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中国的一面镜子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7日 10:47 国际先驱导报

  英国:中国的一面镜子

  参观英国的世界遗产所需费用通常不高,1997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格林尼治天文台,更是免费向公众开放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康逸发自伦敦 到英国,应该去哈德良长城走走看看,在领略古老壮阔的日不落文明的同时,也体味英国人为保护这处世界遗产所付出的心力。

  哈德良长城规模庞大,穿越了英格兰北部的3郡12县和两个政府行政区,90%以上地段属于私人财产,涉及50多个机构和700多名私人业主。但是,这段由泥土和石头建造、路线支离破碎的城墙,至今已存在千年。其长寿与保存完好,堪称英国保护文化遗产的缩影。

  政府主导,门票收入禁挪用

  英国1984年加入世界遗产公约,至今已有28项遗址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中包括巨石阵、伦敦塔、威斯敏斯特教堂、爱丁堡新旧城区等23处文化遗产,自然遗产4处和一处混合遗产。

  事实上,英国在保护世界遗产方面也遭遇过尴尬。拥有900多年历史的伦敦塔于1988年被列为世界遗产,但由于毗邻伦敦繁华的金融城,周围大规模兴建的摩天大楼严重影响了伦敦塔附近的整体景观。而1987年列为世界遗产的巴斯城也因新建项目与市中心历史特色不符而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警告。

  为此,英国通过制定整体空间规划体系来保护其世界遗产地。按照规定,英国各个地区、郡乃至区的规划部门都在管理、保护和维护世界遗产地上发挥着重要作用。此外,英国政府还提出计划,加强对世界遗产所在地周边环境的保护,在世界遗产附近设立缓冲区,阻止开发商在这些遗址周围兴建与其整体风格不符的建筑物。

  文首所提到的哈德良长城,根据2008至2014年管理规划,英国政府依据地形将离遗址10英里的范围设定为缓冲区,增加了对遗址的保护,避免对遗址的有害开发,同时提高了周边环境的景观质量。

  尽管英国人留给外界的印象多为刻板,但在文化遗产保护上,他们却既坚持原则,又能做到灵活处事——从哈德良长城管理和保护工作可以看出,英国各级政府在保护本国世界遗产方面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英国政府很早就开始介入哈德良长城的保护工作。到20世纪20年代,英国政府制订了《古迹与考古地区法》,并于1928年把哈德良长城置于该法律保护之下。

  完善的规章制度,往往能令文物古迹保护工作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2007年,英国政府出台了《21世纪遗产保护白皮书》,制定了“更为简单、更有效的统一遗产保护体系”,让公众和社区有更多参与的机会。

  英国政府不仅通过立法保护遗产,也是遗产保护主要资金的提供者。各景区的门票收入往往由地方政府处置,但只能用于维护景区及其服务设施,以及景区工作人员的工资,不能挪作他用。

  低票价,减少申报数量

  现在,英国人已经将目光放在更为长远的地方,他们将对世界遗产知识的宣传和教育视为保护遗产的重要一环。

  例如,英国许多学校就将世界遗产教育作为重要内容。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国国家委员会发起了“了解我们的世界遗产”活动。其中一个重要项目就是帮助世界遗产地和英国当地学校之间建立起联系,以确保英国儿童及年轻人在家门口就能够对世界重要遗产有所了解,并珍惜和重视身边的遗产。

  为吸引更多人关注世界遗产,参观英国的世界遗产所需费用通常不高,并且会时常安排学校组织学生参观。1997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格林尼治内有以破解经线之谜著称的皇家天文台,更是免费向公众开放。

  与此同时,英国近年来对于申请世界遗产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冷静,逐步减少对世界遗产的申请。据了解,英国申请一个世界遗产需要花费40万英镑,平均每年用于维护的花销也在15万英镑左右。而事实证明,世界遗产地位给旅游业带来的收益被夸大了,因为只有很少一部分游客意识到这种地位或者是被这种地位所吸引才来参观游览的。

  专家视点:当敛财工具,是对世界遗产的侮辱

  核心观点

  如果说你要通过涨价把“申遗”花的钱成倍赚回来,你申报的出发点就很有问题,很低下。

  现在随着城市化的膨胀,中国的文化遗产几乎遭受灭顶之灾。

  国务院规定不准争夺名人故里,但一些地方官员和文痞们仍旧在胡诌,这实际上是愚昧在挑战文明。

  【主持人】陈雪莲 本报记者

  【访谈嘉宾】丹青 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秘书长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随着中国丹霞、河南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中国世界遗产已达40处,而有心踏上申遗征程的景点和城市,更是远远超过这一数字。

  面对全国上下一片申遗热,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秘书长丹青却着实有些高兴不起来。作为一个普通的文化遗产守望者,丹青为文化遗产保护奔走疾呼20余年,也曾在一个月内发表2万余字呼吁保护文化遗产。但面对许多破坏行为,他自认“十分无力”,丹青坦承,随着城市化的膨胀,“中国文化遗产几乎遭受灭顶之灾”。

  “败家子”曾令镇江无价珍宝胎死腹中

  《国际先驱导报》:你怎样看待各地争相申报世界遗产的动机?

