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将复建南宋皇城遗址打造城市名片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05日 10:21 观察与思考
杭州将复建南宋皇城遗址打造城市名片

  杭州要出“皇城牌”

  ■观察记者  孙优依

  这有西安出“汉唐牌”,建设的大明宫遗址公园即将开放;另有洛阳打出“隋唐牌”,今年开建考古遗址公园……近年来,集历史遗韵和秀美景观于一体的遗址公园似乎正成为城市建设的新热点。在这一场热热闹闹的城市文化遗产的保护声中,“南宋故都”杭州也走上了遗址保护之路。目前,杭州正积极推进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建设。繁华古都纵使绻缱千年也已是昔日盛景,今之杭州为何要打“皇城牌”?如何来打这张“南宋皇城牌”?又该如何展示中国最美丽山水花园式皇城遗韵?

  彼之恢弘 今之疮痍

  沿着凤凰山脚路,行走在幽深狭长的巷路中,沿边是成片低矮的老房子,阳光静静地浸染着白墙黑瓦,随山风飘曳的薄雾恰到好处地为这里添上了谜样的色调。这里没有集市般的喧嚣、吆喝,年逾古稀的老人们摇着蒲扇靠着墙休憩,小孩子们三五一群地嬉闹玩耍,人们沿街而坐,或闲淡地聊着家常或兀自做着闲活,街边的杂货铺里生意清淡,老板们倒也不急,搬张桌子凑在一起搓麻将。这里惟一不缺的就是时间,而时间却在这片悠远的土地上缓缓流动,几乎感觉不到它的流逝。这就是昔日南宋皇城根下。

  杭州凤凰山曾是旧时五代吴越王钱王宫。公元1138年,南宋康王赵构定都杭州,决定在城南凤凰山东麓宋城路一带修建宫城禁苑,遂在隋、唐杭州州治和五代吴越王钱缪修建的“子城”(宫城)、“罗城”(都城)基础上扩建宫殿。其范围东起凤山门,西至凤凰山西麓,南起笤帚湾,北至万松岭,方圆4.5公里,共建殿、堂、楼、阁约130多处,此外还有华美的御花园直到凤凰山巅。据史书记载:当时南宋皇宫,建筑规模宏伟瑰丽,工力精致,金碧流丹,华灿照映,望之真如天宫化成。

  南宋在杭州建都138年,皇城经过历代皇帝的不断改建扩建,持续100多年建设,使凤凰山东麓形成了一座方圆九里、巍峨辉煌的宫殿群组。后因元军南侵,入杭州,纵火城中,大火焚烧皇城三天三夜,地上建筑无一留存,大批前朝留下的建筑和精美园林,化为乌有。当时只留下一片残垣断壁。而随着800多年的城市演进,地表建筑荡然无存,遗址深埋地下。

  南宋是杭州最精华的城市历史印记,从南宋建都迄今800余年,而杭州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群南宋皇宫,已完全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令人唏嘘不已。

  如果没有旧志记载,你根本不会将这里与皇宫联系在一起。如果不是有意寻访,又有谁会想到脚底下踩着的土地上,掩藏着距今870多年前南宋临安城的灿烂文化。而今我们寻幽觅古,当我们双脚踏上林木森森的凤凰山,南宋皇宫的地面建筑已然消失,到底哪里是皇宫,哪里是宫墙所在,我们都不得而知,在这里也没法看出任何一丝皇家气象,但经过考证,可以肯定的是,之前只在史书、宋画中留下壮丽篇章的南宋文明,一定在地下的这片土地里埋藏着。

  缘何钟情于“南宋皇城”

  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城市以历史古迹而闻名,埃及有金字塔,希腊有卫城,西安有兵马俑,“南宋故都”杭州也不例外,重现“南宋皇城”正是当下热点。而在南宋建筑已没有完整实物的情况下,杭州为何力推“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项目?

  南宋定都杭州,使杭州的城市性质与等级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从州府上升为国都,城市地位的提升,促进了城市的发展。这是杭州城市发展的里程碑。据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徐吉军介绍,南宋是中国古代经济最发达的朝代,这一时期的临安(现杭州),农业、手工业、商业等高速发展,与其说是全国的政治中心,更不如说是全国的经济和文化中心,这里的商业贸易和金融业高度繁荣。

  这一时期是杭州城市史上最辉煌的阶段,因此也被马可波罗赞叹为“世界上最华美的天城”。著名华裔学者刘子健曾说:“此后中国近八百年来的文化,是以南宋文化为模式,以江浙一带为重点,形成了更加富有中国气质、中国风格的文化”。

