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金融“京小贷”:一把解开两代创业者资金难题的钥匙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10月11日 17:45 飞象网

  (导语)

  2013年7月的一个傍晚,京东金融副总裁、企业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王琳与一个产品经理在”长谈“6小时后,将脑中的想法写成算法,在三个月后,又将其变成了一套系统, 推出了为“京东自营供应商”里的企业定制的“京保贝”。之后,为自营之外的企业量身定制的“京小贷”、动产融资等企业金融服务也陆续推出,很多从前为融资头疼的老板们开始习惯了“鼠标一点、钱就到账、随借随还”的“逆天服务”,不少企业借此做大做强,金融终于借助科技的力量进入了经济的毛细血管。

  (正文)

  早上太阳还没升高,张磊在位于北京东南五环外亦庄的一个工业园里,已经带领着员工将运到的成箱生鲜搬运到楼里200平米的冷库。冷库外面的走廊里还飘着游丝的鱼腥,墙上挂着几幅鱼虾蟹的巨型标本。几扇磨砂玻璃门后,就是他和员工的办公室。

  创业三年,张磊的“万聚鲜城”就搬家了三次,一般人很难想象,这座不起眼的冷库支撑着一个在十几个电商平台贩售生鲜食品的公司,而且还做到了京东生鲜类目商品POP商家(即第三方卖家)里的前三。

张磊创作的“万聚鲜城”,如今已成为京东生鲜品类门店的翘楚

  如果以这个冷库为起点,在北京地图上向西北画出一条30多公里长的对角线,差不多在89年生的张磊坐到老板椅上点根烟喘口气的同一时间,比他大10岁的孙龙江也已在对角线终点、西北四环边上硅谷电脑城的办公室里开始了工作。

  他创办的“朗通锐联”作为国内某品牌电脑的核心代理经销商,已在中关村打拼了14年,经历了中关村电子卖场整体性的浮沉变迁。公司在两年前刚刚搭上电商平台的快车,在京东3C平台做到了年销售额4亿的盘子。

  生鲜和电脑,两个在十几年前似乎从未可能被人们找到某种关联的“传统”行业,如今在电商和金融科技的双重加持下,反而爆发出来了新的潜力,拓宽了创业者的想象力。

  起点不同,各自焦虑

  2008年还在上大学时,张磊就已经开了第一家网店“倒腾”帆布鞋,上课挂单,下课发货,销量最多时一天可以净赚5000块钱。由于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他对互联网和电商的各种商业模式有着天然的关注度,即便是现在,近10年里互联网的每个“风口”他都张口就能点评一番。

  当张磊在倒腾网店的当儿,创业5年的孙龙江则感受到了京东商城带来的无形压力。2002年大学毕业后,孙龙江去了大学时就很熟悉的中关村,在一家品牌电脑的渠道分销商做起了业务员。15年前,电脑是高利润产品,他所在的公司专做企业、高校和一些政府部门的大宗采购,利润非常可观。

  不过那也是中关村里诚信环境最脆弱的时代,才一年时间,孙龙江的公司连着被骗了几次,亏了几百万,搞得老板心灰意懒,孙龙江也选择了离职创业。他自己出资成立了新的公司,依然按照之前的经验,做品牌代理商,主攻大客户业务,凭借积攒的口碑和客户关系维护,他的事业很快进入快车道。

  2008年像一道分水岭,让孙龙江开始感觉“日子不好过了”,“之前一直稳定合作的客户下单量越来越少,来采购的客户张嘴就用京东的价格来比价,”这让他发起了愁,“因为客户在京东购货的价格,我们想进货都进不来。”

  在孙龙江天天焦虑的几年里,张磊则选择了创业,因为他在一个线下超市的难题里找到了商机:“好的产品和用户人群的时间匹配不太一样:比如进口生鲜,它最好的时间段是早上八九点,但这时,终端消费者如白领,都在上班路上,超市里主要是一些老人抢购打折物品,所以在商超里面,低端的生鲜产品卖得很好,但中高端的卖不动。”

