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演出票价全球最贵 高票价的背后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3日 13:47 北京日报
北京演出票价全球最贵 高票价的背后
王菲2010巡唱的演出票
北京演出票价全球最贵 高票价的背后
王菲在京开演唱会
北京演出票价全球最贵 高票价的背后
崔健在京开演唱会

  北京演出票价过千满眼都是 这幸福是否贵了点?  

  “老崔,牛!看他的现场,多少钱都值!”小白领卿青是崔健的歌迷,回想起1月1日晚上看的崔健演唱会,至今仍兴奋不已,心情难以平复。不过,这话要让卿青的母亲听到,少不了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

  “那天我妈看见了我买的崔健演唱会票,1600元的,吓她一大跳,把我训了个狗血喷头,说我是在‘作’,花1600元干什么不好,买一台电扇,买一件羊绒大衣,再不济,还能买200多斤大蒜,够吃好几年的……”卿青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她实在不理解我的爱好,对她们这一辈的很多人来说,除了柴米油盐,其他‘神马都是浮云’!”

  卿青买的崔健演唱会的票,并非最贵的。那场演唱会,最贵的场地票卖到了2800元,超越了之前王菲演唱会2500元的最高票价,刷新了大陆歌手开演唱会的纪录。

  浏览近期网上票务信息,票价超过1000元的演出几乎满眼都是,而各自的最高票价也像是在暗地里较劲,看谁比谁更高:张信哲1500元、陈楚生和齐秦1680元,北京新春音乐会1880元,刘德华2011元,老鹰乐队2580元,郭富城2880元,而RAIN北京演唱会则只分880元和2880元两档。此外,《星光大道》获奖演员春节晚会,以及何云伟、李菁在保利剧院的相声专场,都将最高票价定在了2011元这样讨彩头的数字上。似乎数字越高,就越能体现表演者的人气和影响力。

  北京的演出票价全球最贵!很多人发出这样的喟叹。

  先说港台地区。以2009年席卷一亿票房的“纵贯线”全国巡演为例,北京最高票价是1680元人民币,而在香港红磡体育馆最高票价是580元港币。红磡是一个只能容纳万人的体育馆,仅是北京工人体育场能容纳观众的1/4,但票价却比其低三个价。此外,“纵贯线”台北演唱会的门票最贵是600元人民币。

  再看海外,仅举一例,迈克尔·杰克逊告别舞台演唱会当时是19万张门票全部售出,门票预售价格是50英镑至70英镑,折合人民币500元至700元。“依照咱北京的规矩,要是迈克尔·杰克逊来北京,票价还不得照着几千元、上万元开啊!”一位歌迷的语气有些微酸。

  据北京演出行业协会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北京各类演出总平均票价201元,同比略有降低。不过,人民大会堂、首都体育馆、工人体育馆、工人体育场、五棵松体育馆等大型演出场馆演出的票价还是居高不下,平均票价772元,比上年平均票价637元上升21%。

  随机询问周围的人,不乏这样的回答——

  “演出市场很热闹,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听一场演唱会,看一场音乐会或歌舞剧动辄数百元甚至上千元,太贵了,与我们普通工薪阶层的人均收入相比,这票价的确是不能承受之痛。”

  “北京的人均收入只是欧美日大都市的1/6至1/5,但北京人所承受的门票却一点不低,甚至超过那些国际大都市的票价。北京观众多年来一直充当着冤大头的角色。”

  “民营文化企业的商演票价高,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毕竟人家要自负盈亏。可某些接受政府经费补贴的艺术团体和机构办演出,成本比那些国外来的团其实要低很多,但票价一点儿也不低,就很不合理了,这不是让我们纳税人二次纳税嘛!”

  ……

  一方面,很多人不满于北京演出高票价;另一方面,很多高票价的大型商演并不发愁卖票。就像很多人说的,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市场从没有停止挥动它的指挥棒。

  就像小白领卿青一样,很多人不吝金钱,心甘情愿为自己喜欢的一场高票价演出买单。卿青的感慨也许代表了很多歌迷的心声:“无论是音乐还是精神,老崔都影响了一代人,这是现在的流行歌手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老崔年纪都半百了,他的演出也是看一场少一场,所以花上一千多块钱看这样一场演唱会,感觉没什么不值的!”

