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申遗”经济账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25日 11:01 中国经营报

  作者:刘弘毅,董昭武  

  “申遗热”热遍大江南北,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申遗”到底值不值,是个颇具争议的问题。地方政府乐此不疲,这笔账到底是怎么算的?

  今年“十一”黄金周涌向河南嵩山少林寺的成千上万游客将会发现,他们心目中的武学圣地头上又多了一道耀眼的光环:世界文化遗产。

  两个月前,即8月1日,在巴西举行的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包括少林寺在内的河南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河南省内第3处、中国境内第39处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整个表决过程仅用时5分钟,而为了这一刻,登封市政府和文物部门前后耗费了足足8年光阴,以及多达7.9亿元人民币的巨额资金。

  近年来,“申遗热”热遍大江南北,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申遗”到底值不值,是个颇具争议的问题。地方政府乐此不疲,这笔账到底是怎么算的?

  文物大省三次“申遗”

  早在2002年,登封市便将嵩山8处共11个景点“打包”成嵩山历史建筑群,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据说,当时教科文组织一位官员建议,虽然嵩山历史建筑群都具备“申遗”条件,但若只申报其中的观星台和嵩岳寺塔的话,更容易成功。

  经过一番权衡,登封方面并没有采纳上述建议,坚持整体申报。这样做一个最直接的结果,是“申遗”的时间和资金成本大幅增加。

  与大多数文化遗产申报项目一样,“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的7.9亿元巨大投入,除了用于文物保护外,更多是花在周边环境整治上,大拆大建在所难免。

  由于该历史建筑群牵涉到整个嵩山地区,景区一带将近600户、共约2000多名居民不得不搬走。登封市政府没有公布实际的补偿金额,仅仅是为了做通拆迁户的工作,政府就抽调了100多人组成专门团队,历时4个月,“顺利完成拆迁”。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为了迎接联合国世界遗产专家考察团的到来,郑州市文物局申遗办(登封为郑州下辖县级市)和登封市政府不敢大意,接待方案前后修改10次之多。连来访专家喜欢喝什么葡萄酒,用什么杯子喝,申遗办都进行了仔细研究。考察团中有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文化遗产专家茱丽叶·拉姆齐,招待宴会上还特地选择了其家乡的传统乐曲作为背景音乐。

  同样的场景,在号称中国“地下文物第一,地上文物第二”的河南,已出现过不止一次。

  10年前,洛阳龙门石窟进入“申遗”冲刺阶段。洛阳市委主要领导亲自出马,短短40天内,将位于市区南郊12公里处的龙门石窟周边近百处不协调建筑物及3万平方米附属物统统拆除,同时强制关闭了数百家小型工厂,让120多家商户停业。

  龙门石窟所在的龙门村716户村民,20天内完成了异地安置,他们祖祖辈辈居住了千百年的那条村子,仅仅3天就夷为平地。这为龙门石窟换来了1.4万平方米停车场和近1万平方米的石窟广场。整个龙门景区栽上了两万棵观赏性树木,新增绿化面积16万平方米。

  一向高傲的“铁老大”也为“申遗”让路。焦枝铁路(河南焦作—湖北枝城)经过洛阳市区后特地改线向南,彻底移出了龙门石窟保护区。

  据说,当年联合国文化遗产验收专家拉菲克抵达洛阳时已是凌晨两点多,当他乘车来到下榻宾馆时却意外发现,时任洛阳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位官员仍守在大门外迎候,这一幕让他大为感动。

  皇天不负苦心人。2000年11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24次大会表决通过将洛阳龙门石窟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龙门石窟成为河南省第一处世界文化遗产,结束了这个文物大省没有世界遗产的尴尬。事后得知,洛阳市政府为此次“申遗”成功耗资两亿多元。

  安阳殷墟本来与洛阳龙门石窟一起“申遗”,龙门石窟胜出后,殷墟不得不伺机再战。直到5年多后,即2006年7月,安阳殷墟才终于得偿所愿。后者付出的“代价”,是包括殷墟周边688户居民拆迁安置费用在内的3亿多元投资。