  “于是我就想,消除商品的货架期,电商可以做到。” 像很多在北京打拼的白洋淀人一样,张磊最终把自己的发展方向定在了生鲜。“白洋淀人大部分都在做水产生意,海鲜的品质看一眼就知道好不好。”

  2013年,刚刚结婚的张磊拿着手里仅有的3万块钱,成了北京城数以千计生鲜销售商中的一员。由于本金实在太少,租不起独立的冷库,他跑遍了整个北京城,终于在南中轴路的一家废弃工厂里,用600块钱/月的价格,租了一间巨大冷库中的一个小角落。

  他每天先去批发市场进几样爆款海鲜,放到冷库里,再靠着朋友圈和纸质传单,在亦庄地区居然积攒下几百个熟客。5个月时间里,张磊积累下了13万元的利润,看到即将爆发的O2O和生鲜电商“风口”,他“找了一个办公室,一个冷库,正式开始海鲜电商平台生意”。

  2014年初,张磊在一个居民楼里注册了自己的公司,算上张磊这个老板一共两个人。搭建团队的难度远远超乎预期。 “主要还是资金太紧张,都用来备货,没有钱来租办公室和建团队。”

  钱的问题,钱来解决

  与之前“小打小闹”的5个月相比,“钱”在2014年对张磊来说像一道紧箍咒,北京有着巨大的海鲜消费市场,但不靠近海鲜生产地区,在冷链物流环节和操作环节的成本相当高:“2014年,一个产品的冷链物流成本要占30%以上,那时整个行业都不怎么挣钱。直到2016年,我们把物流成本做到20%左右,才开始盈利。”

  “出来找一个十几万的工作很简单,但是拿着几百万的贷款去跑创业,很容易崩盘。”他想去银行贷款,但发现基本没有可能:“万聚鲜城”作为刚刚成立的小微企业,一无固定资产,二无沉淀资金,企业借款根本不可行;而自己作为“非京籍人士”,名下既无房也无车,个人抵押贷也无法申请。

  让张磊倍感吃紧的2014年,对于孙龙江却有了点时来运转的感觉,这一年年底,京东商城3C部分有限度开放,向线下一些优质企业电话招商。

“朗通锐联”的创立者孙龙江

  经过紧张的筹备,2015年初,“朗通锐联”的金牌店在京东正式上线,用孙龙江的话说:“一发而不可收。”不仅出货量惊人,单品利润也颠覆了孙龙江以前对于网店“量大利薄”的认知。网店开张不足到一个月,店面流水就突破了百万,第二个月流水更是连翻三倍。孙龙江当机立断,决定彻底将公司业务重心转到和京东的合作上去,经过几十封邮件、几十通电话的沟通,他终于赶在“618”之前,上线了京东第一家笔记本专营店。

  网店销量几何级的扩张,让原来一直觉得一年几十万就可以维持公司运转的孙龙江发现玩不转了。动辄数百万的备货量,让公司的账面资金根本难以应付电脑品牌商那边的资金要求,传统线下的“押账”式经营模式,已经远远无法满足网店的业务需要。为了筹集备货资金,孙龙江只能去银行抵押了一套自己的房产做贷款,结果被繁复拖沓的贷款审批流程折磨得几近放弃,流程走完了,钱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张磊和孙龙江都没想到,作为两代以线下实体业务起家、在行业上八杆子打不着的北京外来创业者,他们居然都靠金融科技解决了自己企业最要命的问题。而他们解开难题的钥匙,叫“京小贷”。

  “京小贷”是从2013年开始独立运营的京东金融,用了一年时间给“京东生态圈”里的合作企业“量身定制”的企业金融产品,企业在工商局注册满一年、在京东商城至少有连续三个月的稳定销售额之后,系统就可以根据其店铺情况核定贷款额度。

