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狮穴”?!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08日 10:09 中国经营报

  押沙龙

  我参观大英博物馆的时候,碰巧希腊罗马馆和埃及馆要维修,没有开放。其他展馆里,最让我吃惊的展品是一个巨大的野兽浮雕。它高大得骇人,就像远古洪荒的怪物。这个野兽下身好像是狮子,但却有五条腿,肋上还生着鸟翼,上面则是一个人头。脸上蓄着很酷的长须,没有任何表情,眼睛大得就像日本卡通人物,茫然地瞪视着前方。

  这样一个东西放在图片上看,好像没什么。但真摆在面前,却有一种可怕的视觉冲击力。这个半人半兽的东西就像金字塔一样,有种扭曲人性的味道。它宏大得震魂慑魄,却又空洞得没心没肺——它就是亚述的人首翼狮浮雕。现在它有翼不能飞,有足不能走,被困在一个叫伦敦的城市里,让大家观赏取乐。站我旁边的一个英国胖姑娘还对着它吐舌头。但在当年,它立在尼尼微的王宫前,像神一样让人敬畏。

  战争机器

  这面怪物是尼尼微的缩影。它拱卫着一个庞大的狮穴。狮穴的主人和它一样,也是半人半兽的怪物。

  尼尼微是亚述帝国的首都。而亚述则是人类史上的一个噩梦。在它之前,有过帝国,有过军队,有过屠杀。但从没有谁像它这样,如此废寝忘食地屠杀;从没有谁像它这样,成为如此单纯的杀戮机器。

  亚述起源于伊拉克北部的一个小城。它的历史大约可以追溯到4000多年前。亚述曾经兴盛过几百年,然后被米坦尼王国打败,成了附庸。然后它又兴盛起来,向外扩张,然后又被一支游牧部落打败,只好躲在角落黯淡苟活。中东的历史总是打打杀杀,起起落落。亚述在里头就是一个跑龙套的,抓着机会也唱两句,但主要就是跟在大人物后面,举着旗乱跑。

  可是公元前883年,一个新的亚述帝国脱颖而出。这个帝国拥有无与伦比的军事机器。以往的军队都依赖战车,亚述帝国则创立了骑在马背上的骑兵。在战场上,它的军队排成一个个的三角锥。每个锥分为三排。首排是五辆战车,后面是15名骑兵,然后是25名重步兵;三角锥后是50名轻步兵。几十万大军横冲直撞。整个中东,无人能抵抗这成千上万的三角锥。如果敌人躲进城市,亚述又会拿出致命的青铜“攻城槌”,敲碎城市大门,血洗整个城市。

  叙利亚沦陷了。以色列沦陷了。巴比伦沦陷了。埃及沦陷了……亚述军队冲进城市,砍下成堆的头颅,把人活活剥皮后,钉在木桩上。

  亚述王把国家变成了一个军营。所有臣民都是为了国家而活着,为了军队而活着。除此之外,人毫无价值,毫无意义。整个国家只有一个目的:战争。而战争的另一个名字就是:杀人。

  杀人游戏

  前些年,网上流传一首歪诗,叫“男儿行”。里面是这样写的:“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亚述的历代国王就是这里讴歌的好男儿。尼尼微就是杀人的圣地。成千上万的俘虏被押进都城尼尼微,被断腕、削鼻、剜眼、剥皮……亚述的国王斜坐在卧榻上,旁边躺着美女,周围是馥郁的花丛,远处是高大的宫墙。在这种优雅的环境里,国王口授自己的回忆录。一位国王的回忆让人毛骨悚然:“我制造了一场屠杀。我毁坏掉所有的东西,把所有的活人都钉死在木桩上。”几十年后,另一位国王深沉地说:“我把他们的皮都剥了下来,一张一张叠在一起。确实叠了好大一摞。”他们一面喝酒,一面回忆,心满意足得像只打呼噜的猫咪。

