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教学需要什么样的“匠心精神”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11月08日 16:19 消费日报网

  世界技能大赛刚刚落幕,中国代表队独占鳌头。作为一个制造业强国,中国在服务业特别是教育这个“高大上”的行业,是否也能在“技能”上世界领先呢?中国有很多超凡的教育家和优秀的特级教师,包括幼教行业在内,中国的教育技能专家应该也不少,如果去参赛,说不定也能世界领先。

  那么,真正具有“匠心精神”的幼儿技能专家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们先来看以下这两位专家。

  陈鹤琴,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

  1923年陈鹤琴在自家寓所里创办了中国首个幼教试验基地——南京鼓楼幼稚园。自此,他家的客厅成了12个流浪儿的课堂。他架起小黑板、摆上小板凳,让女儿当小先生,教流浪儿识字、唱歌;他和孩子们一起做识字游戏;他在音乐声中拿起“新年老人”的拐杖,走到台前,表演自己最拿手的“小兵丁”,一边唱着,一边以手杖作,举、瞄准、射击……当时,儿童教育在中国还是一片荒漠,在学制上尚无地位,少数几个幼教机构,都由教会主办。于是,这位师从杜威的教育学硕士归国后,在南京创办了5个实验学校和幼稚园,又最先在高校开设儿童心理学。这是一位理论和实践都很牛的教育家,为了改进教学方法,一直在实验和努力,是中国探索幼教的伟大先驱。

  孙敬修我国著名儿童教育家、讲故事专家。

  孙敬修曾任北京汇文第一小学教师,建国后,任北京市少年宫辅导员。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获“全国热爱儿童荣誉奖”。他长期悉心钻研儿童心理及儿童语言,一直在学校、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给儿童少年讲故事,被孩子们称作“故事爷爷”。著有《怎样给孩子讲故事》、《故事爷爷讲的故事》,出版有《孙敬修演讲故事大全》等。这是一位故事型教育家,通过千锤百炼的讲故事能力和卓越的儿童语言研究,深深影响了几代人。

  上面两位专家都够称得上中国具备真正“匠心精神”的专家,他们身上不仅仅有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更有一种强调耐心、专注于做一件事的这种心态。

  如果那个时代,中国的绘本教学能在幼儿园普及,是不是一系列的小人书都可以经过改编,变成教材?他们应该还会通过很多有创意的绘本教学课程,创造并改进教学的方法。

  绘本是全人类共有的财富,谁都可以直接“拿来”当做教材。但绘本教学的效果却参差不齐,深究原因,在于不同的运用方式。可以说,教师对绘本教材的运用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很多的幼儿园也开展了绘本教学,力图为幼儿创设浓浓的阅读氛围,让幼儿体验阅读的快乐,同时将绘本教学融入日常的教育活动中,培养幼儿良好的阅读习惯和能力。但由于各幼儿园的教学方式和师资水平存在很大差异,许多幼儿园制定的绘本教学目标比较模糊,将绘本教学等同于故事教学和看图讲述,因此将绘本教学上成故事教学。如个别教师边出示多媒体课件,边讲述图意,然后提问故事内容,其实,这不是幼儿在阅读,而是老师在讲故事。有些教师一张一张地出示多媒体课件图片,然后逐张进行提问,要求幼儿观察后,用较为完整的语言进行讲述,俨然将绘本教学上成了看图讲述活动。还有就是导读过多,缺少幼儿自己的发现和思考。

  那么在选择绘本进行教学的时候有哪些注意事项呢?

  不要说教

  好的绘本会通过故事本身让老师和家长思考,在孩子心中埋下思考的种子,当成长过程中碰到类似的事情的时候,会自然地触发孩子的思考。而不是在故事中或故事结束时,对人物和事物进行封闭式的道德判断。

  不要轻视

  很多人以为绘本是给孩子读的,简单易懂,没必要花时间研究。其实不然,绘本尽管是写给孩子看的读物,内容上浅显易懂,但是,每个绘本故事都包含一个或多个意味深长,甚至意义深刻的道理。好的绘本总是在有趣的故事后面隐藏着作者深刻的思想,带给人不同的启迪。每个年龄段的人都可以从一个绘本中读出自己的独特感受。所以,有人说:“绘本是写给从一岁到一百岁的人看的书。”

  吸引和启迪

  一个好的故事一定会有曲折生动的情节。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总是会利用故事情节制造悬念,不断引发听众的强烈兴趣。好的绘本故事一般都有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情节和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尾。而猜想可以最大程度调动学生的好奇心,激发孩子们强烈的阅读期待,引发他们丰富的想象。绘本生动的情节和丰富的画面为读者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也为教学提供了很多设置猜想的机会。

