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临平倚山带水,上塘河(运河支流)穿市而过,城北邱山逶迤(因唐代诗人、道士邱丹曾隐居于此炼丹修道而得名。现又名临平山),临平山一直是古时行旅接近杭州的标志。从杭州东向北行,过了临平乃是一片平原,元代吴景奎(字文可)有“船过临平后,青山一点无”的描述。山顶原有塔,亦曾是送客出杭州的终止标识,宋代苏东坡有“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的佳句。相传临平山塔毁于元末。

  临平原有十大人文景观,现多废。位于临平山西南麓的安隐寺就占有“宝幢叠华”和“安平晚钟”两大景观。

  安隐寺,唐宣宗时建,初名永兴院。后唐清泰元年(934)重建,名安平院。宋治平二年(1065)改名安隐。现今临平镇西上塘河上的保障桥古时候并没有桥,只是一个渡口,曰“宝幢渡”,安隐寺就位于渡口北岸。渡口有一石柱青瓦渡亭(图1),供过客避雨遮日,亭的石柱上刻有“北渡一声钟,古木森森藏安隐;东行三里路,人烟密密是临平”的楹联。北岸河埠东侧耸立着一座高约5米的石质宝幢(图2),幢身除刻有“唐大中十四年(860)正月二十七日建”的纪年和“保境平安,迩远宁谧”外,还刻有整篇《陀罗尼经》,故又有“经幢”之称。宝幢东侧的道口有一石牌坊(图3),额书“灵山贡秀”四字,左右对联为“千秋标格供清赏,一代繁荣胜劫余” 。

(图1 经幢局部照)(图1 经幢局部照)
(图2 安隐寺写生稿)(图2 安隐寺写生稿)
(图3 安隐亭和经幢写生稿)(图3 安隐亭和经幢写生稿)

  

  石牌坊北侧是林荫道,道的两旁古木参天,寺前一泓丹泉清澈见底,泉壁镌有明万历间(1573—1620)里人太学生郭绍孔所题“安平泉”(图4)三字。山门内建有天王殿五间,围墙内东面有铁干虬枝的七瓣“唐梅”一株,西面建有“香雪亭”,亭旁有合抱黄杨及明代罗汉松各一株。穿过天王殿,朝南有大雄宝殿五间,大殿东侧僧寮“客堂”内悬有1918年康有为游安隐寺时所题“真如堂”匾一块。据《临平记》记载,熙宁七年(1074)八月十二日,苏东坡与道潜和尚游安隐寺时,品尝安平泉后曾赋诗一首:“闻说山根别有源,拨云寻径兴飘然。凿开海眼知何代,种出菱花不计年。烹茗僧夸瓯泛雪,炼丹人化骨成仙。当年陆羽空收拾,遗却安平一片泉。”为唐代“茶圣”陆羽著《茶经》遗漏了此泉而深感遗憾。

  苏东坡题安平泉一诗手稿,据明代仁和大学者沈谦说:“东坡真迹旧藏于安隐寺中,为临平墨宝,后为白氏(杭州知府)所得,不知所终。”据《临平记补遗》载:“国初,白刺史爱厥墨迹,以赝书易去。”所幸寺僧已将诗刻于石碑,得以流传后世。(图5、图6)。

  安隐寺屡建屡毁,新中国成立初,寺院僧房均为清代建筑,经幢、安平泉等均保存完好。1956年,安隐寺、经幢(包括安平泉等)被浙江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杭州地区第一批二等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大革命”期间,经幢被毁,安隐寺被拆,安平泉成了职工宿舍的生活用水池。

(图4 安平泉局部照)(图4 安平泉局部照)
(图5 题安平泉上)(图5 题安平泉上)
(图6 题安平泉下)(图6 题安平泉下)

 

  安隐寺遗址,除了存有不可移动的安平泉外,还有一件精美的遗物一直珍藏在余杭博物馆。此物是文化大革命前期,在安隐寺遗址上出土的一方抄手端砚(图7),在砚的底部刻有“雪堂”两个篆字(图8)。

(图7 抄手端砚)(图7 抄手端砚)
(图8 砚底“雪堂”篆铭)(图8 砚底“雪堂”篆铭)

  

  砚长17厘米,高4厘米,宽10厘米,质地细腻。砚面有浅凹的墨池,除砚底刻有“雪堂”二字外,砚之左右两侧分别刻有“元祐六年十月二十日余自金陵归蜀道中见渔者携一砚售人余异而询之”“□□得于海滨余以五百缗置之石质温润可爱付迈以为书室之助”(图9、10、11)。长方形抄手砚是宋代砚式的主流,宋代对砚的实用价值和欣赏价值是并重的。此砚从形制上和砚中所记“元祐”年号来看为宋砚无疑,再从字体的风格来看颇似北宋大书法家苏轼,虽用的是“铁笔”,仍不失苏字之丰腴。据《苏东坡全集》《苏东坡传》等记载,元祐六年(1091)苏东坡任吏部尚书,同年八月任颖州太守。十月十四日起苏轼告病。“迈”是他的长子苏迈。“雪堂”是苏轼的室名,是他谪居黄州时的会客室,因在下雪天落成,故以“雪堂”名之。因此,砚中所记正是苏轼出知颖州(今安徽阜阳)期间趁病假转道南京,由长江水路返四川故里,途中得到此砚的过程。由于苏轼曾二度知任杭州,在杭期间,余杭的洞霄宫、径山、安隐寺、临平山、佛日寺等地常成为苏轼与当时文人墨客的雅集之地,这些均有苏轼的诗文为证。因此此砚在余杭出土就很自然了。其实此砚也是安隐寺那段历史的见证,1999年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鉴定为国家珍贵文物。

(图9 左侧铭文)(图9 左侧铭文)
(图10 砚铭搨片)(图10 砚铭搨片)
(图11 右侧铭文)(图11 右侧铭文)

  

  第一次文物普查时,文物部门曾建议各级政府,对安隐寺旧址加以修葺,既保护文化遗产,又恢复名胜古迹。此后各界人士亦曾多次提案要求恢复安平泉。时隔30多年,在第三次全国文化遗产普查中安隐寺遗址被公布为杭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对安平泉来说不知是否是一次机遇,但愿苏东坡的遗憾不再延续。

  作者:余杭区临平南大街95号余杭博物馆 吴彬森

  本文为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办的:“我身边的运河故事”(浙江段)征集发布活动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