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孟津争夺黄河中下游分界线 拟建主题公园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08日 11:34 郑州晚报
河南孟津争夺黄河中下游分界线 拟建主题公园
黄河中下游界碑

  晚报记者 袁帅 文/图

  核心提示:5月28日,洛阳孟津县面向社会公开征集“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地理标志图稿,准备建主题公园。而几年前,郑州荥阳的桃花峪就竖立起了“黄河中下游分界线”界牌。此外,还有专家提出,分界线应该在焦作武陟县的嘉应观。在我国初中《地理》课本中,把黄河中游和下游的分界线,确定为“旧孟津”(今洛阳孟津县)。而河南省志第四卷《黄河志》中,又确定为郑州市荥阳的桃花峪。嘉应观也有自己的道理。“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到底在哪里?中学地理课本上的分界线说法能否被推翻?近期,相关争论不断。

  孟津万元征集“黄河中下游分界线”标志

  6月2日早上七点半,孟津县旅游局副局长程建武提前半小时赶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查看邮件。其实,最近几天,他都是提前赶到单位,因为,“心中有大事牵挂”。

  程建武所说的大事,是一份征集公告。

  5月28日,孟津县面向社会公开征集“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地理标志图稿。征集时间截止到6月8日。征集作品要求充分体现黄河中下游的地理、历史、水利、文化特征,以及孟津厚重的历史文化;要求主题突出、创意独特、简洁醒目、图案清晰、内涵丰富、识别性强,既要具有较强的视觉感染力,又要具有亲和力,适用于旅游宣传。

  孟津县旅游局将组织专家,对应征作品进行评选,确定地理标志图稿采用奖1件,奖金10000元。并将评选结果对外公布。

  “这个事情领导很重视,我们县委书记已批示过四次。”程建武告诉记者,孟津县的这种做法,完全是为了恢复再现“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在孟津”这一历史地理事实,进一步开发黄河中下游文化、生态观光旅游,孟津县将设立“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地理标志。

  程建武每天早早来到办公室,就是为了查看和整理应征作品。征集公告发出后,已收到“几十份”应征作品。

  “我们只所以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程建武说,有关“黄河中下游分界线”的说法,孟津虽然占有“地形、地貌特征变化明显”、“最早被权威专家提出”、“传统一直认可”和“课本早已定案”的优势,但在黄河中下游分界线之争中,孟津在声势上现在处于劣势,地位也相对被动。

  “旧孟津”、“桃花峪”和“嘉应观”的三种说法

  程建武的“无奈”似乎也有一定道理。因为,有关“黄河中下游分界线”的争论不断,并且,一些地方在气势上已经走在前面。

  “凡是读过初中的人,在地理课上肯定都学过,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在‘旧孟津’,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孟津县。”程建武还向记者提供了两种不同版本的《地理》教科书,这两本教科书都是九年制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地理》第三册。

  记者注意到,两本书在讲到黄河中下游分界线时,都说是在“旧孟津”。

  而在河南省志第四卷《黄河志》的第一章,“河流特征”部分写道:“自河源至内蒙古的‘托克托’,为黄河上游;自‘托克托’至河南郑州‘桃花峪’,为黄河中游;自‘桃花峪’以下至山东‘垦利’河口为黄河下游。”把黄河中游和下游的分界点确定为黄河南岸郑州市荥阳的“桃花峪”。

  对于“旧孟津说”与“桃花峪说”,曾为武陟县做过旅游规划的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员许韶立认为都不够不准确。他还专门发表过一篇论文:焦作市武陟县的嘉应观为最符合标准的黄河中下游分界点。

  “说实话,我对有人说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在荥阳桃花峪或者武陟嘉应观很不理解,教科书上都说在我们孟津,什么是教科书?中国人都要学习的课本,这还不够权威吗?咋可能有错啊?”程建武说。

  6月3日上午,记者电话咨询了人民教育出版社地理编辑室,该室高俊昌主任说,黄河中下游为旧孟津的说法是地理学界几十年来一直沿用的观点。每次在审定教材的时候,专家们都没有对此提出过异议。

  据了解,不只是现行中学教材使用的是“旧孟津”说,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年的中学地理教材,关于黄河下游分界线都说的是在“旧孟津”。