  共读的重要性

  什么是共读,不是老师念,幼儿听,而是一起去感受图画,感受内容。

  教孩子看图画书时,应该从封面、封面里、扉页、本文到封底,仔细阅读每一幅插画。

  共读一本书之后,不要问孩子一大堆问题,例如:这本书好不好看?故事在讲什么?哪里最有趣?大野狼做了什么事?有几只羊?有几只猪?加起来呢?....。.也不要要求孩子写读书心得。故事应该只是培养幼儿的逻辑性或辨识力的,让幼儿懂得一些道理,促进好习惯的培养,而不是要强迫幼儿一定得学会什么知识,答出什么标准化统一化的答案。

  不断筛选和挖掘好的绘本

  不断地发掘和找寻可以作为教材的绘本,并做实验性的教学及总结。找出合适的绘本和适当的教学方式,就好像选择材料:了解材料,并使用好的加工工艺,挖掘出材料本身的潜力和价值。

  随着中国“二孩”政策的落地,童书市场正孕育着更大的前景。京东图书发布的2016年图书音像市场年度报告显示,按销售码洋计算,童书成为2016年最受读者欢迎的图书品类,“领跑”中国图书市场。从销售数量来看,童书增幅超过70%。随着年轻一代平均文化水平的进一步提高,整个社会对于“全民阅读”的持续推动,以及二孩政策带来的生育率回升,以儿童和文学为代表的大众出版依然会持续成为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点。

  “洋绘本”一直在中国十分火热,在中国基本90%的市场都被国外的绘本占据了,国内多数出版社的绘本也以引进为主。中国原创绘本起步晚,虽然生产速度快,数量也多,但好的作者和图书都很少,难免会使原创绘本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况,这也使得绘本市场竞争激烈,并形成了浮夸、不务实的产业环境。幼儿园和家长对绘本的选择也是无所适从,特别是怎么通过好的绘本更好地去让孩子理解和明白一些知识和道理,这一点尤其重要,也最难把握。

  好绘本,如何好?

  好的绘本单靠图画就可以为孩子解说整个故事,不是一定要看到字。

  好的绘本单靠听或是阅读文章本身就可以有历历在目的感受。

  画得可爱,颜色鲜艳美丽不是图画书插画的最重要条件,真正重要的是插画能否充分表达故事,简单的说就是“形重于色”,形是说故事的主角,色可以说是增加效果的配角。

  还有就是课件,好的课件能做到好的互动和引导,而不会抢走书本身的位置,让幼儿只关注课件的游戏,甚至书都不碰一下了。

  比如,《智慧鹰绘本系列里》有一本音乐绘本《奥尔夫的故事》,书里讲到了奥尔夫听完歌剧后想尝试演奏一番,于是和爷爷在房间里敲碗和杯子,敲出了美妙的音乐。这里加入课件就可以在平板上用手点同步绘本图画上的碗和杯子,里面能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甚至厨具台上的各种用品都可以敲。这就是在课程中自然导入多媒体游戏互动元素,但是教师必须控制孩子们的兴奋度,还得引入到书上,讲诉奥尔夫不是因为这个成为音乐家,而是通过不断努力的学习才取得一定成就的,这中间还可以穿插角色扮演和互动问答等游戏,这样孩子不仅仅只是看了书,听了故事,还能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同时还能留下很多想象的空间,在绘本教学过程中,引导不同的思考方向会有不同的结果。

  绘本不是教材,在绘本里不要受“应该”这个词的束缚,没有界定的说就“必须”就“应该”是怎样,它依赖的是教师的理解和传递,我们看一本绘本,它的图文以及故事传达的主旨,教师的理解和挖掘的信息结合学生的接受能力和兴趣进行转化就可以了。

  建立和传导正确的读图观

  与阅读文字相比,人们更愿意通过电视、网络来感知世界,通过多媒体完成教学任务,通过QQ视频对话聊天。图像俨然成为我们传播信息、表达意义的重要手段,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方位的“读图”时代。那么,如何正确的阅读图像,发现图像表层之下蕴含的深刻内涵,是新时代背景下值得反思的问题。笔者认为从娃娃抓起,从小养成正确的读图观,定能更好地促进个体的发展,满足社会的需求。台湾知名绘本童书创作人郝广才在《好绘本如何好》的序言中说:“如果社会上‘图盲’充斥,那要达到审美的境界,就还有很深的鸿沟要跨越。”而绘本阅读教学恰是幼儿读图的最初体验,几乎所有的绘本都有一个精美的画面设计。因此,在绘本阅读教学过程中,引导幼师生摒弃功利主义、摒弃浅尝辄止、浮光掠影的读图方式,不刻板说教,不模式化提问,不着急翻页,教会幼儿善于发现、勤于思考,从选本到观图再到悟图层层深入,从结构到色彩再到氛围环环相扣,读出绘本的画外之意、言外之音,不仅能引导幼师提升自己的专业修养,还有利于幼师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教育好幼儿正确地阅读绘本,给幼儿以最初的审美教育。

