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中国旅游和景区文化的发祥地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1日 14:38 新浪城市

  侯卫星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认为,早期旅游活动是与商业活动联系在一起的,在其研究报告中明确提出:“在最初的年代中,主要是商人开创了TRAVEL(旅行、旅游)的通路。”而商丘是中国商业文明的发祥地,因而,也是中国旅游的发祥地。

  一、旅游的肇始地

  商丘是商文化的古都,是商人、商业、商文化的源头,这是传统的共识,《左传》、《史记》、《周易》、《竹书纪年》等诸多经典文献都有明确记载。同时,有大量的历史遗存和考古发现的佐证。也是王国维、郭沫若、范文澜、张光直等著名史学家认定的和史学界认同的。商业活动的起始,伴随着旅游活动的发韧。事实上,在商丘出现的最早的旅游活动,并不只是按照世界旅游组织关于旅游起源理论的推断得出的结论,更重要的是古代历史遗存的明确实证和权威文献的清晰记载。

  不少文献记载,发源于商丘一带的商民族是个游牧民族,也是个善于经商、旅游、迁徙的民族,著名的“前八后五说”,说的就是商族人在商朝建立前,先商时期从商的祖先契到成汤时的八次和商朝建立后到盘庚的五次大的迁旅活动。这十三次大的迁旅活动是建立在无数次小的出游基础之上的。

  目前发现最早的文献甲骨文帝辛(旧说乙辛)卜辞,有关于商族人旅游狩猎的系统记录。商人“始于出发自大邑商,中经商、亳而及于淮水,然后复由攸、商而至于沁阳田猎区。”他们旅游狩猎的路线图是,从大邑商出发经过商、亳、女黍、攸等到淮水一带。史学界认为,关于商、亳的地望就是今商丘一带。据陈梦家考正,商在商丘古城南,亳在今虞城县谷熟镇一带,女黍在夏邑县,攸在永城市,淮即淮河。

  从甲骨卜辞的记载中,还演变出了商的祖先契的母亲,即帝喾次妃与人同行出游行浴,而食鸟卵,生商契,即《诗经》、《商颂》上所说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美丽故事。这也是文献中所记录的最早的先商的旅游活动。

  《楚辞•离骚》说:“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氏之女。”王逸注:“谓帝喾之妃,契母简狄也。”《离骚》又说:“凤凰之受诒兮,筑高辛之先我。”又《天问》说:“简狄在台,喾何宜?玄鸟致贻,如何嘉?”这些都记录了有娀氏女出游台观的事实。

  随着记录工具的进步,记录行为的发达,故事又有了祥细的内容,简狄在出行游玩沐浴时,吞吃了鸟卵。《史记•殷本纪》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坠其卵,简狄取吞之,因生契。”《尚书•中侯》说:“玄鸟翔水,遗卵于流,娀简拾吞,生契封商。”《诗经神雾》说:“契母有娀,浴于玄丘之水,……”《烈女传》:“契母简狄者,有娀之长女也,当尧之时,与其姊妹浴于玄丘之水……”

  这些记录,由粗略到详细,由简单到复杂,记录的核心内容就是帝喾之妃,契之母亲简狄与人一起同行外出郊游行浴的事实。这就说明,商的祖先帝喾时,人们就自觉不自觉的有了旅游以及与旅游有关的洗浴娱乐活动。

  随着“乘马服牛”时代的到来,即商先公相土、王亥时代的到来,马牛的训熟,马车、牛车的发明,人们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出行的距离也越来越远。有关相土的出游活动文献也有不少记载。《世本•作篇》说:“相土作乘马”。《诗经•商颂•长发》说:“相土烈烈,海外有截。”由此可见,在王亥之前的商先公相土时,已经学会骑马,或用马驮运货物,或以马驾车,并且,那时相土就带着队伍轰轰烈烈的出游到达了东海之滨。

  具有“吃、住、行、游、购、娱”旅游完全元素的旅游活动,是开始于商部落的另一个先公王亥。王亥是先商的第七位先公,他驯服了牛,发明了牛车,赶着牛车,带着团队,开始了远距离的经商出游活动,从而打通了旅行的道路,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旅游。他最后一次大规模长距离的出游经商活动是到今河北易县一带,在易县发生了旅游事故,招致了杀身之祸,为开拓中国旅游之路献出了生命。关于这件事,见于多种古文献,记载大同小异。

  《古本竹书纪年》说:“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上甲微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也。”

  《今本竹书纪年》说:“帝泄十二年,殷侯子亥宾于有易,有易杀而放之。十六年,殷侯微以河伯之师伐有易,杀其君绵臣。”此言较古本记载更为具体。

  关于王亥其人,卜辞多记其事:

