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首批自行车服务亭打包卖出 总值超11亿(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12日 10:21 法制晚报
杭州首批自行车服务亭打包卖出 总值超11亿(图)
杭州首批自行车服务亭打包卖出 总值超11亿

  国庆期间,杭州旅游市场闹猛,景区部分路段偶尔会陷入拥堵的状态。与堵在机动车上一脸无奈的乘客相比,不少公共自行车租用者自如地在机动车排成的长龙里穿梭,将堵了一路的私家车、公交车甩在身后,引来一路羡慕的眼光。据统计,杭州公共自行车国庆七天租用总量超过155万辆次。

  杭州公共自行车是杭州的一张金字名片,来杭州的许多游客都把公共自行车当成游玩的交通工具。今年来杭州旅游的成都女孩葛小姐发现,如今到杭州许多服务点租车,许多服务点都能买到矿泉水、饮料,偶尔有些亭子还能买到冰糖葫芦、小零食。其实这些低调变身为便利店的公共自行车服务亭,已经被北京一家公司承包,今年年底前,还会有两三家公司把杭州的这些公共自行车服务亭承包下来,打造成不同的便民点。

  杭州目前市区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点有2000个,有5万辆即存即取的公共自行车。业内人士分析,以报刊亭的日均营业额一千五百元作参考,杭州2000个公共自行车服务点能创造将近11亿元的财富。这将摆脱政府投资,实现自身盈利。

  100个服务亭卖了100万元

  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想把社会公益配套设施和商业相结合。7月20日左右,他们低调地和长城国际体育传播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签约,打包卖出100个公共自行车服务亭。

  目前,杭州市区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点有2000个,公共自行车5万辆。最新数据显示,国庆长假公共自行车租用总量超过155万辆次,其中景区公共自行车最高日租用量达到2.8万辆次,相当于每3秒约有一辆自行车被租走。

  公共自行车如此受欢迎,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方便,2000个服务点遍布杭州各个角落。而正是这些密集的服务点,蕴藏着商机。

  “游客在景区边走边玩,随时都会口渴,想买点什么。如果这些遍布在景区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点都在卖饮料、卖小吃,这就是商机。”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副经理陶雪军说,很早以前就有很多商家来找他们,想承包公共自行车服务点卖报纸、卖彩票、卖饮料……但最后都没成。这些商家看中的就是服务点的地理位置,以景区的旅游咨询服务点为例,它们大都分布在少年宫、一公园、涌金门等主要旅游风景点。

  第一批打包出去的100个服务亭,具体分布在哪些位置,这是商业机密。但是记者从知情人士口中获知,人流密集的龙翔桥周边,已经都被买走了。知情人士透露,100个亭子每年100万元的价格只是试水,“相当于一个亭子一万元,报刊亭的市场价都要3万元,1万元确实很便宜。”知情人士表示。

  少年宫的报刊亭节假日一天营业额5000元

  承包公共自行车亭唯一的参照对象就是报刊亭,报刊亭日营业额有多少,卖什么最能赚钱,这些都值得借鉴。

  汪师傅承包的报刊亭在北山路上,靠近环城西路的位置,距离少年宫不超过100米。亭子除了卖报纸,还卖饮料、烤串、零食,同时还租双人自行车。

  “每天最大的收入就是卖饮料,平常的营业额在2000元一天,节假日的营业额超过5000元。”汪师傅说。汪师傅在这个报刊亭工作了十三年,从当时的月亏2000元,到现在几乎每天都盈利。

  “一家三口都靠这个亭子吃饭,节假日都是亲戚、朋友过来帮忙。国庆节至少要6、7个人手才能忙得过来。”汪师傅边说边照顾客人。

  十三年前,汪师傅承包这个报刊亭,需要两万元钱。“这几年的价格在3万/年,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有经验,哪些好卖,怎么操作都一清二楚。许多人觉得3万元承包个报刊亭不敢出手,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地理位置,位置不好,肯定亏。”汪师傅说。

  汪师傅所处的位置正是游客从市区前往景区的必经之路,“离我们最近的卖饮料的地方,东面要去武林路上,西面要到少年宫后门。”汪师傅介绍。

  正是因为这样的地况,许多游客在进入景区前都会来买几瓶饮料,以防不时之需。

  “矿泉水3元,饮料5元。也有游客觉得比超市贵,但是他们和景区一比,还是会掏钱买。”汪师傅正是摸透了游客的心理,在定价上也绝不含糊。

  记者同时走访了信义坊、大关小区、采荷小区等周边的报刊亭,相关负责人表示,地理位置不同日营业额大不相同,以信义坊周边的一家报刊亭为例,其日营业额在400元至500元之间,这与北山路上汪师傅承包的报刊亭,每天2000元的日营业额大相径庭。