  建立情感共鸣

  幼儿对于绘本阅读有着出自本能的喜爱,原因就在于:它是用图文结合、甚至有图无文的方式叙述一个个表达特定情感主题的故事,是幼儿生活的真实写照。它没有一句教条,却能满足孩子成长的需要;没有一丝说理,却能启发孩子深入思考……通过绘本阅读,幼儿根据自己的认知、生活体验及发散思维能力,不断进行情感体验,打开感情的出口和入口,建立情感的共鸣和呼应。这样,可以使得幼儿日常生活中累积的负面情绪通过绘本阅读的渠道得以抒发,正面情感得到证实和弘扬,埋下影响终生的良好情感。比如:山姆?麦克布雷尼的《猜猜我有多爱你》,不论和谁一起读,幼儿都能具体地感受到爱的含量。所以说,把握住幼儿对绘本阅读的这份美好兴趣,无一不契合了孩子们成长过程中的各种情感体验。总之,当绘本阅读把快乐带给幼儿时,也就把无可估量的精神财富带给了他们,为他们建造起了丰富的精神空间与心灵家园。在绘本阅读教学中,要充分尊重幼儿的心灵成长,采取有效的阅读方式,引导幼儿与绘本进行情感对话,在轻松愉快的阅读中开阔眼界,升华境界。

  绘本教学中的“匠心”,如何给教学本身和教师本身增加“获得感”

  当下,以金钱为成功标志的社会环境中,“中国匠心”和“器物精神”已流逝很多。工作时间多了,智慧却没有增长,财富多了,快乐也没有增长。大多数的工作也不是在创造产品,而是在制造产品。制造是程序化、机械化的操作,而创造则是智慧、动感和追求未知的冲动,它表达出的是一种不知疲倦的快乐和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若上溯200多年前,在我们在教科书里认识的积贫积弱的大清帝国,却是世界上GDP最高的国家,主打的出口产品基本靠“一片树叶、一团泥、一条虫”也就是让世界疯狂追捧的中国土特产“茶、瓷、丝”。当西方人还在使用粗陶土罐,木瓢石盏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已经能制造出温润如玉、细腻多姿、造型精雅的各类细瓷器皿,还会利用不同温度烧制出各种梦幻般的美丽窑变,已能运用矿物在瓷器上画出青花、红釉、釉上彩、釉下彩等如诗如梦、如歌如泣的图画来,使“一团泥土”充满灵性……当西方人还在身着布袍棉麻,粗针大线缝制着兽皮鱼衣的时候,我们的先人已经能从一条蚕的养殖中,纺织出柔韧细滑的丝绸,并能千变万化地剌绣上江河日月、花鸟鱼虫、高山流水、楼台亭阁、才子佳人,用“一条虫”的千丝万缕把一派中华大国的文明,镶嵌在帷幔绣帐、锦衣华服之上……

  在绘本教学方面,中国幼师也会做得比不上外国人么,只有外教才是最好的?其实不必妄自菲薄,匠心精神是一种态度 ——一丝不苟;是一种专注 ——注重细节;是一种追求——力求完美。匠心是踏实负责的工作态度,是怀着对自己工作的敬畏之情,用心把它做到极致。

  很难说绘本有多大的力量,可以立竿见影地实现我们对幼儿的所有期望,但绘本中高质量的图与文,对培养孩子的认知能力、观察能力、沟通能力、想象力、创造力,还有情感发育等等,都有着难以估量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不读绘本的孩子不会怎么样,但读了绘本的孩子一定会不一样: 他们的心灵会充盈起来,他们的眼睛里会多一些亮晶晶的东西,他们的脑子里会多几个问号,他们的脸上会多几丝笑容,他们的举手投足会多几分雅致,他们的内心会少一些浮华……更重要的是,多年以后,当他们回忆起和老师、爸爸妈妈一起读绘本的时刻,一丝愉悦会从心底升起,温暖他们的整个胸怀和生命!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