  今日杭州之所以能成为“人间天堂”,成为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位列我国七大古都之一,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南宋定都临安,得益南宋经济文化的高度繁荣。

  南宋皇城大遗址是南宋历史文化的象征,杭州的思路非常清晰:南宋皇城大遗址是一颗深埋于杭州地下的“明珠”。“挖掘南宋古都遗产为丰富千年古都内涵,对杭州打造‘生活品质之城’而言,是一张‘含金量’最高的金名片。”杭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国平如此评价南宋皇城遗址。南宋皇城遗址是杭州历史文化遗产的“制高点”,是杭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最重要的标志。

  杭州是历史文化名城,可是总感觉杭州整个城市缺少点东西,除了西湖似乎就没有其它很形象很亮眼的东西。城市的一切根基是文化,文化造就了市民的一种生存状态,也造就了一个城市呈现给大家的图景。西安有大雁塔,南京有秦淮人家,这些地方既是市民的休闲地,也是游客的观光地。

  杭州需要什么?一直以来,杭州打出了“西湖牌”、“西溪牌”、“运河牌”、“良渚牌”,现在,打“南宋皇城牌”搬上了决策者的案头。

  专家认为,今年西湖申遗走入关键时刻,蕴藏深厚历史文化内涵的南宋皇城遗址将成为一个可以为申遗一锤定音的金牌产品。南宋皇城遗址还是西湖文化景观的很好补充,遗址公园和西湖相得益彰,市民、游客可以日游山水夜游城。

  古迹、遗址是延续城市记忆的DNA,南宋皇城遗址承担着杭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薪火相传”的重要角色。

  为了打好这张王牌,杭州从1983年开始,就陆续对南宋皇城遗址进行考古勘探。南宋皇城(大内)坐落在杭州凤凰山东麓,据专家考证,尽管南宋古都破坏严重,但深埋地下的宫殿遗址保存非常完整。经过20多年的考古勘探界定,南宋临安皇城遗址整体面积约为50万平方米,其主要宫殿基本埋在地面3米以下,南宋皇城(大内)遗址面积为1.5平方千米,范围初步确定:东起馒头山麓,西至凤凰山,南至宋城路一带,北至万松岭南。

  “就目前的考古勘探情况来看,皇城的城墙位置比较清楚,地下遗址保护的比较完整。”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王滋向观察记者介绍了皇城遗址目前的情况。

  南宋皇城遗址的范围及核心宫殿区布局已经基本探明,南宋皇城大遗址综合保护工程地形测绘、立项、考古工作计划方案已着手制定。玉皇山南、清河坊—大井巷历史街区、中山南路—十五奎巷、八卦田等保护、修建规划,也都已就绪。

  南宋皇城大遗址,不仅包括南宋皇城(大内)遗址,还包括皇城周边南宋临安城遗址。其四至范围为:南至钱塘江,北至庆春路,东至中河(及德寿宫遗址),西至虎跑路—南山路—解放路—延安路一线,规划面积约为14.1平方公里。南宋皇城大遗址综保工程包括核心区的南宋博物院的建设、中山南路街区功能的拓展、南宋官窑博物院扩建等14个重大项目。

  如今,南宋皇城大遗址综保工程数十年磨一剑,已到了亮剑的时刻。

  遗址公园  再现盛景

  王朝早已被埋葬,当年皇权的霸气早已被岁月的风霜打磨的荡然无存,杭州城中保存至现代的宋代建筑几乎没有,只有遗址完好地保存于地下,我们去哪里寻找昔日南宋皇朝的辉煌?如何来打“南宋牌”?让人们实实在在体味到南宋古都的氛围呢?

  我们的设想是,游客应该想看两样东西,一是皇家宫殿或者是感受宋风古韵,二是馆藏文物。游客到南宋皇城遗址,不仅能读到皇城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同时其还承载着一个城市的记忆和成长。

  而遗址公园就能很好的为我们呈现这两样东西,那什么是“遗址公园”?可能对于许多人来说,心里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遗址公园,是指基于考古遗址本体及其环境的保护与展示,融合了教育、科研、游览等多项功能的城市公共文化空间。

  “遗址公园是在城市间建遗址,而不是成片的大拆大建,遗址要以保护为主,既要展现遗址价值,又能带来旅游、经济的发展。”杭州市规划局负责该项目的总规划师刘晓东是这样解释的。

  南宋皇朝已过去800多年,杭州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遗址保护区内建筑密集,对遗址本体保护带来隐患,很多文物已不可能恢复原貌,令人好奇的是,南宋皇城大遗址,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拿什么来吸引人呢?

