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急”的城市化能否给武汉吉庆街留条生路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2日 10:48 红网

  夜幕下的吉庆街灯火辉煌,美食文化与民俗文化在这里交汇,但这个武汉都市风情的窗口现在却陷入尴尬境地:城管部门认为商户棚屋违章占道经营必须拆除,退路入店。(1月9日《武汉晨报》)

  作为一个从来没去过武汉的北方人,对武汉的最初印象,来源于那部叫做《生活秀》的电影。风情万种的女主角来双杨站在灯火通明的吉庆街贩卖鸭脖的风采,丝毫不输当垆卖酒的卓文君。

  那部电影之后,吉庆街与来双杨鸭脖一下红透大街小巷,多少没有资金的下岗职工、外来妹借着“来双杨”鸭脖的名号,在大街小巷做起了鸭脖生意,但是没有吉庆街做依托,始终感觉那不是武汉的正宗味道。

  很遗憾,听说这样一条杂着美食文化与民俗文化的吉庆街就要拆了。吉庆街当初之所以能够繁荣,和这里宽松的经营环境、低廉的美食价格有很大关系。一旦退路入店,首先商户们的成本就要增加,利润空间降低、价格不占优势,客源流失在所难免。

  其次,那些在吉庆街表演的民间艺人,也面临着风流云散的境地。据了解,目前在吉庆街活跃着300多位民间艺人,他们的名气是与街道的名气一样增长的。市民还选出了“四大天王”,并分别送给他们绰号:“老通城”、“麻雀”、“黄瓜”、“潇洒”。一看到他们的表演,可以说就看到了一个充满活力与市民气息的活生生的武汉。

  一旦吉庆街入店,在没有赵本山那样雄厚的实力扶持之下,在没有好莱坞那样规模有效的市场化机制参与下,只会让地方曲艺濒临灭绝,让艺人的生活愈发艰辛。

  城市化让我们的城市变得越来越似曾相识千城一面,整齐的街道、干净的马路,没有污水横流、没有胡琴的咿咿声,可在这样纯净的城市里生活,我们是否感到少了些许人类社会中最该有的“人味儿”呢。

  “人味儿”可以是一种生活气息,但是,这种生活气息经过不断的繁荣、发酵,就会形成典型的、独特的市民文化,像成都的茶文化、广东的早茶文化。充分发展的市民文化,才会让人与人之间充满感情、遇到困难互相关心、彼此温暖。而这种感情可能就是在吃大排档时偶尔搭过一句话、看杂耍时共同交换过一个赞许的眼神时建立的。在一种全封闭的高楼式的囚鸟方式中,人们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种情感延续的。

  去年,印度小摊贩告赢政府,最高法院判决小贩“诚实经营的权利不可侵犯”,赢得舆论一片叫好,而在美国旧金山,最近也出台了保障小贩经营权的法规,旧金山市议员说,小贩的存在,更能反映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充满魅力和发展机遇”。

  那么,我们是否也能够以一种比较宽容的态度,来对待吉庆街上的大排档呢?本着保护民生、尊重个人发展的原则,保留这条充满文化韵味的美食街。这种无心插柳之举,很有可能还会带动整个地区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

  我们很难说去哪里找到一座城市的文化,它可能就在那些街头艺人的吹拉弹唱中,就在来双杨那样的小老板包起的一包鸭颈间。但拆迁的大潮之下,这些或许都将成为推土机下的滚滚尘埃。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