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纤夫巴东唱罢张家界登场 如此炒作惹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3日 10:13 潇湘晨报
裸体纤夫巴东唱罢张家界登场 如此炒作惹争议
张家界茅岩河畔,10名纤夫裸体正在拉纤。

  湖北巴东裸体纤夫刚刚淡出公众视野,张家界茅岩河畔又现裸体纤夫。管理景区的旅游公司将此解释为“被摄影爱好者无意拍下,是一系列原生态的生活场景与民俗文化”,并表示会以此为契机,把这种拉纤活动常态化。

  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找到当日拉纤的纤夫,纤夫承认此事是旅游公司组织。业内人士指出旅游开发要有一个度的平衡,反问借此还原民俗文化的人“能不能为了艺术、民俗来牺牲一下?”

  茅岩河畔出现裸体纤夫

  18日起,红网出现一组裸体纤夫的图片,图片上有近10名裸体纤夫,正在拉动一艘搁浅的渔船。

  这一幕出现在上个星期,张家界茅岩河九天洞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黄琳杰介绍,虽然此幕出现在景区内,但并不是公司组织的,“当地纤夫在拉纤,被张家界摄影爱好者拍到了。”黄称,公司在各个河段都有管理人员,这一幕并没有出现在游客的视线里。

  该旅游公司在给潇湘晨报记者的回复中称,裸体纤夫的拉纤活动对于附近居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茅岩河上的纤夫是茅岩河两岸山民的一些生活现象,是一系列原生态的生活场景与民俗文化,是一组难得的珍贵的艺术典藏。”

  有网友认为这是旅游公司的炒作,而这组图片却被旅游公司认为是一个契机,“公司准备把这种拉纤活动常态化,很好地传承与保留湘西、茅岩河的纤夫文化,对茅岩河上拉纤活动进行规范和引导。让游人也可以拉纤,体验一把当纤夫的乐趣;有客人的时候,有大姑娘的时候,我们的‘野’纤夫还是把衣服穿起来!”

  船卖了 只剩下记忆

  在张家界市温塘镇温塘村村民们的记忆里,纤夫曾是陆路交通还未发展起来的代言词,绝大多数青壮年男子都下过水,拉过纤。

  温塘村热水坑组72岁的胡廷告是有着四十多年“水上工龄”的“老纤夫”,他说:“以前没有公路的时候,把木柴、煤炭、土特产等运出去全靠水运,张家界拉到温塘要2天,温塘到桑植要2天,从洞庭湖入口处的常德津市拉到张家界则要半个月。每个村组都有自己的船,大的船有二十多吨,空船至少要12个人才能拉得动。以前是集体经济时,在水上干一天可以拿1块5,而在地上种田只有三四毛工钱。大家都愿意拉纤,不过是轮着干。

  六十年代开始修建公路,其后茅岩河、澧水上又修了很多坝,水拦起来后,水运逐渐被陆运取代,80年代末就没有了,组里面也就把船卖了。

  72岁的胡廷益是温塘村热水坑组村民,20岁便下水的他,是当地有名的艄公。他的嗓门洪亮,吆喝起来声音可以传几个山谷远,纤夫们听他的哨子,都会立马来了劲头。不过,胡廷益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喊过了,偶尔兴起,会给前来漂流的游客们喊上几句。

  “裸体纤夫”已成谈资

  21日傍晚,潇湘晨报记者在茅岩河漂流景点寻找当天的“纤夫”,几名年轻人看到记者掏出摄像设备后,言辞闪烁,称并不知道此事。

  温塘镇温塘村热水坑组,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妇女听说记者想寻找当天的“纤夫”后,问是不是想“曝光”,她小声说“这不是一个好事情”。

  温塘镇温塘村热水坑组,坐在屋外乘凉的村民们在记者手机里看到裸体纤夫的图片后,纷纷围了上来,一名男子路过时,村民们笑着说他也参加了那天的拍摄,但是记者欲采访时,该男子称没有,便走开了。

  温塘镇温塘村52岁的胡世心(化名)在旅游公司打工,他只下过几次水、拉了几回纤,他年轻时候,随着公路的修通,耗时费力的水运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各村组的船不久也全卖掉了。

  这次“裸纤”,胡世心也参加了,而且是排在最前头的一个。“公司叫我们去的,还在纸上按了指印,公司怕照片亮相后有人反悔。”

  拍摄点是茅岩河一处叫猫儿滩的地方,如果想从温塘镇到猫儿滩,沿河边是走不过去的,因为有的地方没有路,只能乘船。在这样一个比较隐秘的地点,“裸体纤夫”们的隐私还是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胡世心说,拍摄的时候周围是没有其他人的,我想公司也不会允许有闲杂人等出现。

  胡说,并不是很多人都乐意“献身”,毕竟这些照片会上网,会被别人看到。当胡世心参加完这次拍摄后,他和其他“裸体纤夫”也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胡世心的老婆面对邻里开玩笑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并不介意老公做这样的事情,一是因为胡世心参加拍摄前向她“请示”过,二是她觉得老公在公司打工,为公司宣传并无不妥。

  “一些以文化为名开发文化的人在破坏文化”

  长沙中国国际旅行社常务副总经理马昕直指此事“就是一个商业炒作”,旅游公司所谓的文化、民俗都是借口,反问“说这话的人能不能为了艺术、民俗来牺牲一下?”他预言裸体纤夫这种营销行为对景区旅游所起到的效果为:近期有用、长期无效,还污辱了几百万的湘西人民。

  马昕说,去年就有人围绕三峡相关河流做了这样一个创意,茅岩河此举是模仿和抄袭;此外,人本身是目的而非手段,纤夫是有尊严的,这种做法是一种倒退。“包括一些地方的旅游与开发,以民俗保护的由头做了大量的工作,但都经不起最后的推敲和分析。中国不是没有文化,是总有一些以文化为名开发文化的人在大力的破坏文化。”

  马昕认为,旅游开发要有一个度的平衡,不能把女人脱光后再脱光男人。

  张家界旅游局景区管理科胡长品科长称,他们正在创建文明景区,旅游局会就此事进行调查、了解,如果行为有碍民俗民风、有碍景区形象,是不允许的;如果是当地居民的自发活动,旅游局会组织景区进行制止。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