  “杭州将展示部分南宋遗址,复建部分建筑,古代遗址与现代功能相结合这是大方向,既保护好南宋皇城地下遗址、展示南宋文化,又适当重现南宋皇城为中国最美丽山水花园式皇城的遗韵,让人们感受宋代的历史氛围来体现遗址价值。”凤凰山管理处园林文物局文物科邵群科长在接受观察记者采访时说道。

  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将宋风建筑分为四类,纯宋式建筑、新宋式建筑、点缀宋式建筑和宋式遗址保护罩的形式。预计将恢复一组纯宋式建筑,“遗址公园”将利用原材料、原工艺来完整重现宋代建筑风格,新宋式建筑以现代材料与技术来相对完整地重现宋代建筑风格,点缀宋式建筑以现代材料与技术,采取部分宋代建筑特征、体现出某种南宋建筑韵味。另外将考古发掘确定的重要的地下遗址以保护罩的形式呈现,在“遗址公园”内设置博物院,在此作为展品向世人展出,在上面作标注为其“正名”,同时配以解说指示系统,让人们感受到文物的感染力。

  “以城墙为例,主要展现的是格局,既对完整的城墙进行保护,又可以利用现代技术如灯光等手段展示残留遗址……”浙江省古建院院长王滋告诉观察记者,“宫殿文化、市井文化也是关键部分,特别要重视非物质文化的保护,硬质、软质结合才能体现真正的南宋风韵。”

  “民族文化是最有吸引力的,打造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要将保护文物放在首位,这也是为城市策划出世界旅游文化公园,为子孙后代谋福祉的工程。它不是一蹴而就的,是需要几代人的不断努力,是百年大计。”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研究中心副主任华芳长期与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设计规划打交道,对于重现南宋皇城项目,她深有体会。

  建筑风格兼收并蓄

  南宋在杭城建都已过去800多年,伴随着朝代的更替,南宋皇城遗址区域内还存留着诸如明、清等其他朝代的建筑,遗址要打“南宋牌”,那其他时期的建筑怎么办?

  “实施南宋皇城大遗址综合保护工程,要在突出打好‘南宋牌’的同时,妥善应对不同历史时期文化遗存在规划区范围内叠加带来的挑战,合理地把历史积累的文化元素和建筑符号妥善应用于现代城市发展和现代建筑设计中。”对此,杭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国平用了8个字概括—“和而不同,兼收并蓄”。

  南宋皇城地下及周边,遗址十分丰富,这些文化遗存有隋、唐、吴越、宋、元等不同时期。考古探明,有皇城东南西北城墙遗址、南宋太庙遗址、老虎洞宋元窑址、南宋恭圣烈皇后宅遗址、德寿宫遗址、三省六部遗址、中山中路南宋御街遗址、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郊坛下南宋官窑遗址、梵天寺遗址、圣果寺遗址等重要遗址。其中,南宋太庙遗址等五处还被先后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专家对此提出了建议,目前要开发南宋皇城遗址公园,在重视南宋皇城遗址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明清、近代的文化遗产资源,应保护好有价值的各时期的文化遗产。因为历史有沉淀性、连续性,在这一区内有不少其他时期的建筑,对于杭州这样一座国际化的都市,怎样体现多种历史资源的特色很重要。

  城市的发展是延续的,文物展示的是一个历史的脉络发展,打“南宋牌”并不意味着不是南宋的文物就破坏掉,有价值的重要的遗址就必须进行保护。

  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的中心是建造一个南宋皇宫博物院,是南宋皇城遗址的保护,而周边是城市建设,打造宋风建筑,展现南宋遗风。事实证明,古代建筑和现代城市照样可以很和谐地相融在一起。

  “建设遗址公园,是将文物保护与城市的文化功能相结合,不是为了追求南宋而做,是在符合现代人需求和审美的基础上,体现南宋的文化风韵。”华芳如此表示。

  南宋皇城大遗址工程在战略上,要着眼于今后5—10年,搞好综合保护的整体规划,为全面推进打好基础;战术上,每年排出阶段性工程实施方案,积小胜为大胜。

  南宋皇城大遗址项目的建设,首先以“保护为主”,同时必须要改善遗址内原住民的居住条件,提高居民生活水平为要义,那怎么办呢?杭州要建“活”的博物院。

  遗址内到底该不该有住户,住多少人才符合文物保护的标准?华芳说,全国还没有一个大遗址保护的模式,遗址区域承载多少居民合适,这是个很难量化的问题。王滋也提出,虽然目前遗址状况还不清楚,究竟哪块要搬哪块存留都还是未知数,但不主张将所有人口都迁出去。