  杭州公共自行车服务亭商业价值超过11亿元

  陶雪军说,公司早就看到公共自行车服务点的商机,去年国庆期间,一些旅游咨询服务点、有人值守服务点开始试卖包装食品、饮料等商品;同年11月,开始销售彩票。“不过公共自行车是社会公益配套设施,我们服务点的员工首先要做到的是帮助租还车的市民、游客解决困难,其次才是销售商品,公司也有一套制度限制员工以营利为目的。”

  “我们现在正在酝酿一种新的经营模式,如何将社会公益配套设施和商业相结合,比如引进某个品牌连锁便利店,打包出去,统一在景区开个10家20家,服务点可以统一装修,卖统一的商品。”陶雪军说道。

  正是因为如此,国庆长假的时候,记者来到延安路明珠服饰城旁边的服务点,发现这个亭子已经开始销售矿泉水、饮料、冰糖葫芦、彩票等等,价格几乎和市场价持平。

  “但是承包商并不是靠营业额收回成本,他们所销售的产品还会有一个进场价。”知情人士透露。

  长城国际体育传播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CEO柳晓不经意间说道,“我们要打造的是品牌,之后的亭子可能分为饮料亭、彩票亭、快餐亭。一些二线、三线品牌如果要进超市、大卖场,价格会非常高,如果这些企业的产品想在杭州市场试水,服务亭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业内人士分析,以杭州报刊亭作为样本,根据地段、时间的差异杭州报刊亭的营业额差距,有的一天可能只有三四百元,有的一天则达两千元。如果以日均营业额一千五百元计算了,杭州2000个公共自行车服务点能创造将近11亿元的财富,这还不算上承包商收取的进场费用。如果按照每个亭子1万元计算,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也能有笔可观的收入。

  以亭养车,能扭亏为盈

  去年10月16日,杭州市公共自行车车身广告在杭州市产权交易所公开拍卖,起拍价1000万元/年,拍卖经营权三年。由于1000万元/年的起拍价太高,无人响应而流拍。

  杭州公共自行车交通服务发展有限公司目前几乎全靠政府拨款来支付车辆维修、折旧、人员工资等各种开支。公共自行车每月只有几十万元的租金收入,这相对于每月150万元的运营成本来说,相差甚远。如果按照起拍价计算,每个月5万辆公共自行车的广告收入至少是83.3万元,才可勉强维持目前的运营成本。

  现在他们想用公共自行车潜在商业价值“以亭养车”。

  业内人士分析,公共自行车服务点最大的优势就是所处的地理位置,要么就在市中心的繁华路段,要么就在居民住宅小区周边,要么就在景区里。每个服务点都有自身的优势。

  “用多少个点卖饮料,用多少个点卖盒饭;哪些地段、位置适合做彩票;是一个一个亭子打造,还是用一个品牌经营,这些承包商都需要不断调研,积累经验。而且公共自行车服务点是不允许改变外观,而且不能违章增设广告牌,承包商都要事先考虑好。”知情人士透露。

  知情人士透露,服务亭最大的缺点就是使用面积太小。“它的面积没有报刊亭大,所能经营的产品有限,如何能让这么个亭子发挥最大的作用,需要好好规划。”知情人士说。

  虽然公共自行车服务点用来经营没有先例可循,会存在风险,但是许多商家却表示出了极高的热情。“现在还有两家公司想承包服务亭,估计年底前会有结果。”陶雪军表示。同时柳晓也表示,想再承包一批亭子着力打造。

  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赵伟教授表示,社会公益配套设施和商业相结合的新模式可行,他觉得服务业需要综合性服务。“如果公共自行车服务点变身连锁便利店,方便市民、游客外,还能增加公共自行车公司的收入。这些承包出去的服务亭,平时都会有人,还增加了安全性。”赵伟说。

  浙大管理学院胡介埙教授说,是服务还是盈利,先要有定位。要将社会公益配套设施和商业相结合,这在经营模式上要创新,比如要筛选这2000个公共自行车服务点哪些地段、位置可以商业化操作,那里必须具备足够的客流、人群,适宜拓展业务。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