  去年年底王菲的演唱会也证明了这一点。歌迷中,有很多是大款,开着宝马、奔驰花几千元钱体验一把天后的现场魅力,根本不会感到心疼,“哥看的不是演出,是品位”;还有一些是“夹心层”,经济实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好容易等到自己的偶像复出开唱,一咬牙也就买了票,放纵一下自己。这之外,不乏月收入并不高但实在是喜欢王菲的。“我可是花了一个月的工资啊,接下来俩月就得天天吃馒头和方便面了。”在一次采访中,一位从河北来京在复印店打工的女孩儿的话,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你打心眼儿里多么热爱某位明星、艺术家,如果荷包不够殷实,也只能是望洋兴叹罢了。一位在公司上班的职员就颇有同感:“那些大型演唱会也有180元、280元的低票价,不过量很少,很快就被抢光了。再一个,低价票都是‘山顶票’,距离舞台太远,欣赏现场的魅力会大打折扣。要想现场效果好一点儿,就得买1000元以上的票,俩人就得2000多元!要知道,这基本上是我月工资的一半啊,除掉房子月供钱,要想看一场演唱会,我就得不吃不喝了才行!”

  “85%的观众可接受的演出票价格在300元以下”,这是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一份随机问卷的调查结果,样本对象是保利剧院、中山公园音乐堂、德云社、首都体育馆等10个剧场的1200名观众。而其所做的另外一项抽样调查显示,目前北京演出“两头”最火,一头是300元以下的话剧、相声等,内容好看、票价适宜;另一头是成本很高的大型商演,比如流行演唱会、名家名团的音乐会等。

  该中心负责人毛修炳分析说,就现阶段而言,看演唱会等是偶然消费行为,就像买奢侈品,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得起。“不过,如果能按照公共文化设施来界定剧院性质,对演出税率进行调整,同时演出公司的运作也越来越规范化,最为直接的影响可能就是票价降低,让更多人走进剧场,让文化艺术惠及大众。毕竟,真正有助于提升整个演艺产业的,并非偶然消费行为,而是常态消费。”

  怪!怪!怪!一张演出票的背后

  “我和男朋友两人花了将近3000块钱买票,而我旁边那人拿的是赠票,一分钱都不花。人比人气死人呐!”说起2009年夏天看周杰伦演唱会,一位女歌迷仍感觉如鲠在喉。

  前两天很多新闻媒体都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美国即将卸任的纽约州州长帕特森因为5张免费的比赛门票,遭到了62125美元的罚款,其中2125美元属于球票应付票款,另6万美元是罚款。相比之下,国内关于赠票问题,却是一种“合理的不合理”。

  “说实话,没有演出商真心愿意赠票,但确实存在不赠票就不行的理由,这些理由有强制性的,也有人情上的,还有怕冷场丢面子的,赠票的苦酒一多半是演出商自己酿的,实际促成了票价怪圈的形成。”从事多年文化市场研究的中国动漫集团副总经理胡月明说。“如果一场演出,一张票都不卖,开场时场面也不会太冷清,因为有赠票啊!”在九州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田京泉看来,在演出各项成本中,最难控制的就是灰色地带,即公关赠票,包括给审批机关、现场保安、新闻媒体和其他一些关系单位的等等。

  此外,大多数歌手在与演出商签订的合同中,都会对上座率提出明文要求,以避免冷场的尴尬。在实际售票率达不到的情况下,演出商就有可能主动向外赠票来填满场子了。

  除了赠票,北京演出市场还有很多怪圈,好似一双双隐秘的推手,悄然抬高着演出票价。

  怪圈之一是“第三方付款”。一位演出商就说,他到票务公司询问销售情况时,一般不会问今天有多少人买了多少张票,而是问今天有多少交支票的?“拿支票来购买的很多是大公司、大企业。此外,近几年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政府采购的团单已经减少不少,但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他们买票主要是搞公关,说白了就是送礼、答谢客户。这些交支票的人在乎票价吗?不在乎!”

