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名流定义的夏威夷(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7日 10:56 商务旅行

  核心提示:当然,不管那些闪烁明星与夏威夷众岛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都不妨碍你坐在海水沙滩旁,大食木瓜菠萝。然后冲进海浪和Beach girls一起欢声尖叫:阳光之下皆玩乐。这才是真正的夏威夷精神。

被名流定义的夏威夷(组图)

  在Jennifer Aniston主演的电影《Rumor has it》里面,有句形容洛杉矶的台词:“Nobody comes from L.A,everybody comes to L.A. But if you do come from Los Angeles,then you`re probably from Pasadena。”我认为这句老话同样适用于夏威夷:没有人来自Hawaii,但所有人都跑去Hawaii。如果你真打那来,那么你极有可能是从某个五星级酒店出来。

  可惜,中国人往夏威夷跑的劲头明显落后于邻居日韩。旅游书籍上那片在海水中由炽热火山岩浆经历上亿年喷涌、凝固、抬升而成的大小岛屿并不比地中海某个名字难记的孤岛更招人喜爱。事实是,每年经东京或首尔前往夏威夷首府火奴鲁鲁市(Honululu)的航班常常爆满,从度假学生、蜜月情侣到达官政要无不为之着迷。作为美利坚第50个州,夏威夷诸岛既有美国本土大剌剌招蜂引蝶式的美,又带着建岛初期波利尼西亚渔民的敦厚纯朴。而吸引我的是,除了被珍珠港事件推向镁光灯之外,它那些数不清的酒店与度假村是如何被名流文化影响至今的。如果没有这些善于经营的酒店集团,夏威夷八大岛(除了无人居住的卡霍欧拉威岛,现为美国军事基地)恐怕难以赢得类似2011年APEC峰会举办地这样的国际地位。

  我花五天时间走访了拉奈岛(Lanai)、毛伊岛 (MAUI)和欧胡岛(OAHU),从一家酒店推门进另一家酒店。想看到好的海景,一定要找家像样的酒店住。

  亿万富翁的孤僻婚礼

  出发前收到拉奈岛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Resort Lana`i at Manele Bay )发来的邮件,要求写明自己钟爱的活动:骑马、射击还是SPA?当一架只能乘坐十几人的小飞机摇摇晃晃降落在拉奈岛机场(更像小镇邮局)时,前两个选择即刻化为泡影。岛上风劲强大,被吹落的白色鸡蛋花无辜的躺满草坡。说拉奈岛代表着夏威夷的沉睡之美,初来乍到者多少能感受到一些:既不热切也不冷漠,自成一派的小宇宙散发着某种神秘的光。

  当然,它曾经也有过一个亲切的名字:“凤梨岛”。一位叫James Dole的人于1922年买下此地,开始广种甜蜜的热带水果。随后缅甸、朝鲜、中国等亚裔劳工纷纷涌入将其变为世界上最大的菠萝农场。全盛时期菠萝园面积一度达到一万九千英亩。直到1980年后新兴廉价劳动的崛起,“Dole”时代的劳动气氛才得以终结。如今,迎接我们的酒店巴士正以岛上允许的最高时速——45公里每小时平稳开往位于曼内雷海湾的四季酒店。导游Joseph兴致勃勃的讲起近年来拉奈岛新的热点:筹办亿万富翁的婚礼。

被名流定义的夏威夷(组图)

  没错,介于全球化资源配置后的菠萝园只剩下200英亩,拉奈岛必须开始找寻新的支柱。1994年1月由比尔·盖茨(Bill Gates)带来的那笔大生意无疑给岛主们带来了新的灵感。“新郎包下了岛上所有轿车、直升飞机和Manele Bay Hotel250间客房,婚宴名单上起码有六个亿万富翁的名字。”虽然当地人对靠电脑发大财的人有点反感,但从此奢华度假地取代了凤梨农场成为拉奈更响亮的身份。“为了凸显私秘性,婚宴周边用黄金做的警戒线围了起来,新娘梅林达(Melinda)惊喜地发现岛上一家珠宝店整个上午只为她一人开放。”

  Joseph眼神发亮,他拿着比同行高出30%左右的小费,手中握着更多拉奈岛名流们的奇趣绯闻。此刻谁也阻止不了他站在摇晃的巴士上侃侃而谈,“整个婚礼花费一百万美金,海边庆典就在Manele Bay Hotel高尔夫球场第12洞的位置。比尔穿了一条黑色宽腿裤和白色晚装夹克,梅林达一万美金的婚礼服由西雅图的Victoria Glenn设计。130名嘉宾中,都是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克雷格·麦考(Craig McCaw)和凯瑟琳·格雷厄姆(Katharine Graham)这样的人物。此后,岛上的物价也开始涨了!”