  丹青:有些地方“申遗”的动机是好的,当地政府确实是想为百姓做点实事,但也有些地方政府只为发展旅游业而申遗。原国家文物局文化遗产申报官员郭旃先生多次提出,申遗不仅要有正确的价值标准,同时需要可靠扎实的基础工作和大量心血,最终目的是保护真正有价值的文化遗产,而很多领导不太注意这点。

  Q:中国的世界遗产是否也有保护不力的深刻教训?

  A:惨痛的例子就是江苏镇江市宋、元粮仓、明清驿站、古运河道等附属遗存,因开发商建楼盘而惨遭强拆。宋元仓储加上周附属构成了一组完整的体系,是我们申报大运河世界遗产的重要历史资源之一。这个价值,必定比那些眼前看得见的盖高楼要高贵和厚重得多。可惜啊,将使镇江扬名全球的无价珍宝,却让我们的一帮败家子愚蠢地逼它胎死腹中。

  很多领导干部在文化遗产的教育和普及上,(认识和投入)严重不足,如果不提高,将来会是个悲剧。而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法》(简称《文物法》)在这些悲剧面前无法起到作用,像镇江宋元谷仓、南京古城的破坏都是犯罪,但对有关责任人现在只是行政处理,没有法律处理。除了《文物法》,国务院48号文件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明文规定,但是有几项能落到实处?这是最最可悲的,我们不是没有法,我们有法,但是落到实处的很少很少。

  Q:有保护得好的例子吗?

  A: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古典园林就是好标杆。它实行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保护世界文化和遗产遗产公约》问世30年来对世界遗产保护的最新要求——5C战略,即增强《世界遗产名录》的可信性;保证世界遗产的有效保护;推进各契约国有效的人力建设;通过宣传增强世界人民对世界遗产保护的认识和参与;增强社区履行对《世界遗产公约》的职责。一方面,苏州古典园林所有的检测标准都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另一方面,在环境保护和自身利用上,跟其他文化遗产不一样,苏州园林越是随着时间流逝,越是能在利用当中延续自己的生命,比如人员的配置和监管,环境、水和大气污染的检测和整治,它都做得好,因而产生了好的效益——客流量大,超过限度后就会对客流进行控制,形成了良性循环,而涨价则只会带来恶性循环,无异于杀鸡取卵。

  面对世界遗产,我们要心存敬畏

  Q:申遗成功后景区涨价,是否合理?

  A:不合理。世界遗产是全人类的,不是个人的,你没有权力这么涨价。地方政府如果只是把世界遗产当成敛财的工具是极端错误的,这是对世界遗产的侮辱。丹霞地貌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珍贵礼物,我们的职责和义务就是保护它,怎么能把它当摇钱树呢?如果说你要通过涨价把“申遗”花的钱成倍赚回来,你申报的出发点就很有问题,很低下。

  Q:世界遗产本意味着荣誉与责任,在中国为何与经济利益脱不开关系?

  A:这就是有些领导和专家的素质与整个人类向前发展的速度相差太远,也跟整个社会向钱看的浮躁风气有关。我去日本名古屋考察,他们连为了更好保护文化遗产而新增的一个螺丝钉,都会用标识牌告诉你这是后来加上的,这个细节说明他们是出于真心来保护,并没有我们这种功利的保护观,为什么泱泱五千年大国,到了我们这里就变了味了呢?特别是相关领导素质不高,不懂文物保护还要装懂,往往干糊涂事和混蛋事。

  Q:目前很多国家级或省级文化遗产破坏也非常严重,例如云南大理为修建公路拆除唐代古城墙,河南距今3万年前的六堆寓旧石器文化遗址被开矿破坏。中国文化遗产现状如何?

  A:情形不容乐观,现在随着城市化的膨胀,中国的文化遗产几乎遭受灭顶之灾。作为一个普通的文化遗产守望者,面对很多破坏行为,很多时候只能泪水往肚子里咽,没有解决问题的权力。我非常反感现在的曹操墓地、李白故里、西门庆故里等争夺战,国务院有规定不准争夺名人故里,但是一些地方官员和文痞们仍旧在胡诌,当然有经济利益的驱动,这实际上是愚昧在挑战文明。

  Q:我们该应如何面对世界遗产?

  A:我们保护世界遗产,并不因它先进或是落后与否,而是因为它是人类整个发展历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文物局制定了“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我们不仅要心存敬畏和专注,而且要非常珍惜它们,这是先祖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我们如果没有好好保护而失去它们,不仅是对祖宗的犯罪,也是对子孙后代和全人类的犯罪。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