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贫困县花费4.5亿申遗后旅游收入大幅增长(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17日 10:38 大洋网-广州日报
湖南贫困县花费4.5亿申遗后旅游收入大幅增长(图)
正在修建的居民生活区。
湖南贫困县花费4.5亿申遗后旅游收入大幅增长(图)
今年8月2日崀山新晋为世界自然遗产。

  申遗成功的崀山,它真的可以承受带动新宁“复兴”之重吗?

  申遗对新宁县来说,意味着什么?

  崀山申遗成功后的第一个国庆黄金周,崀山的旅游人次已经由去年的4.5万增加到12万,旅游门票收入达到100万元。这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初晋升为“世界自然遗产”5个多月的崀山,已显现出超凡的“魔力”:短短几个月内,已成功签约17个项目,招商引资28亿元。

  更让人看好的是“申遗成功后,形成的经济效应、社会效应、生态效应,以及难得的‘政治效应’。”崀山风景管理处处长王海昀信心十足地说。

  “年财政收入仅1.7亿元的湖南省贫困县在崀山申遗中一掷千金,花费4.5个亿”在当地的争议之声越来越小了。因为,它正像起搏心脏一样,带给了小县希望。

  申遗成功的崀山,它真的可以承受带动新宁“复兴”之重吗?

  文、图/本报记者杜安娜 通讯员贺君

  距离周边相对发达的怀化市、邵阳市、衡阳市都甚远的贫困山区小县——新宁县的夜晚分外宁静。这是新宁崀山申遗成功之后的一个平静夜晚,却掩盖不住某种不明的兴奋。

  申遗成功不久,新宁县已经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省内政府部门的培训会、学习班。一到周末,并不算热闹的小县城酒店却异常难订。

  新宁县只有巴掌大,当地人称“两杆枪”,因为整个县城只有两条直通通的主街道,所有的饭馆、商家杂陈在街道两旁,到了晚上都大门紧闭,显得有些冷清。

  然而在新宁县城通往崀山景区的近20公里的道路上,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到处是修路和建房的施工工地,县政府大楼也将迁移至此。根据新宁县的新规划,整个县城正在向崀山方向行进。

  四年来,崀山申遗成为整个县城的头等大事。用崀山风景管理处处长王海昀的话来说,就是“黑+白”(不分白天黑夜)“5+2”(没有周末节假日),全县人倾巢出动,县委书记陈优秀则几乎每天都要徒步爬上崀山三趟。

  众人“捧起”的申遗项目

  崀山申遗只用了四年时间,在中国申请世界遗产的历史上,用时是最短的。

  2006年,在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理事会主办的“第十届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学术研讨会”上,有人提出全国丹霞地貌捆绑申报世界遗产的建议,当时得到广东、湖南、福建、江西、浙江等六省十大景区的认同。

  湖南省对此事看得很重。在2006年年底的中国丹霞地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研讨会上,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福建泰宁、江西龙虎山、浙江方岩、广西资源等景区共同签订了联合申报合作协议。并认定湖南省建设厅为中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牵头单位。

  没有湖南省政府的支持,崀山迈不出这么大的步伐。

  在陈优秀看来,崀山申遗用时短,还得益于他们另辟了一条蹊径:走专家路线。“全国提出申遗意愿的景点,有50多家排着队”,如果排队等下去,实现申遗也是若干年以后的事情了。

  于是,他们先请来了一批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官员和专家,以及国内专家学者进行实地考察,并聘请了三名IUCN的专家作为“崀山申遗顾问”。

  然而,虽然在强大专家队伍的支撑下,再加上政府的大力支持,申遗也并没避免波折的命运。2010年6月2日收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转来ICUN“建议推迟申报(defer)”的评估结论。

  得知这一结论,感到五雷轰顶的不只是陈优秀、整个新宁县、参与的各个专家,还包括浙江、广西、广东这几处捆绑申报世界遗产的成员。后经过一番斡旋,“中国丹霞”才最终在8月2日成功跻身《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神奇的“申遗效应”

  申遗投入的4.5亿元,崀山申遗办解释道,95%以上用于景区的建设,例如,景区内居民的迁移、景区道路建设、植物的保护等等。直接投入到申遗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对于一个年财政收入只有1.7亿元的省级贫困县,一次申遗相当于花费了全县近3年的财政收入。

  事实上,来自四面八方的支持填补了这个大“坑”。据介绍,在崀山申遗资金及项目上,湖南省有30多个省直单位落实了8000万元的项目资金,银行贷款1.55亿元,新宁县所属的邵阳市财政也调度资金3000万元,拨付资金150万元支持崀山申遗。

