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扶贫:翼龙贷可溯金融等扶贫模式获认可

http://www.sina.com.cn 2018年01月08日 13:23 中国网

  “从理论上讲,在一个理想的资本主义社会,只要你能想出不错的赚钱的点子,你就应该能获得贷款。我们现有的资本主义体制还并不能完全实现这样的理想,但是纵观历史我们可以看到,金融民主化的进程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换句话说,参与金融活动的大门正一步步向全民敞开。我们必须怀着美好的理想,让这种趋势继续沿着正途发展下去。”这句话来自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伯特·席勒《金融与好的社会》一书。

  在这种理想状态下,信贷市场应该能使社会财富的分配与投资之间毫无关联。

互联网金融扶贫:翼龙贷、可溯金融等扶贫模式获认可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下半年,零壹财经在就《互联网金融扶贫模式与实践》报告的调研写作过程中发现,发达国家尚没有实现这种“理想的状态”,发展中国家也还在通往这种“理想状态”的路上。举例来说,我国存在严重的金融抑制现象,贫穷的人往往难以获得金融服务;海量的人群被排斥在已有金融服务体系之外。

  庆幸地是,我们确实正在这条路上行走。伴随信息时代的到来,我国互联网金融开始兴起与发展,并且空前地掀起了一股金融民主化的浪潮;时至今日,尽管互联网金融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也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广泛的积极作用。

  随着互联网金融服务客群的不断下沉,这种新兴金融与服务正在成为金融扶贫的一个重要着力点。这些“着力点”包括“增加了贫困人群的金融服务可获得性”、“支持贫困人群以信用为资本获得金融服务”,并因此促进了贫困人群生产经营、增加收入、甚至脱贫致富。

  零壹财经团队调研的样本企业翼龙贷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其共为贫困地区累计注入55亿元资金,借款流向了我国199个贫困县,占我国全部贫困县(共计592个)的33.61%。翼龙贷在开展涉农金融服务的过程中,为那些从事种养殖的农户、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等群体提供融资服务,在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辐射带动了贫困户就业。

  这样的例子,正在搭建越来越多元的金融扶贫方式与层次。

  “提供信贷机会,才能激活个人信用资本”

  翼龙贷的案例并非个案,诸多新兴的涉农金融服务机构等在开展金融业务过程中凸显了外溢性,辐射带动了贫困人群的就业、增收、脱贫等。

  零壹财经调研的另一家样本企业可溯金融即以"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扶贫"模式进行,将互联网金融(P2P网络借贷撮合服务获取线上理财资金)与电子商务结合起来,在改善农村生产经营的过程中,将金融服务落到实处。

互联网金融扶贫:翼龙贷、可溯金融等扶贫模式获认可

(平台截图)

  可溯金融旗下可溯数据则通过收集、整合与深度挖掘农户等参与主体的借贷行为数据、农业生产数据和销售数据等,为金融业务风险管控等环节提供支持。在发展农村金融业务过程中,针对性地推出了一些精准扶贫项目,包括为贫困人群提供低息借贷和农业生产资料分期服务及农产品销售服务等。此后,可溯金融已经被浙江省工商联列入了2017年“万企帮万村”重点企业。

  “这其中的作用机理,本质上是参与其中的机构激活了农户等个人的信用资本,增加了金融供给;而反过来,这种工作也促进了金融交易的进一步达成。”《互联网金融扶贫模式与实践》报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实际上,如翼龙贷、可溯金融等互联网金融机构正在自发自觉地建设农户等群体的个人信用体系、建立农户群体等的信用资本,并受益于此。

  “对于农村金融来讲,多年以来发展滞后、业务开展困难的一大原因是长期以来农民群体缺乏可抵押、可用于增信的有形资产。”一位行业人对零壹财经表示,因此,如果要开展农村金融业务、帮助农户等群体脱贫,就应该激活农户的个人信用资本,并以此改变农民群体金融服务获得机会少、成本高的困境。

  如翼龙贷在农村借贷业务开展过程中也建立了规模庞大的用户信用信息数据库,这也反作用于翼龙贷的业务发展。

  信用能使社会经济个体的价值增值,这种增值来源于市场主体本身,并以商誉、信誉等等形式表现出来。信用资本的实质是信誉,并在外部体现为信誉;而信用融资额度和信用带来的资产增值额度体现为对信用资本的尺度。

