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质疑越要证明自己 专访90后CEO张鹏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10月10日 14:35 中国网

  年轻不是拖延的借口,年轻是勇赴征程的理由,年轻是义无反顾的勇气。提到他,有人会说自古英雄出少年,看到他的奖章,会不禁感叹天生我材必有用,直到和他交谈,便深信不疑江山代有才人出。

  9月30日,在2017(第四届)中国品牌影响力评价成果发布会结束后的半个月,我们见到了这位九零后CEO——张鹏。半个月前,他的北京之行从人民大会堂开始,为他的硕利链付宝(武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他本人带回了三大奖项:2017中国品牌影响力创新典范奖、2017中国最具投资发展力创业平台奖、2017中国品牌影响力(区块链科技行业)十大创新企业家。而即将在十月十五日上线的,硕利科技旗下的APP任务帮目前估值更是已经逾30亿元。

  收集着关于他厚厚的一叠资料,像往常每次采访前一样做着功课,看着他的履历、种种头衔、不计其数的奖章,实在很难和94年生人这样一个年龄相结合,终于我们和他的助理敲定了本次采访时间,而地点就选在了他位于汉街国际总部E座的办公室。

张鹏

  关于人民大会堂之行

  问:刚从北京回来不久,这次的人民大会堂之行有什么感想吗?

  答:我是代表硕利科技去的,无论对于公司还是我个人,我都觉得这仅仅是个开始。硕利刚成立不久,品牌影响力还有限,这次获奖更多的我觉得是鞭策和警醒,我们还任重道远,希望它能成为一个中国品牌文化的代表走上世界级的舞台。 当然,人民大会堂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意义还是不一样的,小时候常在电视里见到,觉得那只属于政要领导人的,属于对国家有卓越贡献的人,没敢想过。但是,既然国家政府愿意给我们年轻的创业人一个机会去交流、学习,去畅谈社会发展和企业未来方向,有了这样的认可,我觉得我更感想、更感做了。

张鹏

  关于90后CEO

  问:带着90后CEO头衔,年龄会成为你的困扰项吗?

  答:虽然我是90后的年龄,但是我长了一副80年代的脸(哈哈)。确实会有质疑,但是我觉得越质疑,越要证明给人家看,我的性格是越挫越勇。很多人都觉得年轻人做不成事情,很多人轻视我们的年轻,但这已经是属于我们的时代,现在推动中国经济的重担,肯定已经落在我们九零后的身上,不能再去依靠60后、70后,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此时,作为90后的创业者和大学生,我们要做的,只应该是在质疑声中脱颖而出。

  关于创业

  问:大一就开始创业,是受到什么触动吗?

  答:创业的想法高三就有了,那时候写了很厚一本关于农业的商业计划书,但是当时无论眼界还是学识都不足够支撑梦想,不过创业的想法已经萌芽了。还有一个很关键的是,进入大学前性格很内敛,从我们小县城初入大学还有一些自卑感,我主动的寻求转变,锻炼口才、提升表达能力、摆脱自卑感,甚至就在操场上大声的读《羊皮卷》,性格里就有这种不服输的劲儿,这也间接触发了我创业的想法,不希望碌碌无为的度过我的大学时光。

  问:第一创业项目是卖包子,难吗?

  答:什么事情想坚持,都不容易。那时候每天凌晨3点起床,不管是生病也好,刮风下雨也好,雷打不动,这样坚持了一年。我现在都清楚的记得前八天做的包子完全卖不出去,每天都有人劝我放弃,直到第九天才开始有转变,到后来供不应求,还给周围的学校供应。现在回想更多的是感恩,倒不是纠结苦不苦难不难,我们要求必须住宿舍,每天凌晨都是翻窗子出去,学校的课也有耽误,要不是舍友理解,和当时的一位院里老师的力保可能学位就保不住了,感恩这一路给予帮助的人。

  问:已经有了很好的创业基础,为什么离开延安,回到武汉?

  答:在延安学校里开始我的创业梦,后来觉得不满足去到了省会西安,但总觉得有局限性,始终更像是个小商贩式的模式,希望能做成一个企业,所以毅然决然的要回到武汉。当时就已经有了任务帮的一个初步构想,离开延安不是告别也不是重新开始,我觉得是继续,给自己寻找更多可能性的机会。

  关于“任务帮”

  问:刚刚也提到了任务帮,它的创建受到什么样的启发?