  《殷墟书契前编》、《殷墟书契后编》、《龟甲兽骨文字》均有记载,如:“贞之于王亥郬牛辛亥用。”

  从甲骨文知道:王亥之祭日用辛亥,其牲用五牛、三十牛乃至三百牛,祭礼最为隆重,其身份应为商先公先王。

  王亥其人也见于正史,《史记》、《汉书》均有记载。对此,王国维先生考证甚详,由此可知,王亥就是一个著名的商先公。

  中国第一篇以“旅”为篇名的文献,记载的也是王亥到有易出游的经过,其中有“丧牛于易”。从“王亥宾于有易”,可以看出,王亥当时在有易这个地方是住在一个相当于现在的一个专门招待客人的“宾馆”里的。“有滛焉”据史学家考证,是在当地与女子一起进行了娱乐活动,但没有把握好度,引起了有易之君的忌恨,遭到报复杀害,把牛等商品抢去。后来,王亥之子微联合河伯的军队,进攻有易,杀君绵臣,报了仇。这些记载从另一个侧面给我们清楚地交代了王亥外出远距离经商出游的事实。特别是最后一次到达了有易,整个过程有吃、有住、有行、有游、有购、有娱,旅游的六大要素齐全。

  在先商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不少贝和玉之类的东西,而作为内陆的商丘是没有贝的,也是不产玉的,这显然是在商人出游时带回来的旅游纪念品。在先商时代,商丘产生了中国旅游的萌芽,并通过经商活动开通了旅行、旅游的道路,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旅游。

  二、景区的发祥地

  一方面在商丘肇始了中国旅游,另一方面,商丘也发端了中国的景区文化,这也是有文字记载和实物佐证的。《六韬》说:“段君善治宫室,大者百里,中有九市。”又说:“宫中九市,车行酒,马行炙。”《诗经•商颂》说:“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这些文字清晰的透露出早期商都亳地宫苑景观的信息,这是中国最早的景观记录。

  宋国(今商丘人)墨子的《非乐》所描述的“宫墙文画,雕琢刻镂,锦绣披堂。”更折射了作为商朝第一都城亳地的宫观景致。

  王亥的后代成汤建立商朝以后,虽然经过数次迁都,但开始时期建都于商丘和后来建都于亳的时间相当长。远古时期的都城必然是那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从上述有关商都的描述,就可以窥见当时商丘旅游文化活跃之一斑。

  更重要的,一批有文字记载的先商和商朝的景观群遗存,至今仍清晰可见。不少地方当时是商的著名的景观,现在仍然是商丘著名的A级景区。

  在三皇五帝时就已存在的燧皇陵,《归德府志》等有关文字记载:“燧皇陵在阏伯台西北,相传为燧人氏葬处。俗云土色皆白,今殊不然。”著名史学家俞伟超先生题有“燧人氏陵”碑。1992年国际旅游观光年,“黄河之旅”首游式在这里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李德生、钱伟长等,亲自题词,誉之为“中华第一火神”。

  仓颉祠,《归德府志》载:“仓颉祠在虞城县西十里。”《世本•作篇》载:“黄帝使仓颉作书。”碑文记载“祠周生丛菊,清可充茗。”据1978和1984年两次对仓颉祠勘探,发现有汉以前遗存,确定为龙山文化遗址。

  帝喾陵,有关文字记载:“帝喾陵在城南高辛里。帝喾都亳,故葬此。有宋太祖开宝元年(968年),昭祀帝王陵寝碑可考。”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张光直率领的中美联合考古队考察,高辛城墙遗址为原始社会的高辛城邑。

  阏伯台,又名火星台、火神台,是我国最古老的天文授时台。《左传》载:“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沈……迁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 “陶唐氏火正阏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纪时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

  商均墓,位于虞城北,《史记•五帝本纪》、《竹书纪年》均有记载。

  伊尹林,是当时商朝的著名景区,伊尹是商朝的第一个奴隶宰相,辅佐成汤灭夏建立商朝,辅四朝,太甲葬伊尹在都城南。太甲为了能每天看到伊尹的陵墓,命都城南亳到伊尹林六里内的范围不得有人居住。至今在豫东平原几乎村庄相连,人口极为稠密的地区,商都南亳故城往南六里仍是一望无际的开阔地。

  桑堌祷雨台,桑堌位于商丘夏邑县城西南小白河南岸。上古时,这里森林密布,其中一巨大桑树,“参天而立,枝繁叶茂,状若华盖,独秀林中,众谓此树乃天地之精华所聚,曰桑林社。”商汤灭夏建立商朝定都南亳后,遭遇大旱,七年不雨。商汤命人在桑林之大桑树旁筑祷雨台,自扮祭天牺牲,终于感动上苍,大雨倾盆而至。《淮南子•主述训》载此事:“汤之时七年旱,以身祷雨于桑林之祭。”桑林台遂成一景观,古今多游人。