  “桃花峪说”和“嘉应观说”的理由

  既然与教科书的说法不同,那么,“桃花峪说”和“嘉应观说”也有着充分的理由。

  豫西黄河河务局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黄河管理部门几十年来,一直沿用黄河中下游分线为郑州荥阳桃花峪的说法。

  “桃花峪处于黄河冲积扇的顶端。河流一般以河形划界,在桃花峪以下冲积形成的河床摆动比较大,在其上则摆动不太明显或幅度较小。从地势上来说的,在桃花峪这一带,为中国一二阶梯的交界处,地势由山地向平原地带过渡。”

  旧孟津跟郑州桃花峪,哪个更科学?《河南黄河志》执行副主编、河南黄河河务局史志年鉴编纂办公室副主任赵炜认为“桃花峪说”更为可信。通过历史地理的分析比对,赵炜认为,在黄河中游和下游之间实际上有一个分界区域,这个区域应是荥阳至酸枣(今延津)的古黄河河道,即今天荥阳市至郑州惠济区河段之间,涉及荥阳、郑州惠济区、焦作武陟及新乡的获嘉县和原阳县等地,这里基本上处于黄土丘陵与华北大平原的交界处。

  荥阳市旅游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也称,黄河中下游分界线肯定在荥阳,“教科书是教科书,我们是经过专家测量和认定的,分界线界碑都树立好多年了。”

  对于孟津也打算设立黄河中下游分界线标志的做法,该工作人员表示,“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打算,不便多说什么,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利用好黄河中下游分界线这个标志就好”。

  而许韶立根据他指出的四把标尺分析,分界线在武陟嘉应观确凿无疑。

  “我是搞地理的,我提出黄河下游分界线在嘉应观的新观点,是从纯学术的角度提出的。这个观点的提出,是在替武陟县做完旅游规划之后。”许韶立强调说。

  他认为,嘉应观正处在黄土高原区到平原区的交接地带,地貌特征变化明显;悬河是黄河最显著的特征,而自上而下最早出现悬河的地方是嘉应观;黄河最后一条大的支流沁河,是从嘉应观注入黄河的;武陟的人民胜利渠是黄河上第一处自流引黄水渠,该渠的总干渠从嘉应观西侧流过。

  “所以,我认为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应该在武陟县的嘉应观。”不过,许韶立表示,他的提法也是一家之言。

  武陟县方面至今也没有传出要开发的“黄河中下游分界线”这一景点的声音。

  “专家曾为我们论证过,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应该在我们的嘉应观,不过,我们还没有开发这一景点的相关规划。”武陟县旅游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董先生说。

  今年国庆前孟津将设立分界标志,具体位置仍有争论

  除官方外,“黄河中下游分界线”之争,在孟津坊间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刘明杰是土生土长的孟津人,他告诉记者,“我从初中地理课上学到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在孟津,这让我很骄傲,最近听说,有其他地方认为分界线应该在他们那里,感觉真是没道理,这就像别人从我口袋里拿东西一样,政府应该尽快行动起来,不能把这么好的旅游资源拱手让人。”

  记者在孟津走访发现,刘明杰的观点也代表了绝大多数孟津的看法。

  还有网友在洛阳当地的网络论坛发帖,号召广大网友,为“黄河中下游分界线在孟津”这一“事实”造势,并开始预想,一旦开发好“分界线”这一景点,可能带来的经济收益。

  不过,就在孟津人认为分界线在孟津是被公认的事实的同时,另一个问题也在孟津当地人中争论起来,那就是,分界线到底应该在孟津的哪个地方。

  因为,教科书中只是说在“旧孟津”,并没有指出具体位置。孙顺通告诉记者,教科书中的“旧孟津”,是指今孟津县会盟镇,在孟津县城东部,当地人俗称“老城”。

  当地人的争论,主要集中在,小浪底、会盟镇的扣马村和白鹤镇鹤西村的“零号坝”这三个地方。

  “分界线标志应该设立在孟津的什么位置,我们会找专家、学者对此进行论证。”程建武说,目前,孟津已针对“黄河中下游分界线”之事,成立了联合工作组,“今年国庆节前,分界线标志必须建立起来,下一步将开发主题公园。”

  届时,“黄河中下游分界线”的标志将竖立在孟津黄河河畔,作为孟津黄河沿岸文化游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