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西湖:高档“会所”挤占景区引发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09日 10:43 深圳新闻网
杭州西湖:高档“会所”挤占景区引发争议

  深圳新闻网讯  新华网杭州6月9日电(记者谢云挺、方列)最近不断有游客和市民向记者反映,杭州西湖景区环湖一带有许多名胜古建“可望而不可进”,一些绝版风景的场所摇身成了高档“会所”。政府倾力打造的“大众西湖”为何走样?一些本应向大众开放的名胜故居怎么变为少数人进出的“乐园”?带着疑问,“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明察暗访。

  名胜故居变身“会所”“餐厅”

  在杭州西湖边南山路上的“1917花园餐厅”,原来叫“膺白楼”,根据民国初期名人黄郛的别墅旧居改造而成。路旁车水马龙,人流熙攘,园内却是一片清静,记者好奇入园探访。

  “请问你们找谁?”一位男子示意记者止步,“这是会员餐厅,平时不接待游客。”记者以“想来订餐”为由得知他是这里的总经理张某。据了解,这家餐厅实行“会员制”,仅在位置未满的情况下接待非会员宾客。

  张某领着记者进入这幢外形奶黄色的别墅。内部装饰富丽堂皇,但看得出柚木地板、实木楼梯和紫檀扶手等都是当年的旧物。记者倚窗环顾,柳枝婆娑,抬眼远眺,湖光山色尽收眼底。“这里只有包厢,每位最低消费600元,不含酒水。”这位负责人说,燕鲍翅是这里的主打菜。

  位于环西湖孤山南麓的俞曲园纪念馆,是由晚清著名学者俞樾的旧居俞楼改建而来,有“西湖第一楼”美誉。院内假山叠石、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现游客只能止步于前厅观看俞樾的生平、学术成就等图板、资料介绍,不能上楼和进入后院参观。据服务员小郑介绍,这幢旧居已被个人租用了,只有白天开放前厅,下午5点后连前厅也要关门谢客。

  著名作家金庸先生早年建造的“云松书舍”坐落在风景秀丽的灵隐路上。1996年11月,金庸将此书院捐赠给杭州市政府。记者了解到,现在“云松书舍”要向游客收取每人5元的门票,每到下午四点半,就关门谢客,成了少数人觥筹交错的“乐园”。

  记者环湖探访,南山路上的“采蝶轩”已变身私人“会所”。北山路上的“菩提精舍”,门对西湖,背靠葛岭,雕栏黛瓦,中西合璧,风景独步湖上。它原是民国早年24名沪杭居士绅商筹款建成的修行佛法之地,如今已成某大集团企业形象的一张名片。近在咫尺的北山路60号,曾是唐代古寺招贤寺大殿所在地,民国时期曾先后是丰子恺、林风眠的寓居地。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一家高档私房菜的“大宅门”餐厅。

  记者发现,众多主景区中的高端特色“会馆”,多有花园、长廊、花池、假山。它们大多通过租用的方式“寄居”在环西湖的名胜古建里,游客只能望而却步。

  “还湖于民”为何走了样?

  记者了解到,杭州市对保护西湖风景名胜和美化西湖环境十分重视。2002年,市委市政府把“建设环湖绿地,实现还湖于民”列入为市民办的十件实事之一,排在首位。前几年,杭州投入数十亿元巨资进行综合改造和保护,迁走了大批占用环湖地带的单位和住户,拆除了阻隔游人视线的房屋与高墙,并推进“西湖西进”计划,基本达到了300年前西湖的面积。

  一些曾经参与西湖改造工程的干部说,“大众西湖”来之不易,当时许多单位和个人都做出了牺牲,有一些还是世代就在西湖边生活的家庭。但现在却发现一些旧居古宅及周围草坪和花园,又被一些企业、单位和个人“圈”回去了,而且此风日盛,占据的地方越来越多。

  60来岁的杭州市民张亮不解地说:“过去还能进的一些名胜古宅,现在改造后,老百姓反而只能隔门瞄望,还湖于民咋成了还湖于权贵呢?”

  据了解,这些会所普遍设置了最低消费,一般每人最低500元,如果加上15%的服务费、酒水饮料,一顿聚餐消费常常要上万元。“来这里消费的,不是有钱人,就是有权的人。”一家会所的保安这样对记者说。

  记者从杭州市政府和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了解到,改造后的西湖景区全天候对外开放。对于景区一些建筑物和旧居的保护上,过去的思路都是靠政府,但政府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一般采取招商洽谈以租用方式进行保护,有关部门审核签约时,都有严格的租用保护要求。比如,承租者不能改变建筑风貌和结构,不能封闭必须对外开放,不能擅自改名叫某某会馆,一些经营餐饮的不能设最低消费等等。

  据一些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在政府建设环湖绿地、实现还湖于民的改造过程中,一些财团老板之间的争湖争绿争美景之战也在悄然打响,尽管有着诸多限制,但财大气粗者仍趋之若鹜。景区一些地段较好的场所租金,以建筑面积每平方米每天四五元的价格收取,好的地段租金更高。这些承租者大多实行“会员制”。

  公共资源“富贵化”遭质疑

  记者了解到,杭州市十分重视满足普通游客和百姓对西湖景区的低消费需求,要求景区内80%以上的消费场所应让普通百姓能消费得起。但是正在悄然加速的西湖“富贵化”趋势,还是引起种种议论。

  一些市民对记者说,西湖景区很美,市民可以不花钱“信步”,游客也可以环湖游览众多名胜古迹,走累了还可以在西湖边上找个环境不错的去处坐一坐、聊一聊、赏赏景、品品茶,如今这样的去处越来越少。

  一些群众对环湖沿线做过初步调查,环湖沿线已有近50家各式各样的私人性质的“会所”,虽然有些名义上不叫“会所”,行的却是高档“会所”之实。在环湖景区沿线的个别“会所”,外人住一晚上要花1.78万元。

  市民李国庆说,西湖是政府投巨资改造的,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它的每一寸岸线、每一块绿地、每一处设施、每一处景观,都是公共资源,理应让市民和游客共享。现在百姓不能进出的“会所”大量出现,等于剥夺了大众的游览权利,这是与民争利。

  一些挤占了西湖景区的人士则另有看法。浙江金华的一位商人在西湖边租了一幢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每年的租金100多万元。他说,西湖作为著名风景游览胜地,需要众多高档的“会所”,“我不准备对外营业,只是找个地方招待客人。”另一位“会所”负责人则说,在西湖开“会所”本身并非是为了赢利,主要为会员提供个性化服务,可带来巨大的无形资产。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范柏乃说,作为一个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西湖是大众资源,其公共价值的最大化应得益于全民共享才能实现。靠近环西湖的一线风光,必须还给游客和市民,应当把已占据在环西湖沿线的私人“会所”,逐渐转移到景区外围去。浙江大学亚太休闲中心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楼含松认为,西湖不能脱离普通游客和市民的消费层次。面对西湖日趋“富贵化”的趋势,有关部门应及早警觉、有效应对。

  来源: 新华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