  投入产出比怪圈

  据了解,国家历来不会专门拨款支持各地“申遗”,理论上数以亿元计的“申遗”投入,均应由地方政府自己买单。

  不过,郑州市文物局申遗办主任郭磊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承认,“申遗”过程中获取资金的渠道是很多的,各项具体工作可以用不同名目获得拨款和补贴,比如联合国要求为世界遗产建立文物档案,会提供一定数额的资金,而地方上也能因此向国家申请相应的专项拨款。

  “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光环,对旅游观光业的拉动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以展现北魏晚期至唐代最优秀佛教造型艺术的洛阳龙门石窟为例,2000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之前,该景区每年门票收入不到2000万元,而到了2007年,其门票收入已超过9000万元。

  登封的嵩山少林寺在海内外拥有强大号召力,本来就游人如鲫,“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后,河南省内多家旅行社已迅速将其包装为精品线路作重点推介。

  “有了这块金字招牌(指世界文化遗产),来登封的游客肯定会越来越多。”登封市文物局副局长宫嵩涛说。

  但有人欢喜有人愁。大名鼎鼎的殷墟“申遗”成功4年,至今门票年收入只有区区1000多万元,引起外界议论纷纷,当初的数亿元投入到底是否值得。

  其实这也是困扰国内文化旅游产业多年的难题。跟北京故宫、西安兵马俑以及洛阳龙门石窟、登封少林寺这样既享有世界声誉,又具备足够观赏性的文化遗产旅游景点不同,安阳殷墟一类景点,文物和学术价值极高,游客可看可玩的东西却不多。

  河南旅游营销策划专家原群说,如果我是一名普通外地游客,交通食宿门票一共花了几百元,来参观殷墟博物院,我可能会觉得不太值,因为它的景观价值没有达到我的预期。

  多年来,安阳市旅游局局长张建国一直为殷墟的“钱景”着急,他曾直接向殷墟管理处负责人建议,在景区中融入互动元素,以增加游客对殷墟文化的直观体验。

  近大半年来,安阳引人关注的另一焦点是有关曹操墓真假的争辩,外界风传安阳有意斥巨资加以开发,以换取可观的经济回报。但旅游业人士认为,曹操墓虽名声远播,实际上只有一些挖出来的残缺不全的地下文物,观赏性不足,旅游经济价值被高估了。

  旅游业界有句老话,“国内旅游看三南”,即河南的历史文化、海南的自然风光和云南的民族风情。现在海南大建国际旅游岛,云南旅游也是风生水起,唯有河南,山水景观和历史文物都很不错,但多数景点的知名度并没有达到让人非来不可、非看不可的地步,或者像安阳殷墟这样,盛名之下,却无法满足大多数游客的胃口。

  河南省旅游局信息中心联票部主任魏斌为此感叹说:“外地客人来了,让他们看河南的什么呢?”

  大政府 小算盘

  按通常情况估算,一个地区或城市的旅游业总体收益与当地旅游门票收入的比例大约是5∶1,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申遗”热背后,地方政府的经济算盘显而易见。许多地方“申遗”的口号是更好地保护历史文物,但最终落脚点往往却是如何获得更大的投资回报。

  河南省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张新斌研究员早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申遗”过程很艰难,但地方政府仍不惜代价争取,主要是因为“申遗”成功后所带来的旅游商机和经济利益相当诱人。

  据了解,目前国家文物局的“申遗”预备名单中,还有来自各地的100多个项目,诸如江南六大古镇等,已为“申遗”苦苦排队等候了十几年。

  近日有消息称,河北正定县计划投资150亿元(相当于该县全年财政收入的23倍)恢复古城风貌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这笔巨款将用来拆除至少5万平方米的民宅和商铺,复建古楼、拓宽古城路网、建设佛学院等等。当地政府宣传这样做的目的是“带动旅游经济发展”。

  但是,英国政府对以往“申遗”成功项目进行深入调查后,在2008年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世界文化遗产在推动当地旅游和经济复苏方面的作用被夸大。

  去年6月,德国德累斯顿易北河谷成为第一处遭到除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景观,原因是当地政府不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劝阻,兴建了一座破坏河谷原有风貌的现代化桥梁。

  而早在2007年新西兰基督城召开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包括故宫、天坛、颐和园和布达拉宫在内的6处中国境内世界遗产遭到大会“黄牌警告”,原因是“过度维修”且“游客过多”,有可能对景区造成破坏。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