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客在港被逼购物猝死 港媒揭香港游四大问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04日 11:22 中国新闻网
内地客在港被逼购物猝死 港媒揭香港游四大问题

  中新网6月3日电 综合香港明报消息,媒体侦查发现,疑与无牌女导游就购物起争执、最终心脏病发送院后死亡的内地游客,死前踏足的珠宝店原来与接待他的“永盛旅游”属同一个老板。事件揭出旅游业议会无监管制度,任由会员旅行社带团友到自设店铺购物,立法会议员谢伟俊认为这涉及利益冲突,但旅游业议会坚持制度无问题。港府消息亦指出,或可研究“提高旅客知情权”。

  另外,媒体亦发现旅游业运作3个问题,包括旅游业议会自我监察制度是“无牙老虎”、导游无底薪无小费助长宰客重现,以及内地卖团隐瞒包购物行程。

  问题一 旅游业议会无监管制度

  追查揭发永盛旅游与“JW珠宝店”背后男老板原来同样叫曾明珠(又名曾明辉)。据公司注册纪录,曾明珠、黎汉梁及傅梅红是永盛旅游股东兼董事,三人依次占公司五成、三成及二成股权。但曾明珠、傅梅红两人同时亦是“JW珠宝店”及“欧陆名表坊”大股东,两人分别占76%及24%股权,曾明珠更同时是“巧克力专门店”董事。

  由于“JW”、“欧陆”及“巧克力”三店均是旅游业议会登记店铺,即接待入境团友购物,若永盛旅游带团友到三店购物,等于“暗中把团友购物的利润全放进旅行社口袋”。

  记者致电曾明辉,对方只表示“没有空”便挂线,其后又没有回复,但记者昨在“JW珠宝店”目击两团约40名“永盛”的菲律宾团友被安排进店购物;“欧陆名表坊”及“巧克力专门店”则各有职员承认,每日一般都有永盛旅游团友来购物,但人数不固定,两店职员及昨日受访游客均指没有强迫购物的问题。

  只监管导游“利益冲突”

  记者则发现旅游业议会监管指引“对导游严、对旅行社松”,因指引列明若导游与某零售店有密切私人关系,该零售店又与旅行社有业务往来,导游即“存在利益冲突”;但旅游业议会主席胡兆英承认,议会没有守则限制旅行社与购物店之间的背后股东组合,亦没禁止两者合作提供一条龙服务。他坚持,只要旅行社带团前往已登记店铺,能为旅客提供优质服务便可,“没理由做旅行社就不准开其它公司”。

  那么为何导游反而有严格守则?胡兆英解释,因为导游及零售店之间可能涉回佣收受,故要有规管。

  立法会旅游界议员谢伟俊认为,若旅行社与指定购物店属同一股东,确有利益冲突,旅客应至少获告知两者关系,“让他们有选择”。他承认入境旅游牵涉层面广泛,旅议会不容易规管,故认为议会昨日宣布的短期措施可接受,但长远应作架构上检讨。

  一年一度的香港购物节。部分参与购物节的商铺,为游客提供各种优惠,并进行大减价,吸引了大批游客。

  问题二:旅社违操守 旅议会从未“钉牌”

  对于今次有旅客被迫购物而激死,旅议会表示会严肃处理,调查相关旅行社、导游及登记店铺有否违规,但究竟旅议会本身是否能有效监管业界,亦引起一连串疑问。过往对于违规的旅行社,旅游业议会最严重都是以罚款作为惩处,从未就操守问题将违规旅行社“钉牌”,立法会旅游界议员谢伟俊认为,应考虑介入旅议会的规管功能,免除“自己人管自己人”的嫌疑。

  被指“自己人管自己人”

  据了解,香港有关部门已就今次事件与旅议会联系,双方研究以“最严重”的形式处理,即对违规会员除牌。

  特区政府目前对于旅游业是利用“双轨规管”,由旅游代理商注册处负责发牌,旅议会负责监察业界操守。虽然旅议会28名理事中,有12人由政府委任,但仍然未能释除外界质疑它“自己人管自己人”。不过,商务及经济发展局长刘吴惠兰上周才于立法会委员会上表示,抽离行业规管将无法掌握业界运作,认为旅游业应继续由行内自行规管,但她同意要改善旅议会的运作,包括委聘核数师为议会衡工量值,亦会与廉政公署合作,就议会的选举制度订下更清晰指引。

