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不是人》第二集全网上线 讲述动物 “天使”背后故事

http://www.sina.com.cn 2018年01月05日 16:47 中国网

  由华策景域旅游文化传媒(华策集团和景域集团联合投资的子公司)为长隆特别定制的国内首部野生动物园题材纪录片《我的朋友不是人》已经在旅游卫视及全网正式开播。第一集《国宝的诞生》一经播出,就获得极大的关注和追捧,不少网友纷纷留言,希望能亲自前往长隆,一睹熊猫三胞胎的“呆萌”风采。纪录片第二集《我不是坏人》也已经在全网上线,这一集讲述了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兽医院的医生们,他们既是动物的“克星”,也是动物的“天使”。

(国内首部野生动物园题材纪录片《我的朋友不是人》)

  “动物其实很大程度上跟小孩子一样,他只知道你(的治疗)给他带来的是疼痛。”兽医院院长张天佑描述了长隆兽医院的医生们遭遇的“不公平”。由于在治疗动物时,兽医们无法与动物互相沟通,针刺、酒精等一系列治疗手段都会成为动物们最不愿想起的回忆,所以,每一次见到兽医,动物们就会自然地选择逃避和躲藏,甚至将兽医们视为“仇人”。

  虽然如此,兽医们在面对动物时,依然不能“手下留情”。作为一个专业兽医,动物一旦出现伤患,兽医必须从发病开始,一直陪在动物身边,观察记录动物的病情发展,实施治疗方案,一直到动物痊愈或者病逝,才算完成一项工作,可以休息。而且因为不同的动物在用药时有不同讲究,特定的药物给不同的动物使用可以救命,但对其他动物来说可能就是毒药。所以,一个兽医需要针对不同种类的动物积累大量的治疗经验。

(兽医院院长张天佑)

  目前,兽医们也在尝试更多饲养与预防的新方法,并且在巡查时不定期地为动物们带去一些它们喜爱的食物,安抚动物们对兽医的抵抗情绪。因为对工作属性和对生命的负责,兽医们总是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动物们的身上,这也使得他们将天平倾斜到工作上,忽略了家庭。

  张天佑表示,自己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得全心全意地付出。对于家庭方面来说,就是因为这种全天候的付出,所以家里会缺失很多。张天佑也用7个字形容自己:会工作不会生活。他与妻子在2010年6月20号结婚,两个多月后,因为工作和妻子分开异地生活。分居这么长时间,妻子和他说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太辛苦了,他就笑着说,我在这里(动物园)努力工作就是对你最大的肯定。

  张天佑很少回家,儿子到了6岁,妻子问他张天佑是谁,孩子已经认不出张天佑。现在,孩子到了13岁的叛逆期,张天佑坚持每天给儿子打三个电话,监督他生活学习。他也更频繁地来往于老家和广州,慢慢的和儿子的关系也恢复了一些。妻子曾经和他说:要有前程可奔赴,还要有生活可回头。他一直铭记在心。现在,他决定用更多的陪伴来弥补亏欠妻子和孩子的时光。

(张天佑的家庭时光)

  与张天佑相比,已经从事兽医工作18年的丘仁安,面对镜头难掩心痛,工作与家庭的两难全,让他缺失了陪伴孩子最好的时光,心里始终觉得亏欠了孩子太多。有一次,几只熊猫出现呼吸系统感染,所有人要在封闭的空间内工作,不能回家。一个月后回到家,儿子亲口对他说:“你不是个好爸爸。”

  丘仁安表示,人家说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但是真的是少了,可能影响到父子之间的关系。现在我们也是尽量有时间多去陪一陪他,包括陪他去打球陪他去游泳,尽量多陪一陪,然后让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在孩子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陪同,邱仁安的儿子写下了一封信,离家出走。这件事对邱仁安的触动非常大,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只顾工作,忽略家庭。现在,邱仁安尽力陪伴在儿子身边,了解孩子最近的生活状态。即使如此,他依旧认为自己曾经对孩子的伤害很难弥补。可是,孩子渐渐长大,他终将会明白父亲的不易和伟大。

  每个兽医,守护的不只是动物的生命,还守护着温暖的人间大爱。面对动物的“不理解”,家庭的“亏欠”,他们义无反顾。因为,选择了这份工作,就意味着牺牲和奉献,也意味着内心充盈的愉悦和满足。

  据了解,《我的朋友不是人》这部野生动物园题材纪录片将继续于每周四晚在旅游卫视《行者》栏目上演。而下一集《那么远,这么近》将讲述长隆2017年引进的印尼珍贵国宝大鼻猴的故事,并带观众走进著名的“撒野乐园”,和超萌的小白虎们一起“撒野”。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