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火”了曼德拉旧居 重新粉刷迎宾客(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1日 10:32 新京报
世界杯“火”了曼德拉旧居 重新粉刷迎宾客(图)
昨日,年近92岁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中)在孙子的陪同下参观一个展览。他确认将出席世界杯开幕式。

  索维托,这是约翰内斯堡最典型的黑人聚居区。在这里,诞生了一位南非当地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纳尔逊·曼德拉。随着世界杯的日益临近,曼德拉旧居和种族隔离博物馆也成了记者和游客关注的焦点,马拉多纳的弟弟甚至亲自率好友前往种族隔离博物馆参观。这里,是世界杯游客必不可少的景点。

  重新粉刷迎接世界杯

  对于约翰内斯堡来讲,索维托是一个距离市中心不远的村庄。没有楼房,全部是低矮的平房,每户都有个很小的院子,连一辆汽车都进不去。

  曼德拉旧居位于索维托村边,维拉卡斯街8115号。房屋和其他民宅一样,顶棚是用石棉瓦做的,却足以遮蔽风雨。和其他民宅不同的是,约堡市政府1945年对这座宅院进行了装修。为了迎接南非世界杯的到来,有些地方还进行了重新粉刷。这里对当地人的票价是40兰特,而外国人要多付20兰特。

  “1944年参加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1962年被捕入狱;1964年被以阴谋颠覆罪改判为无期徒刑;1990年被释放;1994年宣誓就任南非总统……”曼德拉故居红色的围墙上刻着曼德拉的生平介绍,“勇气、平等、自由、希望”刻在铜板上,深深镶嵌在围墙上。

  “当我那天晚上和妻子一起回到这里时才发现,这个地方早已印记在我心中,是一个永恒的坐标。”进门后,曼德拉的这句也被放在了墙上。

  当年的“盾牌”弹痕累累

  曼德拉旧居房屋面积很小,只有50多平米。客厅内摆放着一张桌子,这是曼德拉当年在这里居住时用的。据导游介绍,曼德拉旧居当年曾被白人纵火烧毁,“他的邻居将这个桌子偷出来保留了下来,一直到今天。”

  旧居的客厅内摆着很多曼德拉的黑白照片,从青年到壮年,再到暮年。惟一的彩色照片,是他和母亲的合影。曼德拉的卧室很简陋,摆着一张单人床,床头柜上摆着一个旧式电话。为了方便游客参观,卧室的墙上镶嵌了液晶电视,上面放着曼德拉的母亲和他本人的采访画面,不断滚动播出。

  电视上放着一个铁质垃圾桶盖子,上面写着“1976”,并且有好几个窟窿,“这是曼德拉1976年参加黑人学生运动时使用的盾牌,上面的窟窿眼是种族主义政权用枪打的,这也是镇压学生的证据。”导游说。

  旧居另外一间卧室是孩子们居住的,现在已经变成了曼德拉旧物陈列馆。陈列柜里放着某拳王送他的冠军腰带以及他当年穿过的靴子。柜子最上面,放着一个木制酒杯,酒杯两旁盘踞着两条龙,上面写着:第十届国际青岛啤酒节。这也是旧居内惟一的中国元素。

  申办世界杯 当地人哭了

  “曼德拉是一个伟大的人,友好、勇敢、忠诚、高尚。”为记者服务的司机尼克是个典型的当地人,他出生在约堡另一个黑人聚居区亚历山大,目前也在这里生活,“我没有见过他,但很崇拜他。”

  在南非的当地人看来,曼德拉是个传奇人物。“在你看来,曼德拉是人,还是神?”面对记者这样的问题,尼克说:“他是个普通人。”“如果没有曼德拉,南非恐怕会变成西方国家的一部分,曼德拉改变了黑人的命运。”尼克说。

  对于即将开始的世界杯,尼克也很期待,“世界杯申办成功的当天,我流泪了,这对于南非来讲,简直太重要了。”

  至于能否前往现场观看世界杯比赛,尼克现在还不清楚,“提到世界杯,我总会那么激动。”

  特殊记忆

  种族隔离博物馆陈设南非橄榄球队夺冠照片

  曼德拉颁奖凸显特色体育

  昨日,马拉多纳的弟弟拉罗·马拉多纳也率亲友前往种族隔离博物馆参观。种族博物馆也位于索维托,距离曼德拉旧居20多分钟车程。曼德拉1995年给南非橄榄球队颁奖的照片,显示了这个国家特殊的体育氛围。

  模拟隔离 游客兵分两路

  种族隔离博物馆的票价是50兰特,南非人和外国人一视同仁。种族博物馆有两个门,一个是专门为白人设的,而另一个门则是包括黑人在内的其他人种使用的。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就是为了模拟当年种族隔离政策,希望游客记住南非那段黑暗的历史。记者拿到的门票上写着“非白人”,因此就不能从白人入口进入。

  进入博物馆后,首先看到当年一批特殊的身份证,白人的身份证上写着“南非公民”,而其他人的身份证上则写的是“土著”或者“马来西亚人”、“中国人”等。

  种族隔离馆内利用黑白照片、影像资料、实物及南非皮影戏等方式,介绍了早年葡萄牙、荷兰、英国等殖民国家对南非的殖民历史,以及南非人民受到的压迫和后来的反抗,白人种族隔离分子对黑人的血腥迫害等。

  保留历史 刑具触目惊心

  在一个展厅的房顶上,悬挂着100多条白人当年用绞刑杀戮黑人时用的绳子。“镇压最疯狂的时候,这些绳子上全部悬挂着已经死去的黑人,非常恐怖。”旁边,还有一间禁闭室,这也是白人用来“惩罚”黑人的工具。一间小黑屋,用水泥墙隔出多个空间,占地面积顶多50平方厘米,那些“犯罪”的当地人要蹲在里面,直到被释放。

  1994年,南非种族隔离制度被解除。一张曼德拉为南非橄榄球队长颁奖的照片,放在了博物馆出口的最显眼处。这是南非橄榄球队在1995年本土举办的世界杯上夺冠时的情景。当时的南非,打橄榄球的运动员都是白人。在那场比赛的赛场上,所有南非黑人都在为对手英格兰队加油,但南非队最终还是获得了冠军。曼德拉亲自颁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化解人种之间的隔阂,以冰释前嫌。

  记者 赵宇 发自约翰内斯堡索维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