  答:如果说任务帮的雏形,还是要归功于校园创业的经历。当时我们做了一个校园app——“青年行校园e站通”,主要功能是送快递、拿外卖,这个过程给了我很多启发,我觉得它不应该只是设定在校园局限的功能里。那时候老在外跑,有时路过天桥,看见一排民工依次排开,衣服上似乎总布满灰尘,看上去都是愁容满面,原本就布满皱纹的脸上,被阳光曝晒得黝黑,使得一道道沟壑愈发明显,每个人前面都立个牌子,标示着自己的工种,一旦有招工的人来,都被团团围住,都争相推荐自己。没被选中的一定是多数,那种失落看得让人揪心,但是又分明知道这个城市每时每刻他们都可以派上用场,供需时间始终有时间差。我想这应该就是“任务帮”最初创建的启发和必要性吧。

  问:希望把“任务帮”打造成怎样的APP,给它怎样的定位?

  答:我希望“任务帮”是有温度的。“任务帮”这样一个平台能把社会中闲散资源充分结合、利用,承担解决部分就业岗位的责任,像我们刚刚说到的有专业技能的人,能够利用平台发挥一技之长,凭借一己之力养活自己和家庭,能在不风吹日晒的情况下,有一个能集合全社会大量工作机会的平台提供给他们;应该有“任务帮”这样一个平台,为大家口号式的“你帮我,我帮你”提供可实践的机会;应当有“任务帮”, 能够充分挖掘人的真善美,让每个人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温度,并且传递这份本来就应该在人与人之间存在的信任和爱。

  问:对任务帮有怎样的期待,目标设定是什么?

  答:“任务帮”上市是我的目标,我对“任务帮”最大期待就是它能实现它的社会价值。是它能切实的服务大众、净化社会环境,形成互帮互助的社会风潮,当任何人面对困难不再孤立无援,并且是24小时随时待命,最终它能够成为大众信赖的,敢于把困难托付给它解决,能实现分担别人重担、分享每个人身边资源的APP。会有人讨论它的经济价值,如果实现它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就水到渠成。在这个“共享经济”的趋势下,多数的模式还是一种租赁关系,在不断的做增量,真正的共享平台并没有出现,所以需要“任务帮”,充分调动“人力、仁心”在共享经济原本就应该扮演的重要角色,让不同圈层的人都能分享到“任务帮”带来的红利,共享每个人具备的专业技能和价值,打破人与人之间不信任的僵局,这样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共享。

张鹏

  关于创业的建议

  问:创业热潮下,给青年人创业建议有哪些?

  答:两个不轻易,不轻易选择创业,一旦选择,就不轻易放弃。创业99%的人会失败,但总有1%的人会成功,首先意志上要成为这1%的人,才可能成为这1%成功的人。有人担心没高学历背景、没有人脉,这都是错误观点。我张鹏就是一个农村娃,甚至交不起学费、吃不上饭,最初这些条件我都不具备,而这本身也都不是天生赋予的,这些条件都是你在创业奋斗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在过程中有了你的团队、有了信任的合伙人,这些条件既不会是创业失败的理由,也不会成为成功的绝对原因。再一个就是专注,有太多可能牵绊住我们注意力的因素,如果不能克制住自己,也就不用怨天尤人了。

  结语:

  眼前的这位CEO是忙碌的,采访的间隙也不得不处理各种文件,因为还有下一个目的地要即刻赶往。如果曾经的90后还被叛逆等负面的标签标记,那么看看如今奔走在梦想道路上每一个他们,是真的把推动中国经济的重则背在身上、行在脚下,他们早早的就把目光投向了世界,把步子踏得坚实而有力。他们也早早的就把对社会底层人们的责任刻在心上,希望互联网科技的福利也给予到最需要的他们。期待即将上线的“任务帮”,期待它的温度真的可以被汇集,被传递,温暖每一个在城市打拼的人,温暖每个被渴望帮助却又无助的瞬间,可以让我们每一座城市的每一个人不再孤零零的存在,或是永远冰冷的擦肩而过。也祝福年纪轻却经历不凡的张鹏先生和他的团队带着所有创业人的梦朝着目标继续顺利前行。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