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会吉祥物独眼怪兽 另类的历史和传承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04日 10:19 中国经营报
伦敦奥运会吉祥物独眼怪兽 另类的历史和传承
伦敦奥运会吉祥物温罗科和曼德维尔(右)。虽然因为造型怪异,被讥讽为独眼怪兽,但实际上无论是名字和形象都极富奥林匹克内涵

  就像当初发布会徽一样,2012年伦敦奥运会组委会精心推出极具卡通意味的吉祥物之后引来了一片质疑、哄笑和责难。选择在5月19日这一天发布,没有任何特别安排,只是按照自然流程,一届奥运会到了这个时间点上该有个吉祥物了吧。看看配图照片,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第一感受。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我们日常所见的卡通形象而已,只不过是要在世界的范围之内代言一届奥运会罢了。

  英国人在评论报道的时候内心焦灼,但已成定局,喜欢不喜欢都要接受。大多数的报道写得轻佻幽默,《卫报》评论员调侃说:“最终我们看到了,它们既不是动物,也不是蔬菜,更不是矿石。”《每日电讯报》则更加苛责,“我们有了伯里斯 约翰逊,还需要这样两个花费几千英镑设计的吉祥物吗?”伯里斯 约翰逊是伦敦市长,保守党政治家,2008年获得超过100万张支持票,当选伦敦市长。上任之后,他在世人面前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从北京市市长郭金龙的手中接过了五环旗。

  今年46岁的约翰逊行事果断,他立法要求公众不得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饮酒,改善伦敦形象。奥巴马当选总统,他一改老派政客有关不去评价他国内政的铁律,公开撰文支持奥巴马当选。前几天,他又宣布一项重大举措:伦敦奥运会期间,全城提供免费的Wi-Fi网络,创造一届信息化服务最周到最贴心的奥运会。很显然,《每日电讯报》的评论员把约翰逊拉出来调侃是在间接表达对于这两个“无厘头”小家伙的不接受。

  伦敦奥运会组委会定力十足,不会为外界所动,会徽遭受的普遍质疑曾经一度让外界猜测会不会那个由色块拼装起来的标志就此消失了。这一次,他们心里早有准备,主席塞巴斯蒂安 科把话说在前头,就是要用现代数码技术营造出来的这两个小家伙吸引青少年对于奥林匹克运动的热情。至于说吉祥物销售创造的直接经济价值,组委会给出的数字很是保守 1500万英镑。

  这两个“小怪物”虽然经过18个月的苦心设计才被催生出来,极尽能事来取悦年轻一代,但其实设计者也在“怪物”的身上注入了厚重的历史元素,从名字上就能看出历史传承的苦心。

  那个身上有着奥运会会徽、脑袋上顶着类似于伦敦出租车顶灯的小家伙名叫温罗科,是伦敦夏季奥运会的吉祥物,那个身上有着蓝色纹饰的名叫曼德维尔,专属于伦敦残奥会。两个小家伙儿的名字可是意味深远,充分彰显了大英帝国与奥林匹克运动之间的悠远契合。温罗科的名字取自英国西部什罗普郡的小城 马什 温罗科,这个仅有2000多常住居民的小镇可拥有一段传奇的奥林匹克历史。1850年,威廉姆斯博士创办了温罗科奥林匹亚运动会。1861年,扩展为什罗普郡运动会。5年之后,全国奥林匹亚运动会诞生。被称为“现代奥林匹克之父”的顾拜旦想当年的五环梦想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盎格鲁萨克森人的巨大影响,其实若论谁是先行者的话,威廉姆斯博士当是“之父的引人”,想当年,他与顾拜旦在著名的拉文饭店会面,揭开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序幕,但是现如今还会有多少人知晓威廉姆斯博士的名字呢?只有家乡小镇的居民们每年7暂第二个周末,会拿出4天的时间再现一下热闹的运动会。

  再说说曼德维尔吧。这个名字同样源自一个小村落 斯托克 曼德维尔,英国东南部,人口6000人。实际上小村的名气是因为一家以村名命名的医院,这所医院在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之中都承担了救治致残军人的任务,药物和医疗手段迅速就可以将军人们从生死线上救回,但是更为长远的人生道则要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撑他们继续行进下去。因此,在这个小小的医院和村落之中,专门关切残疾人的运动项目诞生了。1948年,伦敦奥运会举办当年,小村迎来了规模不小的残疾人运动会,这项赛事至今还在延续,升级为“世界轮椅和假肢运动会”,小村承办了8届。以此为动力激发,1960年从小村之中走出的比赛终于在罗马与奥林匹克圣火辉映在一起:残奥会诞生。

  英国人对于奥林匹克运动的巨大贡献被我们此前有意无意之间忽略了,这一次借助两个小家伙,我们快速穿梭在了历史的深处。为了细致解读吉祥物的内涵,组委会还精心制作了一部动画片,情节简单,充满童趣,极其重视形象和理念的代际传承。宣传片开篇是炼钢老工人乔治在工厂完成了正式退休前的最后一天工作,工友们深情相送,赠出两块新鲜出炉的铁块作为永久纪念。老乔治骑车回家,老伴以及两位孙儿也准备好了蛋糕,共庆退休美好生活的到来。深夜,铁块在孙儿的窗台上变化成了我们已经逐渐熟悉的两个吉祥物形象,惊醒的孙儿们随即与两个小家伙儿玩闹在了一起。清晨,爷爷和老伴听到了房间里的喧闹,推开了房门。此后的故事情节很容易猜到,一家人目送着吉祥物飞出窗外,踏上两道彩虹,翩然而去。

  关于这段动画的解读大家自有心得,如果感兴趣可以在网上搜寻观看。在我看来,我们关于奥林匹克的解读已经无穷无尽了,也试图完成奥林匹克的教育功能,但是有关这个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文化盛事之中的快乐元素提炼得似乎不够充分,要让新一代迅速接受前辈的遗产,快乐理应是最好的径吧。伦敦人用吉祥物告诉了我们这一点。

  文/张斌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