  张磊是在网店的后台接到京东金融的广告推送的。2015年上半年,“万聚鲜城”的业务已经有了很大起色,改善办公坏境和搭建自有冷库,成了张磊的第一要务。在收到“万聚鲜城”的贷款申请之后,当天“京小贷”就给了张磊第一笔月度9万元的授信,这9万块钱让张磊扩张了早期的团队。“京小贷”第二个月度授信的10万块钱,则让张磊的公司拥有了新办公室和几十平米的独立冷库,完成了创业后的第二次搬家。

  “鸟枪换炮”的“万聚鲜城”,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爆发期。得益于自己之前对社区化营销的深入理解,张磊的团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增加消费群体粘度上,几个月下来,36000多活跃粉丝帮助“万聚鲜城”一跃成为京东生鲜品类门店的翘楚。

  凭借着京东店面令人瞩目的交易业绩,“京小贷”目前给“万聚鲜城”的授信额度已经足以支撑张磊在京东网店近半的资金需求,基本让这家正在飞速成长的优质企业彻底摆脱了资金的掣肘。

  孙龙江和张磊一样,对于“京小贷”的便捷赞不绝口,“鼠标一点,几秒钟钱就到账了,想提前还钱了,鼠标再一点就行了,也不用交违约金。”

  孙龙江在资金紧张时,通过业界朋友介绍了解了“京小贷”产品,京东金融的工作人员解释,因为对行业特征和数据的分析,知道3C和家电行业的销售额特别大,资金链也相对紧张,所以可以得到百万级的授信额度,远高于其他行业。

  由于“朗通锐联”在京东上线一年表现出来的旗舰级交易量,孙龙江到去年年初总计获得了高达600万的贷款总额。充足的资金储备,给了孙龙江极大的信心。在进一步扩充优化了京东店铺管理运营团队之后,几个网店在2016年迎来了大爆发,一举拿下台式机、笔记本两个品类的业绩冠军,总营业额突破4个亿。

  作为中关村地区发货量最大的公司之一,京东企业金融版块的“提前收”功能也是孙龙江解决资金压力的重要方式之一。以往发货之后,货款进账往往要等上几天到十几天的运输交货期,如今鼠标一点,发货之后即可让京东金融作为第三方提前“垫付”货款,对于现金流周转效率要求很高的3C行业,不啻为一次“效率革命”。

  “除了用京东金融的钱,我还会用京东金融挣钱。”孙龙江在2年前开始使用“企业金库”进行活期资金管理。企业金库T+1起息、T+0赎回的设计,非常适合资金流动快的电脑行业。今年,孙龙江还尝试了个性化理财产品定制,在不影响正常周转情况下,总共实现理财收益20万多元。

  目前,企业金库已经实现了与融资端的打通,商家在突发用款需求时,企业金库里的理财金,又可以作为保证金,申请最高8倍的信用贷款额度,而且客户只需线上操作即可实现立即提额,这一模式既满足了商家理财需求,也满足了紧急用款需求。

  “随存随取,即时到账!”孙龙江有些得意,“公司光靠‘企业金库’一个月就能挣两三万,这可比银行的活期储蓄利率高多了,对于我们这种十多个人的企业来讲,其实也是一笔不错的开源。”

  据国家工商总局数据,我国小微企业已达7328.1万户。从某种程度上说,小微企业的困局就是中国经济的困局,小微企业的生存环境能否改善意味着中国经济能否摆脱“成长的烦恼”。京东企业金融的全链条金融服务,通过强大的数据能力为客户盘活了供应链条上的各个环节,让小微企业主从繁琐的企业金融事务中解放出来,专心投入事业的发展。同时,京东金融给客户带来的价值,又不仅仅局限于企业金融。在两者的合作过程中,密切的信息交互,也给创业者的金融认知,商业运作模式等,带来了很多新的思维、新的挑战。从这个角度来看,京东金融也在悄悄扮演着实体经济孵化器的角色。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