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视频旗下红人大连老湿王博文 让短视频多角色演绎更具人格化

http://www.sina.com.cn 2018年01月08日 17:26 中国网

  拥有420万粉丝,全网播放量10亿,三部作品登上热搜榜,金秒奖最佳脱口秀获奖者、微博十大影响力幽默博主… 这是贝壳视频家族红人“大连老湿王博文”的最新数据。他通过无实物表演,一人演绎多重角色创作了一系列有观点性的方言短视频作品,迅速成为短视频头部红人。被称为脱口秀演绎短视频第一人。

blob.png

红人大连老湿王博文

  短视频行业从2016年开始进入蓬勃发展,数以百万计的创作者投身短视频领域,2017年短视频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各大平台如抖音、火山、秒拍、快手等都在争相加大融资力度,提高对内容创作者的扶持补贴。2018年短视频无疑将持续占领风口,竞争也将趋向白热。

  作为为数不多的完整经历了头部内容、PGC内容矩阵、MCN三个阶段的短视频领域标志性的头部企业,何仙姑夫在2017年已实现自制视频品牌“何仙姑夫”和MCN服务品牌“贝壳视频”两大核心业务的布局。何仙姑夫&贝壳视频创始人兼CEO刘飞认为,由于大多数的创作者仍不懂怎样进行专业化的生产,缺乏分发、运营、包装、招商的经验,且平台从海量创作者中寻找真正优质的内容的难度加大。创作者与MCN机构合作是大势所趋。贝壳视频与其他MCN品牌相比,最大的特点在于“赋能在人“将全力打造人格化IP服务体系,利用何仙姑夫具备的能力和经验,瞄准垂直领域的红人,为他们提供内容管理、品牌包装、商业变现、后台保障等一系列服务。

  短视频已经是一片红海,但是细分领域还是一个蓝海。贝壳视频主打的定位是细分领域人格化短视频,力求打造出每个细分领域内的头部红人。作为已经成为贝壳视频旗下细分领域头部红人的大连老湿王博文,对于短视频行业的现状及未来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和思考。

  问:如今,搞笑类短视频创作者众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王博文:我做的是大连话,它近似普通话,辨识度极高又带有喜感,这种方言特性助力了我的作品可以从众多方言类短视频中脱颖而出。更重要的优势在于,内容的价值。不过目前还是有一些做搞笑的、脱口秀的、方言的博主用低俗、恶搞、哗众取宠的方式去吸粉。我认为这并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做内容的人应简单一点,不能为了“火”去附和或献媚,而更应该陈述自己的观点,表达自己的情怀。我的作品现在主要有两个系列:第一,脱口秀,在网络这个相对宽松的发声环境下,和大家一同讨论社会热点问题,在交流和碰撞中给予受众更多有营养的见地,努力去避免传播碎片信息或快餐文化。 第二,《王秀芬家的日常》系列短剧。用情景剧的方式还原生活原貌,让大家在苦乐中反观生活、热爱生活。这两种无论哪一种,我都希望它的存在可以作为一种正确价值观的输出,而不单纯为了博君一笑。我认为内容价值就是我最大的优势。

  问:方言搞笑类短视频领域目前运营现状怎样?是否存在哪些问题?

  王博文:在今年第二季度“金秒奖”的颁奖典礼上,今日头条的高级副总裁赵添表示,短视频行业呈现出跨界、地域下沉和国际化三大趋势。由此可见,方言类短视频目前处于一个集中爆发期,越来越多地域UGC内容在平台实现聚合和传播。二三线城市短视频团队和方言类短视频正在崛起。

  随之而来的问题,我认为并不是同品类竞品的诞生给予老创作人的危机感或者说是更新迭代的加速致使行业内难有长青之树的现状,而是急速扩张导致的行业内乱象。这个乱象具体言之就是,第一,入行门槛低,从业人员的文化和专业素养尚低;第二,眼球经济,缺乏创作信仰;第三,变现较难,地域文化有时并不受广告主青睐,因不了解当地文化,因此有时会造成理解上的偏差或推广上的困难。

  问:除了广告,还有哪些盈利模式?更看好哪种模式?