  “我们每年都会为大客户购买一些高档演出票,主要是古典音乐会,尤其是到了年底,国外大团的新年音乐会最合适,庄重高雅,显档次。”一位在公司负责公关工作的张先生笑着说,“给客户送礼要稳、准、狠,票价越高越体面!”

  在这种情况下,就不难理解,为何前不久北京某一场新年音乐会推出8张8800元“至尊荣誉席”时,很快便被买走了。所谓“至尊荣誉席”,除了价格“至尊”,再就是能获赠该场音乐会指挥亲笔签名的指挥棒。“装在玻璃框里的,很精致、很漂亮,谁拿着不高兴呢?”主办方工作人员说。

  怪圈之二,是黄牛党成了票务代理。关于此,最有说服力的要算是王菲演唱会闹“票荒”了。当时,早在演唱会正式开始前一个月,官方销售渠道便宣称票已售罄。不过与此同时,网上却出现了很多卖家,声称各个价位的票都有“现货”,显然这并非歌迷间的零散转让行为。

  对网上门票的来源,卖家均不予回答。王菲演唱会北京站票务代理永乐票务项目负责人杨先生说:“有人对这个项目有前期判断,认为它会赚钱,所以就早下手购买了大量门票,有人来买票,我们作为票务网站也不可能问‘你买这么多,是不是黄牛’,至于之后他们要如何操作我们也不可能控制得了。”

  票务市场好似北京演出市场的精缩版。同质化严重、提成过高……虽然北京票务市场进入迅速崛起期,票务营销开始向专业化方向发展,但也成为不规范的演出市场暴露问题的窗口。比如,在同一档期,如果两家演出公司做的是彼此实力和人气相当的歌手,一个演出商就可能暗中提出把代理费提高,以促使票务公司更加卖力地替其推销。当自己的利润被票务代理公司“趁火打劫”夺去一部分之后,演出公司往往可能会提高票价,将这部分费用转嫁到买票的观众身上。

  崔健为啥要“争口气”

  3月12日,美国老牌摇滚乐队——老鹰乐队将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行“远离伊甸园”演唱会。按照主办方歌华莱恩原定的计划,演出将于当晚20时开始,这也是一直以来该公司在引进海外大牌歌手、乐队时遵循的一个标准。不过,这个标准在老鹰乐队身上发生了改变。

  “这场演唱会时长大约是3个小时,如果晚上8点钟开始,意味着将到晚上11点多钟才能结束,而这与相关部门对北京演唱会时长的限制产生了冲突,因此我们当时向对方提出建议,看能否压缩演唱会时长,当然,出场费我们会保持不变。”歌华莱恩总经理魏明说,“我们本以为对方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对他们来说没什么损失,可谁知他们听了之后感到很惊讶,而且根本不同意这个方案。无奈,最终我们将演出时间调整为晚上7点半开始,也算是破例了。”

  这件事让魏明很有触动。国外演出商对演出质量的不折不扣,以及对各种规则的恪守,都让他很感慨。“相比之下,我们国内的演出市场确实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根本无法与国际接轨。甚至在某些时候还会对外方造成一定的错觉,比如认为中国人有钱,中国市场好赚钱。”

  造成如此错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内演出商之间相互抬价。比如说欧洲的演出商,在欧洲卖一个项目,与到中国卖一个项目,中间的价钱能差出10倍。说到这,不能不提2001年“世界三大男高音”紫禁城广场音乐会,至今被封为“经典案例”。

  当时,很多公司竞标,中演公司给的出场费是250万美元,已经很高了。不过,最后这场演出还是被中国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以380万美元拿下,数倍于“三高”在韩国的出场费。当时组委会公布的这场音乐会总投资额高达1亿元人民币。“这130万美元差额是中国演出商自己抬起来的,由谁来背负?观众啊!”一位了解内幕的演出商说。这场演出最高票价高达2000美元。而事实上,其在巴黎的演出,最高票价只有300美元。