  到了周朝的宋国(商丘),各种景观更具规模,景区文化更加发达。上世纪九十年代,中美联合考古队发掘出的宋国都城遗址,相当于现在商丘古城的十倍。其周围的微子祠、三陵台、青陵台、老君台、文雅台、蠡台等诸多台观,构成了宋国的七台八景,这些景观到现在仍是著名的景点。特别是发生在青陵台的爱情故事“相思鸟”,更是美丽动人,千古传唱。

  在西汉,商丘的景区文化发展到了顶盛时期。三百里梁园盛极一时,影响百代。梁孝王刘武倍受窦太后恩宠,在抗击“七国之乱”时立了大功,因此,功高比主,居功自傲。同时,梁国处膏腴之地,是最富庶的地区。因此,便在梁地大兴土木,先是扩大国都睢阳的规模,又以睢阳城为中心,根据自然景观,修建了一个很大的花园,称东苑,又称菟园,因是梁孝王所修,后人又称其为梁园。《汉书》记载:“梁孝王筑东苑,方三百余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自宫连属于平台三十八里。”另据其它典籍记载:在梁园中,曜华宫、忘忧宫、吹台、钓台、女郎台、文雅台、凉马台等亭台楼阁鳞次栉比,雕龙剔柱,金碧辉煌,胜却长安城里的皇宫。梁园中还建有许多假山岩洞,湖泊池塘,如百灵山、望秦岭、鸿雁池、金果园、清浴池、清凉台、平台、南湖、鹤洲等。睢水两岸,竹林连绵,长达十余里,俗称梁王修竹园。梁园中各种花木应有尽有,飞禽走兽无奇不全,风光优美,景致宜人,全国罕见,也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王室园林。梁孝王在这里结朋交友,骑射狩猎,望月抚琴,饮酒赋诗。当时,这个皇家园林也是第一个向平民百姓开放的园林,曾呈现出每逢春末夏初,丽人游子蜂拥而至,车毂相击,摩肩接踵,游人如织,暮不思归的盛况。至今还有“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的慨叹。梁孝王的文友枚乘的《梁王菟园赋》记录完整细致,描述形象生动。因此,梁园应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旅游的第一个景区。

  三、人们的向往地

  商丘,正因为拥有真正意义的中国最早的旅游,拥有真正意义中国最早的景区,所以,她一直是令人向往的地方,令人陶醉的地方。从古至今,来商丘游览观光的人络绎不绝,难以胜数;记录商丘的古籍文献汗牛充栋,难以尽览;吟咏商丘的诗词歌赋穿珠含玉、辉映诗坛。商周春秋战国时,老子、孔子、孟子、庄子;秦汉时,秦皇嬴政、邹阳枚乘、司马相如;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曹氏父子、谢家兄弟;唐宋时,李白、杜甫、苏轼、柳永;明清时,万历、乾隆等不少文人墨客、帝王将相、达官贵人等都曾经多次到商丘休闲度假,作诗填词。

  《诗经》的《商颂•玄鸟》、《卫风•河广》美丽动人,情真意切;枚乘《梁王菟园赋》、《忘忧馆柳赋》,邹阳《酒赋》文章颢博,卓落瑰奇;曹植的《帝喾赞》古朴沧桑,大气磅礴;谢惠连的《雪赋》神思妙想,穷形尽象;江淹的《还故园》自激自励,大节大义;王昌龄的《梁苑》悲怆凄然,思古悯客;李白的《古风•庄周梦蝶》慨叹世变,通达明理;《梁园吟》忧思怀古,慷慨激昂;高适的《雨后睢阳》振翅展翼,鸿鹄大志;杜甫的《遣怀》追念故友,针砭时弊;岑参的《山房春事》对景生情,睹物吊古;李贺的《梁台古意》借古讽今,古意新愁;白居易的《读庄子(二首)》遣兴寄情,哲学思辩;范仲淹的《睢阳学舍书怀》怀念母校,忧国忧民;晏殊的《似曾相识燕归来》悠然淡然,不甘寂寞;苏轼的《清平乐•秋词》神游美景,抒吊古情;苏辙的《南京雨中》雅事之慕,悯农之情。这些都是对商丘的自然人文景观游历后真情实感的流露,对美景美事的赞颂,古物古人的凭吊,也是对商丘旅游景观的赞美。

  综上所述,生活在商丘商族的商先公确实是中国旅游道路的开拓者,是中国旅游的先驱,商丘是中旅游的肇始地,是中国景区文化的发祥地。

  (本文系“商丘:中国旅游和景区文化发祥地”北京专家研讨会主题报告,本报有删节。作者系商丘市旅游局局长)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