  保留一部分原住民生活在里面,古朴的民风让博物院更添生活氛围,更能展现南宋皇宫原有的风貌。如果所有的原住民全部迁走了,原来的居民住宅被用来建设旅游设施和搞商业开发,那它将成为一座空的博物院,仅仅剩下商业和旅游的作用。

  “有原住民生活的遗址公园是活的风景,不仅要有原住民,还要保持原生态。”上海泛太建筑事务所总裁兼总设计师张宏伟在7月3号召开的城市特色营造与建筑设计研讨会上对于“活”的博物院这一概念表示十分认同。

  遗址保护并不意味着要把原住民全部迁走,它原来是什么模样,就应该是什么模样。不能想象,生活在其中的人都走掉了,日常生活消失掉了,还有什么魅力和活力可言。

  记得林徽因曾说过“无论哪一个巍峨的古城楼或一角倾颓的殿基……无形都在诉说乃至歌唱时间上漫不可言的变迁”。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建设,所守护的不仅是南宋遗迹、前人文物,还是这个城市的往事,更是我们的生活。

  遗址保护与城市更新结合

  在杭州,我们还应设法让每一个游客不是出于好奇,而是从内心真正接受这个文化遗产。在保护的前提下,我们需要利用丰富的文化资源,将资源优势变为文化优势、经济优势,不光有实物的遗址和文物发掘、展示,还有一些历史上真实的故事让人们感受那个朝代。

  “朝代的更替,很多时候将前朝的建筑一把火烧了、毁了,从此不复存在。”王滋惋叹道,“我们要赋予历史尊严,尊重历史文物,遗址还要给大众带来利益,遗产保护既是展示文化同样也是改善民生的事情。”

  南宋皇城大遗址的建设既是文化保护工程,更是一项民生工程,其涉及到城市的有机更新。

  目前杭州正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这时“南宋皇城大遗址”的建设,把宋韵融入到杭州的城市发展中去,与杭州山水园林旅游休闲城市的定位是相融合的。

  城市的有机更新于遗址公园是一定要做的。目前还没有成功的典型例子,但杭州下决心要试试看,在把文物保护好的前提下,改善居民民生。“14.1平方公里内有城中村,目前南宋皇宫遗址这一块地方中的原住民的生活水平得不到提高,这也是搞南宋皇城遗址综保工程的动力之一。”王国平表示。

  南宋皇城大遗址公园建设一个重要的理念是:南宋皇城的每一块砖、每一处遗存、每一件文物,都是公共资源,都要让人民群众共享,实现公共资源利用效益的最大化,特别是要把帮助原住民扩大就业,增加收入,改善原住民生活条件摆在首位,鼓励外迁、允许自保,让原住民共享综保成果,成为最大受益者。

  遗址和当地老百姓是分不开的,这才是遗址的真实性,它承载着一个城市的延续和成长。应借皇城重建之时,改善当地居民生活条件,调动整个大遗址中居民的积极性来保护文物,让遗址遗迹的展示促进旅游发展,惠及当地百姓。

  建筑是活的历史,是彰显城市个性的重要元素。城市的建筑、风景和人是一座城市的象征,它们是辨别城市的指纹,一座没有指纹的城市恰如一个没有指纹的人,怎么去建立其个人档案呢?指纹是一个人独有的标识。但大抵现在没有永远留得住的建筑,因为不必屹立多少风雨总要被修葺一新,没有人计划等待它经过衰败最后涅   成古董来倾诉某段历史,现在的城市每天灰尘纷飞,旧楼改造,重建新城,从此古老只能在内心积淀,在回忆之中酿成诗篇。

  人们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历史上对文物古迹的破坏,如果可以对文化街区实行有效保护,还用得上再现皇城吗?

  在现代化的今天,即使复建了整个杭州城,那也不能成为古代文明,任何复古化和商业化的刻意雕琢都显得做作,文明是自然而然生活的积累,是真正的岁月留痕与文化传承。

  我们深深的希望,100年,甚至500年以后,现代的建筑再不需要重建来复古,只是点滴的修补和细节的完善就足矣。那样的杭州,精致而大气,自信而庄严。

  如何真正保护珍贵的文化遗产,在皇城重现之时,必定会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来加以保护遗址,而重现对于南宋文化传承可能仅仅是第一步,关键是如何让它继续繁荣下去,如何让它焕发新的活力。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