,过硬的技术和经验已经让鑫联环保步入了良性循环。

  市场加速释放 蕴藏太多可能

  近年来,随着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入和环保政策的密集出台,重金属资源化利用市场也迎来了广阔天地。马黎阳表示,“未来大有可为”。而这大有可为的战略分为国内和国际两条线。

  马黎阳透露,由于国外重金属固危废资源化利用起步比较晚,而且在技术上也尚未成熟,而随着国外政府补贴乏力带来的市场加速释放,给鑫联环保这样拥有自主核心竞争力的技术型企业创造了很大的成长空间。

  马黎阳介绍,目前公司在美国和秘鲁都有项目在洽谈。据了解,秘鲁OMC拉奥罗亚冶炼厂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多种有色金属冶炼厂之一。秘鲁政府将拉奥罗亚列入了环境整治的名单之中,秘鲁总统库琴斯基先后三次亲自与马黎阳会见磋商,商讨引进鑫联环保在处理重金属固废领域的核心技术与成熟业务模式,将污染严重的拉奥罗亚传统冶炼厂改造成为以处理冶炼废渣为主的绿色工厂。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我们目前都将采取轻资产的方式进入,我们出技术和运营维护,投建由合作方来完成。未来,如果IPO走得顺畅,取得资本市场更大的信任后,我们还会有更大的可能。”马黎阳补充道。

  彩云之南的相遇,涓滴细流终于汇成河

  如今声名远播的鑫联环保,本部就坐落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一个县级市,名称“个旧”,这是一座以生产锡、铅、 锌、铜等多种有色金属为主的冶金工业城市,这里也正是马黎阳的家乡。

  1991年,马黎阳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1998年,拿下工学和管理学双学士学位、管理学硕士学位从清华大学毕业。毕业后,马黎阳就职于联想集团,用三年时间成长为笔记本事业部副总经理。而后凭借在IT行业营销领域的业绩和经验,先后出任富士施乐(中国)有限公司打印机中国区产品总监、NEC 信息系统(中国)有限公司笔记本电脑中国区总经理。2008年,出任立思辰副总经理,2009年9月17日,立思辰通过创业板IPO申请,成为中国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

  开了挂的人生正在上演,而此时,他与鑫联环保的缘分也已打下伏笔。

  “2010年春节,我从北京回云南个旧老家过年,当时红河锌联的老厂长王树楷教授找到我,向我介绍含重金属固废处置利用的技术和项目,咨询资本运营的事情。” 就此,马黎阳与鑫联环保结缘,随后,身兼王树楷教授的殷切希望和一番雄心抱负的他正式入主鑫联。

  “我接手鑫联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家成熟的技术型公司,前景广阔,而嫁接资本,可以让王树楷先生苦心经营的技术得到更快的复制,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加入鑫联后,马黎阳便开始加紧公司的发展战略和资本运营,并很快帮助公司引进了第一个战略投资者——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而除了抓紧对接资本外,对于一家拥有超强技术的公司,如何突破商业模式限制,也成了马黎阳颇为上心的一件事。他在募集到资金后做的第一个尝试,便是设立生产基地。

  2011年5月,鑫联环保在个旧鸡街泗水庄投资5亿多元,新建固废物炼铁烟尘资源化综合利用工程项目。每年可无害处理云南地区生产的高炉炼铁烟尘11万吨,并处理其在全国范围利用各大钢厂炼铁烟尘生产的次氧化锌粉8万吨,合计相当于年处理炼铁烟尘约80万吨,是世界单体最大的钢铁烟尘处理工厂。2013年,个旧泗水庄新区正式投产。

  除此之外,鑫联环保还与大型钢铁厂等产废企业建立合资的资源利用火法工厂,鑫联环保提供技术并负责运营,由该火法工厂处理该钢铁厂所产生的烟尘,并将火法处理所得的次氧化锌粉交给鑫联进行后续湿法处理以回收金属。通过结成合资关系,实现资源的长期稳定占有。目前鑫联环保已与邯郸钢铁、昆明钢铁等成立了合资公司。

  近两年,在马黎阳的带领下,鑫联环保的商业模式又进一步扩展到合同环境服务模式(CES),由鑫联环保出资建设并负责运行钢铁烟尘的减排回收装置。此模式对钢铁厂来说,无须出资或承担风险,即可获得高含铁烟尘就地回用的经济效益;对鑫联环保来说,则低成本长期锁定原料供应;对社会与环境来说,则实现了将钢铁烟尘“源头减排”50%以上,对京津冀等钢铁主产区的重金属污染治理、雾霾治理具有重要的价值。

  8月11日,鑫联环保与唐山德龙钢铁就钢铁烟尘处理项目正式签署“合同环境服务协议(CES)”。该项目将由鑫联环保全部出资,负责对唐山德龙钢铁高炉瓦斯灰进行处置,从源头无缝对接潜在污染主体,实现源头减排。

  市场空间越来越大,得到资本的信任越来越多,未来拥有越来越都可能,只是“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了”,谈及未来,马黎阳既有感激,也不无感叹,感激如今的鑫联环保在小步快跑中还算平稳,感叹的是,压力变得越来越大。但即便如此,对鑫联环保的未来他依然充满希望,正如他在采访中所说的那样,“大有可为,势必要为”。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