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最大先秦古墓群揭面纱 越族首领墓现增城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08日 11:48 南方报网—南方日报

  南方日报讯(记者/李培)昨日,本报记者接到报料,在今年早些时候向媒体公布的增城浮扶岭遗址中,广州市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发现了一批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汉时期的重要墓穴。更令人惊讶的是,就在考古工作即将结束时,一座底铺鹅卵石的带墓道竖穴木椁墓惊现,考古专家据此判定,它可能正是数千年前越族首领的墓穴。

  整个遗址面积近10万平方米

  增江在不远处流过,四周被农田包裹,浮扶岭由东西一大一小两丘陵组成,呈“凹”字形,山凹间密密麻麻地出现了大批古墓葬,墓葬时间主要集中在商周至南越国时期,东北部则发现有石构唐宋墓葬,整个遗址面积近10万平方米。

  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张强禄告诉记者,考古工作者已基本清理完毕这个迄今广州的最大先秦古墓群,揭露面积约15000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元明时期的墓葬525座,明代砖瓦窑址1座,出土珍贵文物2000余件(套)。从分布上讲,山坳脊部和南坡、东南坡为遗址文化层堆积最为丰富、墓葬埋藏最为密集的区域。

  张强禄说,浮扶岭墓地是岭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汉时期一处大型的罕见的重要墓地,年代跨度长,墓葬数量多,分布密集,内涵丰富,是继博罗横岭山之后的又一重大考古发现。

  配饰神似南越王墓出土器物

  先秦墓葬群中最让考古专家们喜出望外的是一座古代越族风格的大墓,罕见地使用了底铺石子木椁墓的墓葬结构,规模宏大,为岭南地区迄今发现最大的一座同类墓葬。

  张强禄说,这座大墓是一座底铺鹅卵石的带墓道竖穴木椁墓,虽因埋藏浅,被晚期建筑和农田整改破坏严重,但墓底结构保存基本完整,石子面椁板痕清晰可见。墓圹长10米,宽6米,墓道残长约5米,墓口到墓底最深仅0.8米。从椁板压痕判断,椁室至少分前后室两个区间,可能有双重封门。

  墓室中,考古专家清理出残存随葬器物24件,其中玉器2件(套),原始瓷器和印纹硬陶22件。值得一提的是,由龙虎形牌饰和蓝色玻璃管组成的配饰与南越王墓同类器造型相似,年代偏早,原始瓷杯的精美程度也显示出墓主人的尊贵身份,推测墓主人下葬年代在秦至南越国早期,身份属于级别甚高的贵族官吏,或南越族一位首领。

  张强禄解释说,墓底铺石子属战国至西汉南方越人埋藏习俗,但棺椁制度和墓内随葬品体现出汉人风格,这恰恰暴露了该阶段“汉越杂处”的时代背景。

  揭示岭南文明进化由东至西

  张强禄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发现房址、窖藏、路面、广场等与生活居住有关的遗迹,浮扶岭被认为是古人的专用墓地。而浮扶岭墓地作为专门的墓葬埋藏区延续时间近4000年,早到新石器时代晚期,晚到近现代,西周至春秋阶段是其高峰期。埋藏墓葬的原有数量推测近千座。

  更令人惊奇的是,从现考古发掘区墓葬分布的密度、地表勘查及局部勘探的情况来看,浮扶岭地下埋藏的墓葬数量应有三四百座之多。广州境内还没有发现规模如此之大、数量如此之多、延续时间如此之长的古墓地,在岭南地区都属罕见。

  张强禄说,这个大型的先秦墓葬群的发现向今天的考古学家暗示出岭南文明进化的脚步,大致遵循了以下的线索:西汉南越国之前,岭南文明的中心可能在今天的广州以东、东北的博罗、增城等地,随着时间变化,这个中心逐渐向珠三角腹地迈进;南越国时期,岭南文明的中心才移动到在今天的广州城内。

  出土陶器表面都有规整夔纹

  专家告诉记者,这个大型先秦墓葬发掘出土的文物以墓葬随葬品为主,有陶、原始瓷、石、玉和青铜器等。墓葬数量以西周中晚期至春秋早中期居多,夔纹(双“F”纹)陶、原始瓷豆为其特点;其次是战国晚期到南越国时期,“米”字纹和方格纹陶是其典型特征;相当于新石器时代晚期或商周之际的墓葬数量较少,以夹砂陶豆和曲折纹圈足罐为代表。

  而很多出土陶器的表面都有规整的花纹,形状像两个连写的“F”。考古人员介绍说,这种花纹叫做夔纹,外国也有人把它叫做双F纹。这是一种很神秘的花纹,对于它的起源和意义,目前考古学界还不能完全解读。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