  正当很多人以为这场音乐会的主办方赚得盆满钵盈之时,不久后就爆出,主办方因拖欠120万元场租而被故宫博物院诉至法院。“这就是国内演出市场的恶性竞争,演出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位演出商说。在她看来,聪明的外国演出商,拿来一个好项目,往中国市场这么一放,转身就走,其它都不用操心,只需要看着中国演出商们来争抢这个项目。中间人一多,层层加价,经常导致最后出场费比国际惯例还要高。

  其实,不光是国外演出项目同场不同价,国内演出项目也是如此,比如港台与内地之间,歌星出场费的差异就很大。

  一位演出商至今仍对2009年某位台湾歌星北京演唱会的账本记忆犹新。这位歌星的出场费、排练费用、视频制作费、设备租赁费、搭台费,再加上舞蹈队的费用,大约在700万元左右。此外,还有这位歌星整体团队的接待费用。至于演出场地工人体育场,场租近70万元。“再加上宣传费、票务公司提成、安保和消防费用等等。所有的加在一起,我跟大家说一个实在的数字——将近1000万元!”

  在没有赞助商分担忧愁的情况下,如此高额的成本,自然就要仰仗高票价的票房来扛了。在售票率只有七成的情况下,这场演唱会最终让主办方赔钱不少。事实上,这位歌星在台湾本地的出场费大概只是北京的一半,再加上场租、制作费等,都比在北京低很多,所以,不仅其台湾演唱会的门票要比在北京低很多,更重要的是主办方只赚不赔。

  崔健演唱会主办方老总王勇私下透露说,当时之所以把最高票价定到2800元,除了因为这次演唱会是与交响乐团合作,老崔在音乐上太过精益求精导致成本升高之外,确实也有想要“争口气”的成分在。“为什么港台歌手开唱,大家就理所当然地觉得应该贵?内地的市场把港台歌手惯坏了,他们赚钱太容易了。其实,大家忽略了内地也不乏有实力的歌手和值得品味的音乐。”

  事实证明,崔健演唱会赚钱了,主办方也确实“争了一口气”,不过其他更多演唱会呢?“这两年北京的大型流行演唱会基本只有两成赚钱,六成都是赔的,还有两成勉强收支平衡。”九州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田京泉说。不光是大型流行演唱会,就说北京每到新年档期的新年音乐会,如果没有冠名赞助商,没有第三方采购,大多数也都将赔得很惨。

  为什么票价高反而赔钱?说到底还是演出运营机制的问题,市场缺乏规范、诚信和理性,再就是演出公司始终无法扩大演出规模。在国际通行惯例中,如果演出场次多,单场出场费会下降许多。在香港红磡体育馆,港台明星演唱会最高门票也就580元港币,谁要是比谁更红,那就比谁能在红磡演更多场,而不是谁的最高门票有多高。

  链接

  演出商期待明明白白交税

  一场大型商业演出的成本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部分:演员出场费,班底费(包括舞台、灯光、音响、视频制作、伴舞、乐队等),人员接待费,场租费,安保费,宣传费,此外还有票务公司销售提成等。

  采访中,很多演出商都提到,虽然市场内恶性竞争是不争的事实,不过演出市场的外部环境也有需要改进之处,比如没有统一、明确的纳税标准,有时还是不合理的双重纳税。以流行演唱会为例,据业内人士介绍说,目前的计征方式大致分两步:首先是将以上提到的各项演出成本“打包”,统一征收个人所得税。等到演出完成之后,再按照票房收入缴纳3.3%的演出营业税。

  这当中,如果艺人来自港台,则将遭遇双重纳税——首先演出商已经在“打包”过程中替其交纳了个人所得税,但艺人回到港台之后,还需在当地再次完税。一位演出商说:“很多国家和地区针对统一税种,都会避免双重纳税,但目前国内还做不到。如果艺人无需双重纳税,那么也许出场费会有所降低,而演出商的成本也随之降低,票价也可能降低。当然,这个环节对票价降低也许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毕竟是成熟、规范的演艺运营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如何征收文化演出行业的营业税,应该出台一个较为详细、明确的管理办法,而非像现在这样模糊不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