  这个众人捧起的“金凤凰”,在申遗成功后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就已经成功签约17个项目,招商引资28亿元。“新宁迎来了一个大的发展契机”,王海昀介绍,多条通过新宁的高速公路和铁路以及五星级宾馆都在建设与规划之中。他们还提出建设崀山国际机场的项目,不过该提议还在进一步的论证中。

  让人欣慰的是,“申遗成功后,崀山平日游客人数翻了一倍,而周末和长假的游客人数则翻了两番。十一黄金周期间,游客人次达到12万,是去年同期的近三倍”,王海昀说,在目前交通状况欠佳、宣传力度不大、配套设施不足的情况下,能有这个成绩,让他对未来充满信心。

  还值得一提的是,申遗增强了对崀山生态环境的保护。“这不仅是世遗组织的要求,山里的原住居民也提高了自我保护的意识。”据王海昀介绍,在申遗这段时间内,崀山的森林覆盖率已经从以前的73%提高到了现在的85%。

  污染企业37家已全部从景区迁出。“以前脏乱差的情况已经完全改变”。

  “捆绑申遗”的尴尬

  王海昀总是很忙碌。他每天都要到景区迁出村民的集中居住点的工地现场查看。这182户迁出居民将被集中安置在离崀山景区管理处几公里外的山脚下居住。他们的生产方式将从农业生产转变为景区服务,这里将成为一个大的景区服务中心。

  他们的新房将分几期建成,明年第一期完工。虽然这些村民现在只能暂时租房住,但他们乐呵呵的有了盼头。

  这么多年来,作为湖南省省级贫困县的新宁,经济状况一直捉襟见肘,“区域位置不好,工业发展不起来”,新宁县全县人口62万,每年的财政收入只有1.7亿元。“这里山好水好,就是人穷。”王海昀说,依靠崀山发展旅游服务业,成了现实的选择。

  现在看来,也初见成效。景区马队的刘师傅告诉记者,以前每个月能赚300元,现在游客多了,他的马也俏了起来,每月可以纯赚2000元,“买马的成本一下就收回了。”

  然而,记者获知,与崀山同时捆绑申遗的广东丹霞山,在申遗成功后的第一个国庆黄金周的旅游成果更是一日千里。

  今年丹霞山在十一期间,共接待游客31万人次,同比增长58%,旅游经济总收入8100万元,同比增长72%,即便是并不算旺季的8、9月,也分别同比增长148%和163%。而崀山,这个数据才仅仅是12万。

  同为丹霞地貌青壮年的代表,如何能保持崀山的独有特性,也是捆绑申遗后,崀山面临的一个问题。

  崀山能否承受之重?

  这些村民期待的美好时刻何时到来?王海昀略有些沉重,崀山开发还面临着一些实际的问题。

  首先,申遗成功之后,下一步的保护责任更多更大,要遵守对国际组织的承诺,按新标准、新要求来做。虽然得到了上级部门和县政府的资金投入,但开发资金依然严重不足,有缺口。

  其次,现在相关的旅游产业还没有培育起来,服务设施还不完善,没有挖掘出最大的价值。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崀山从一个“农民公园”一跃成为“世界公园”,管理服务水平还达不到要求,人才欠缺的问题迫切需要解决。

  现在六大重要工程的同时开工,以及崀山国际机场建设论证等一系列项目的展开,新宁的交通必然面临重大突破。崀山,正在以超速度呈现在众人面前。

  在2006年的新宁县第十次党代会上,新宁县确立了“旅游立县”的发展战略,把旅游产业的发展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首选战略。他们终于前进了一步,王海昀饶有信心地谈到,一个成熟的旅游项目,可以撬动110多个行业的发展。“崀山还有巨大的挖掘价值。”

  作为世遗的崀山,它已经被赋予了聚宝盆的重大使命。不知崀山能否承受之重?

  穷举债申遗

  是不是一申就灵?

  崀山申遗的模式,让人不免想起2007年贵州省荔波县以喀斯特地貌,成功申请“世界自然遗产”。

  当年作为国家级贫困县,荔波举债约2亿元。2008年,荔波县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明确提出要“倾力打造旅游主导产业”;县城定位也跨越式地提升为“国际化专业旅游城市”。

  如今三年过去了,荔波旅游却忧患丛生:2008年,荔波年接待游客量为168万人次,同比增长71.7%;旅游直接收入1998万元,同比增长84.32%;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83.52%。然而,试比较2009年,同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平遥,2009年接待游客量仅为荔波的42.8%,但其旅游综合收入达8.1亿元,是荔波的1.34倍;平遥人均旅游收入是荔波的3.13倍。

  “穷举债申遗”只是一个项目运作,而“穷举债”打造旅游产业则关乎区域发展。成为世遗的三年间,荔波“快”字当头,但“好”不够。此时,如果继续沿用“过度负债”模式,甚至不惜以财政担保为手段,那么,“穷负债”风险之大,不言自明。

  崀山的前途在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