  王博文:目前红人的变现模式主要依靠广告和电商。极少人单纯用卖版权实现创收。我们目前还没做电商方面的试水,这部分已经列入明年的计划。但广告变现模式已经很成熟,今年不断有腾讯动漫、神州买卖车、苏宁、最右APP、天气通、每日优鲜等大品牌来寻求合作,也都收到了极好的效果反馈。我们也在致力于开拓其他变现渠道,争取早日在现有的红人变现模式下实现突围。至于未来哪种盈利更能促进行业生态,还需要进一步考量。

  问:如何看待“短视频+”?

  王博文:我觉得短视频从生产角度已进入了精耕细作的时代,但就其自身而言,交互属性不足。短视频+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一种进化。从秒懂百科的成功我们不难看出,短视频未来可能会将碎片化、娱乐性强的特点发挥到极致,并作为一种强有力的传播介质与各行各业紧密相连。

  问:对于融资,目前是否有这方面需求?认为目前哪些短视频自媒体容易得到融资?

  王博文:我觉得融资需要缘分。首先,我们对自己是有所规划的,包括长期的和短期的,现在看来,一切都处于按部就班进行的阶段。今年我并没有急于融资,因为烧钱简单,但趟出一条可持续赚钱的路子并不是那么简单。明年依照计划,我的团队可能会有一些内容和商业双管齐下的新尝试,届时也非常欢迎对我们有意向的资方和我们进行接洽。

  2016年,短视频内容创业一共获得了约53.7亿的投资。这其中包括对平台的,也包括对大V的。据我的观察,资方对短视频自媒体的投资已经过了盲目瞎凑热闹的阶段,并逐渐趋于理性。这是好现象。浮躁的大环境的确需要泼泼凉水冷静一下。至于未来哪些短视频自媒体容易得到融资,我觉得可以从内容和商业两个角度来衡量。从内容上,一定要是精品,是能传递正能量和弘扬正向价值观的,并且有持续创作和输出的能力。从商业上,变现渠道宽广,有稳定向上的态势。我觉得这两点最重要。

红人大连老湿王博文

  问:曾在微博里说“粉丝到150万就开一个电商”,卖土特产,是如何规划的?在落地上,有何优势和困难?对未来还有哪些规划?

  王博文: 其实也不一定是150万,这个我只是提了个想法。电商这个链条我们计划在明年开始做,初衷是丰富变现渠道的同时回馈粉丝,通过推广大连特产,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这座城市。更细化的评估和下一步的方案我们正在做。

  如果单就做电商而言的话,粉丝粘性是很重要的一个考量标准。我在这方面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毕竟从不充水军也不买假粉,粉丝转化率也会比较高。但困难就是,这个衡量标准并不绝对。我们仍需要经过谨慎的测试和推敲才能付诸实践。

  未来的规划,短期来说,一个是,明年扩充变现渠道,进行电商试水。另一个是将《王秀芬家的日常》变成一部稍长的系列剧,把每个角色塑造得更加立体鲜明,从深挖人物出发,将这部剧做得更专业,也更具观赏性,不排除与平台进行深入合作的可能性。长期来讲,希望自己做内容的初心不改,毕竟每个创作人都有一个登上大荧幕的梦想。

  问:纵观整个短视频行业,竞争到了怎样的阶段?

  王博文:2017年,被称为短视频的元年。大抵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理解:短视频作者急剧增加,短视频作品数量大爆炸,短视频平台扩充,资本疯狂涌入行业。至今,先头部队已完成融资,或成功转型,或已有完整的内容生产链条、广阔的传播渠道和成熟的商业模式。而后生之辈仍苦于流量,更不用提变现。其实我做这个方言短视频,前前后后已经有5个年头了。而今年,我明显感到竞品增加,竞争如火如荼,几近白热。各大平台和MCN机构也更倾向于做强头部账号,腰部以下红人想跻身到享受优质资源和各项扶持的行列中,难度越来越大。红人拼粉丝,拼流量;MCN机构拼红人,拼商业化;平台拼产品、拼产业链条。激烈的竞争其实是行业蓬勃发展的一种表现,但短视频终究需要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在所难免。

  问:娱乐搞笑的风向转变相当快,接下来的竞争中会怎么策划优质内容,并最大程度确保视频的曝光率?