  这意味着,当信用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市场主体之间不需要立即付款、不需要抵押或者担保就可以获得对方的原材料、产品和服务,从而更加便利地进行直接融资。

  例如,个人凭借良好的信誉可以获得信用贷款。对于一些贫困群体来说,尤其需要凭借信用获得信贷支持。

  当前行业遇到的问题是,信用资本的形成需要各方因素的共同作用,简单来看,需要授信方与受信方两方。而农村金融在长期发展过程中,这两方都是相对缺位的。授信方基于趋利性等各种因素不能对农户等群体进行授信;受信方则由于经济、文化等各项因素影响而缺乏一定的基础条件、没能形成一定的信用意识。

  《互联网金融扶贫模式与实践》报告提出,如果要破局,就需要在上述两方面入手。

  恰好,互联网金融服务在进入农村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做了这种工作,一方面是互联网金融服务商自发自觉地对农户进行信用情况评定;并在合适的情况下授信;另一方面是主动承担了对农户信用意识的培养工作。

  尽管这种工作在现阶段还尚不成熟,但其效用应该得到肯定。

  这种工作产生的经济及社会影响广泛而深刻。就当下效益来看,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农村金融交易的效率,破了农村群体金融服务难开展的死局。从长远效益来看,则推动着信用资本化的进程。从更深层次的角度考虑,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给各个社会主体以公平发展的机会,这是人类社会管理的进步,是社会治理水平的提升,最根本的是解决了社会发展的平等问题。因此,意义重大。

  金融扶贫不是单打独斗,多方合力才是正途

  互联网金融机构在金融扶贫工作中体现的这种正向的作用彰显了金融体系与服务对建设一个好的社会的功能,所以,应该被重视与支持。

  不过这种力量仍然比较微弱。

  作为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无论是农村金融发展还是农村金融扶贫工作,都需要政府引导,去鼓励和促进多方的合力,去建立一个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体系。

  报告的另一个案例“平安产险”则以"台江模式"进行实践,为实现扶贫能够精准到户,平安产险为台江县贫困农户设计了天气指数保险、人身意外险等覆盖建档立卡贫困户人、财、物等各方面的保险产品,目的是在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同时,最大限度减少返贫的可能。此外,平安产险在新技术应用、新产品开发方面的探索及方向是保险扶贫进一步落实的必然趋势。

  无论是翼龙贷与可溯金融案例,从“提供借贷机会”和电子商务两个细分场景进行金融扶贫实践,还是平安产险从设计保险产品深入农村,他们都在从各自的业务出发,丰富着金融扶贫的方式。

  零壹财经也在《互联网金融扶贫模式与实践》发出倡议:“现阶段正规金融机构是提供涉农金融服务、落实国家扶贫政策的主力军,但仍然不能满足农村发展和脱贫的要求。尽管一些互联网金融机构已经入场,并开始主动承担一定的责任,但仍需要政府实质性地允许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并予以支持。

  政府要主导建立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尤其是三农金融服务体系。在至关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作用。例如,在个人信用资本积累过程中,介入其中;促进建立完善的第三方征信体系、社会信用体系等;促使让更多没有资产的贫困人群以信用为资产,并获得金融服务;且在进行生产经营及发展活动中,做到脱贫减贫。”

  政府、金融机构等多方合作的一个典型案例是:2016年1月,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简称阜蒙县)扶贫局扶贫资金互助联社要发放400万国家扶贫资金。为了保障扶贫资金落到实处,阜蒙县扶贫局决定与阜蒙县翼龙贷运营中心合作,共同完成贷前、贷中、贷后等各个环节。

  这种合作,体现了金融扶贫的机制创新性。

  报告结论部分认为,在金融市场体系建设方面,政府应该推动开放现有的农村金融市场,让更多有志于从事农村金融服务的机构进来,鼓励其以创新方式参与到农村金融服务和脱贫致富工作中来;鼓励其深入基层,鼓励其与正规金融机构相互合作等;应该推动实现利率的市场化、资金来源的多元化,推动金融服务体系向更深、更广的程度发展,以辐射和服务更多的人群。

  正如席勒教授所认为的,参与金融活动的大门正一步步向全民敞开,“我们必须怀着美好的理想,让这种趋势继续沿着正途发展下去。”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