  除牌个案 全涉帐目非操守

  对于严重违规的会员旅行社,旅议会以“开除会籍”惩处,再由旅游代理商注册处决定是否除牌,但过往对于操守有问题的旅行社,旅议会只曾罚款,最严重的个案就是06年青海团被领队遗弃事件,违规旅行社被停牌一个月,缓刑半年,罚款10万元。至于被注册处除牌的个案,全部与帐目有关,没有一宗涉及操守。

  他指出,负责作出裁判的规条委员会,由业界和非业界人士组成,每次以隐去被指违规会员的名字方式进行,针对事件作出裁决并处分,强调做法“高透明度、公平、公正”。

  谢伟俊指出,由于旅议会初期由外游旅行社组成,近几年才加入入境旅游,处理经验和能力有不足,要求港府效法国家旅游局做法,由政府介入规管,免除“自己人管自己人”的嫌疑。

  香港旅游业界极力改善旅游环境

  问题三:底薪小费取消 导游“宰客”重现

  陈佑铭今次访港的团费大概2000元,除了包括机票食宿,还有中介人费用,究竟香港旅行社及带团导游从中可赚取几多利润?不同的前线导游均向媒体表示,团费扣除机票、酒店及中介费用后,其实所剩无几,旅行团与导游要赚取利润必须靠回佣,否则等于“白做”。有导游表示,在两年前开始,旅行社更扣起导游每两天50元的小费,导游与旅行社要达到利润指标,便要确保每名旅客在指定地方消费4000元。

  有前线导游表示,本地导游“宰客”的情况,于2007年因为中央电视台来港“放蛇”揭露,令黑店一度收敛,但有旅行社于两年前取消了导游的底薪及每两日50元的小费收入,务求有更多资金向内地中介公司购买“人头”(即内地旅客),促使导游要以宰客赚取利润再度出现。

  无牌导游抽佣低 旅社重用

  不同的导游均表示,他们可以从旅客消费所得的收益中抽取约2至5%回佣,珠宝钟表的回佣高至7%,旅行社所得的回佣更高达35至55%。

  虽然旅议会过往亦有处理无牌导游的个案,但冒认有牌导游带团,则是第一次揭发。有导游表示,无牌导游抽佣比例更低,吸引旅行社聘用,有旅行社甚至会聘用内地人来港,以假名做无牌导游,一旦被揭发可以实时离港,有关方面亦难以追究。

  旅游点上这些中国民间传统工艺品色彩浓郁﹐形状千奇百态﹐品种花样繁多。吸引游客选购。

  问题四 内地旅社隐瞒购物行程

  香港旅游业界加强规范购物团来港措施,但有香港旅游业界透露,现时内地入境团中,“负团费”旅行团最少占七成,部分内地旅行社在客人报团时隐瞒行程,不少旅客来港才知被“卖猪仔”参加了购物团,最后因被迫到购物店而大感不满,成为与导游争吵的导火线之一。

  来港方知“卖猪仔”

  据了解,特区政府旅游事务署得悉有旅客疑因不肯购物而被激死后,即联络深圳和广州等地的对口旅游部门,通知事件,并希望对方留意。

  有资深导游指出,内地入境团分成两类,其一为观光的“优质诚信团”,不设任何购物行程,其二为“观光购物团”,两者差价约1800至2500元,但很多旅客报团时根本不知情,以今次事件中,5月从湖南出发的内地团为例,团费约2000元,机票成本占一半,酒店约占25%,在深圳代办出境的中介人亦会“抽水”,每人约200至300元,再计上本地旅游交通、餐饮等,香港接待旅行社不单没有钱赚,更要“倒贴”,因此这些“负团费”购物团,回佣成为旅行社及导游的重要收入,令导游在“逼客购物”时态度紧张。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