  托尔斯泰写过一个短篇小说《亚述王伊萨海顿》。伊萨海顿是真实人物,统治过亚述12年。小说里写道,伊萨海顿打败了莱里王,把他的14000名士兵都杀了,把国王关进了笼子。晚上,他正思考怎么处死莱里王才更有趣,一个白胡子老头出现了。

  老头说:你就是莱里王。

  亚述王:胡说!莱里王正在笼子里关着呢。明天我要把他的舌头钉在木桩子上,然后放狼狗咬他。

  老头拿出一个水罐,让他把头浸在水里。亚述王刚把头放进去,就发现自己躺在豪华的宫殿里,旁边躺着一个陌生女人。他变成了莱里王。于是,他白天处理政务、打猎,晚上和王妃睡觉。直到有一天,大臣报告说:亚述来入侵了!他聚集了兵马前去应战,结果惨败。他被俘虏了,塞进笼子里,关了20天,等着被处死。他的亲戚朋友在他面前被剥皮,被砍断手脚,他没有说什么。他的王妃被捆起来,让太监牵着送进亚述王宫,他也没说什么。最后,刽子手打开笼子,把他带到死刑台那里去,绑到血淋淋的柱子上去。他害怕了,哭喊着求饶。

  这时,他大叫着从水罐里抬起头来。他还是亚述王。然后,托尔斯泰让老人说了一堆玄奥的话:所有人的生命都是一体。你杀了他人也就是杀了自己云云。然后他就消失了。第二天,亚述王伊萨海顿释放了所有囚犯,把王位传给儿子亚述巴尼巴。他自己则作为隐士,走遍全国,讲述老人告诉他的真理。

  很明显,托尔斯泰借助于“移情”的能力,让亚述王弃恶从善。这个故事很有意思,但唯一的问题是:它不真实。亚述帝国里,从没有一个国王表现出“移情”能力。他们从小就观看杀人,观看剥皮。如果他们有移情本能,也就被扼杀了。在历史上,伊萨海顿是个虐杀狂,一辈子都是。他从没有退位,而是病死在远征途中。他的儿子亚述巴尼巴是个比他还坏的虐杀狂。他曾把敌人两位兄弟统帅,用挖空心思的办法弄死。一个是被活剥皮后放血,一个是细细切成肉酱后送到全国展览。他最喜欢的节目就是看狮子吃人。

  有谁能感化这样的半人半兽?现实中,那个白胡子老头要是胆敢说那些废话,他来不及“消失”,就会连人带水罐被扔进狮子笼。

  整个中东都战栗地看着尼尼微。圣经里称它为“血腥的狮穴”。人面狮身,肋插双翼的怪物,在那里吞噬着生命。

  它撕咬,它咆哮,它在恶臭的尸堆上盘旋舞蹈。但是在尸堆上,没有什么生物能永远舞蹈。它的力量被用到了极限。它扩展到了不该扩展的地方。野兽衰老了。

  敌人慢慢聚拢过来,先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然后公然揭起反叛的大旗。埃及、米底、新巴比伦联合起来,向霸主发起进攻。他们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亚述。公元前612年,米底和巴比伦联军冲进尼尼微。城市被付之一炬。狮穴坍塌了。

  圣经上说,尼尼微是一座大城,要走三天才走得完。但是它“成了荒凉的旷野,各种野兽在那里躺卧。猫头鹰在废墟中筑巢,乌鸦在阶前鸣叫”。尼尼微确实沦为荒野,直到几千年后,才有考古家把它挖掘出来。

  历史上第一个军事帝国在那里沉睡。这片废墟下曾有如山的头颅、成堆的人皮。无数人在那里哀号,无量血在那里喷涌。人们站在上面,会不会想: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那位《男儿行》的作者,真的会喜欢这废墟里曾发生过的一切吗?

  请看下节《尼罗河之国》。

  押沙龙,20世纪70年代生人,著名网络作家,民间研究学者,专著《出轨的王朝》。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