  目前,凯瑟尔库克企业集团(Castle & Cook)拥有拉奈岛近98%的土地,他们坚信像比尔这样的顶级游客更懂得欣赏岛屿的原生态之美。比如没有红绿灯、没有汽车喇叭声、没有不断烦人的小贩。除了岛上唯一的租车场边上有个迷你加油站,我再也找不出任何与现代城市有关的气息。拉奈城没有麦当劳、没有杂货店、没有连锁餐厅。三千多个居民就像私人公园里的宠物,与两家五星级酒店(同属于四季集团)各自为阵,互相娱乐。

被名流定义的夏威夷(组图)

  我住进位于曼内雷海湾的Four Seasons Resort,景致与当年盖茨大婚时无差。房间沿错落山体各自安插在面海的不同位置上,整面墙直接换成落地玻璃推拉门。如果夜晚不拉窗帘,太平洋上空密密麻麻的星阵会直接涌到你的床边。拉开衣橱,发现软衣架上系着一小包当地干花,颜色尚未褪去,香甜甜的。一盘摆满各色巧克力的“welcome gift”被放在玻璃门外,暗示我无论如何都该走出去喝点香槟听听海风之类的。如果不是因为无常的大风,那些分散在庞大酒店各处的客人应该正悠闲地骑着马,在铺满黄色木芙蓉和天然马樱丹属花的小山谷里散步。或者前往酒店高尔夫球场,据说那是夏威夷最棒的。

  但如果硬要骨头里挑刺,就像我在冗长走廊里迷路时遇到的加州夫妻一样,他们对酒店频繁更换庭院植物颇有微辞,“我们每年都来这度假,以前的兰花很漂亮。现在种的这些植物我都叫不上名字,更别指望靠它们认路了!”事实是,我们在短暂相遇之后再没碰过面。漫无人烟的绿色谷地上,大簇的玫瑰粉灌木花对着碧蓝海面开得旺盛,旁边露营用的浅绿帐篷寂寞的被风刮起一角。露天泳池外排得整整齐齐的太阳椅,无人消遣,只在两旁高耸的椰子树守卫下向广阔海面致敬。除了偶尔跃出水面的海豚身影,真有点被世界遗弃的感觉。或许,拉奈酒店的这份孤僻劲才是亿万富豪的最爱?

  正流行的地产投资地

  在拉奈岛住了两晚之后,发觉自己急切需要听到各种城市杂音。那种人声鼎沸、车流交错的迷幻感是属于威基基(Waikiki)的,而次于它热闹又比拉奈更接地气的则是毛伊岛。短暂的渡轮将我们带到了被称为“山谷之岛”的毛伊,终于得见夏威夷热闹城市的一面。

  在16世纪形成的捕鲸小镇Lahaina(曾是夏威夷王朝所在地)上,到处晃荡着穿CROSE凉拖、热带长裙的青年男女。各种出售工艺品、纪念品和当地风物的小店布满古老港口,酒吧餐厅永远一副不愁生意的喧闹劲。服务员也更加美式:他们打听你晚上准备去哪喝一杯,然后把电话号码写在杯垫上。入夜时小镇灯火通明,大腕和普通人“混迹”街头,随时准备宿醉。

  毛伊岛的火山景非常符合流行明星的口味:草色茂密、附带农田、随时可眺望整片海滩。奥普拉(Oprah)几年前曾在哈纳(传说是夏威夷重要神灵所在地)附近买了一大块海景房。那栋房子带一个红沙滩还有郁郁葱葱的景致。最近,女王看中了毛伊岛哈勒阿卡拉火山坡,她在高处买了1000英亩的房产,整个房体再次被一片草地包围。另一位疯狂喜欢毛伊的明星布莱妮(Britney Spears)就没那么聪明了,她买了某处带有池塘和户外按摩浴缸的别墅,声称自己希望过上正常家庭生活。结果没有高草保护的小甜甜为狗仔队交足了功课。

  阳光之下皆玩乐

  在夏威夷的最后几日必须也只能把时间花在欧胡岛上。因为这里是大多数人抵达的地方(首府火奴鲁鲁),也因为声名狼藉的威基基。那条细白的沙滩大道几乎汇集了全球著名酒店集团的各大品牌。穿梭其中的各类肤色游客、三步一家的ABC store(相当于海滩版的7-11便利店)、无穷无尽的橙色太阳伞、营业到11点的大牌免税店和活蹦乱跳的比基尼女郎让Waikiki回归到古时夏威夷皇族游乐场时代。它在夏威夷语中的意思是:喷涌之泉。

被名流定义的夏威夷(组图)

  欧胡岛出产的一位名人颇能代表此地纯正的美式娱乐风潮。史蒂夫·克斯(Steve Case),美国在线创始人和时代华纳董事会前主席。他在该岛出生、长大,上了朴纳好学校(Punahou School),至今仍继续捐资给当地社区。实际上,亚洲高端度假产业的兴旺让欧胡岛从不缺乏投资。经过一亿八千七百万美金投资装修的喜来登威基基酒店开始出现中文菜单,而拥有六座壮观建筑、占地22平方英里的希尔顿酒店甚至安排了一位东北人做公关经理。从前一直接待像迈克杰克逊这类名流、自己拥有海豚和众多海底珍贵动物的顶级酒店Kahala Hotel & Resort乐于对外宣传它们为韩国明星李英爱筹办的婚礼。

  夏叶

  当然,不管那些闪烁明星与夏威夷众岛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都不妨碍你坐在海水沙滩旁,大食木瓜菠萝。然后冲进海浪和Beach girls一起欢声尖叫:阳光之下皆玩乐。这才是真正的夏威夷精神。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