  王博文:优质内容,或者说是爆款的产生有赖于几个方面。第一,嗅觉灵敏。捕捉优质话题的能力很最重要。第二,创意。做内容的人需要情怀,也需要脑洞。第三,出色的运营端。内容质量和运营能力直接决定了视频的曝光效果。作为链条首端,我能够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始,而运营端给予的传播策略和资源支持,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传播效果。像今年,我们几次登上微博热搜榜,爆款频出,有赖于整个环节的配合。在这个方面,我们还在进行更加积极的探索,希望以后能将更多更好看的视频奉献给越来越多的人。

blob.png

(微博截图)

  问:认为行业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和挑战?市场洗牌期是否已经开始?

  王博文:先说行业问题。最大的诟病是鱼龙混杂。这是我从不回避行业竞争的一个原因。我觉得积极正向的竞争有利于去糟取精,而短视频行业,也已经到了必须分化和重整的阶段。我认为市场洗牌期已经开始,因为今年,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头部内容自身已囤积了足够多的流量支持转型和变现,腰部继续积累流量,垂直大号开始尝试电商。成熟的团队正在进行垂直深耕,青涩的团队逐渐沦为炮灰,这是洗牌期的必然经过。如果说行业挑战,那就是随之而来的内容趋同、变现困难。很多大V已遇上创作瓶颈,在坚持和转型的分水岭上踌躇徘徊。从平台的角度看,大型平台已经在激烈的竞争中稳占一席之地,中型平台专注于垂直细分,小型平台或转做MCN机构,或面临倒闭。

  问:目前,短视频行业经历了ugc到pgc再到mcn变迁,如何看待这中间的变化?您觉得未来还会往哪个方向变迁?从ugc到pgc的转变中,团队建立很重要,在团队人员挑选上有什么选择标准?

  王博文:可以说,我是这一过程的亲历者。在5年前,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作为人人网的用户,充当UGC生产内容,视角独特、接地气,曾是我最大的优势。但随着UGC向PGC的过渡,越来越多专业的电影电视从业者进入生产领域,带来了内容上的深刻变革。现在,我的团队成员几乎全是传媒科班出身,由我们操盘的作品从选题到内容再到视听效果,都脱离了“业余”的感观印象。

  2017年,我们团队也与泛娱乐PGC头部内容公司何仙姑夫旗下MCN品牌贝壳视频达成合作。贝壳视频提供了内容管理、品牌包装、商业变现、后台保障等一系列强有力的支持。

  MCN整合了PGC内容生产者,集中供给资源,提供包装策划,并进行红人商业化,其实对于PGC团队来说,无形中节约了很多成本,规避了很多麻烦,有利于我们专注于专业的内容生产,因此对于整个行业生态来说,也是件事半功倍的好事。但现今MCN机构良莠不齐,建议选择如贝壳视频这样有内容基因的MCN机构。

  关于团队人员的挑选,我觉得专业水平很重要。因为短视频行业已经进入了组织化和专业化的发展阶段,用户消费内容的口味逐渐变得严格,审美水准也在不断地提高。虽然短视频从业者的数量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态势,但其中专业素养较高的,仍是凤毛麟角。可以说,集结这些专业人才,才具备领跑行业的硬性条件。

  问:认为短视频行业何时会洗牌结束?洗牌之后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局面?

  王博文:我觉得这个不好下定论。就目前,短视频行业吐故纳新的阶段基本结束,平台定位分明,各量级红人分化也逐渐明朗。因此,我觉得也许会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这个行业将从“井喷”过渡到平稳发展的新阶段。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