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成战场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6日 10:46 第一财经日报

  谭薇

  继2008年7月晋级世界文化遗产之后,位于柬埔寨与泰国边境的千年古刹柏威夏寺再度成为全球舆论焦点:自2月4日起,柬泰两国陈兵于柏威夏寺南北两侧,双方数度交火,迄今为止共造成11人死亡,15000余人流离失所,绵延数十年的古寺之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古刹里的炮火

  在海拔525米的摩艾丹崖顶,全副武装的士兵潜伏在加强型碉堡内,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与血腥味,不远处是拥有近千年历史的柏威夏寺,黑灰色的外墙在泰军炮火的轰击下,已开始小块剥落。墙后精心布置的沙袋掩体与峡谷中的泰军碉堡遥遥相对。延伸至寺庙入口处的160级石阶上,荷枪实弹的柬埔寨士兵严阵以待,却难掩疲惫之色,脚下散落着火箭残骸。一道长长的石堤通往正殿,两侧的炮台虎视眈眈,附近焦黑的山坡、残破的枝丫无一不显示出连日激战的残酷。走近砂岩拱门,溅落在地板上的干涸的血迹更是触目惊心,一位被炮弹炸成重伤的士兵曾在这里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究竟是什么让一座千年古刹变成了令人心悸的战场?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的答案,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历史悠久、地势险要的柏威夏寺一直都是柬埔寨与泰国边境争端的焦点所在。

  柏威夏寺始建于公元九世纪的孔科王国,供奉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毁灭之神湿婆。公元十世纪,随着孔科王国的消亡,柏威夏寺并入高棉帝国的版图,在多年扩建之后形成了今日的规模。十三世纪后,柏威夏寺开始融合佛教元素,成为高棉帝国最负盛名的石宫建筑。这座千年古刹位于海拔525米的马夸山摩艾丹崖顶,建筑风格与吴哥窟相似,遗址分布在长800米,宽400米范围的峭壁上,内有风格独特的精美石雕、错落有致的走道和阶梯。柏威夏寺“将自然景观与宗教功能融为一体”,具有无与伦比的历史与艺术价值,因而于2008年7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可谓实至名归。

  然而,这一好消息却遭到泰国总理阿披实的抗议。来自泰国官方的消息称,泰国曾与柬埔寨达成协议共同申遗,后者却在最后关头“背信弃义”、单独行动,令泰国政府大为光火。要知道,当初泰国将柏威夏寺“拱手让人”,从某方面来看亦是法国人出尔反尔的结果。1907年,暹罗(泰国)当局与统治柬埔寨的法国殖民者划分边界时,双方约定将柏威夏寺划入暹罗境内。然而,1年后法国人绘制完成的边界地图却将柏威夏寺标在柬埔寨一侧,暹罗当局对此保持了令人费解的沉默,这一模棱两可的态度令泰国在1962年的国际领土诉讼中败北。此后四十年中,两国一直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尽管柏威夏寺已归柬埔寨所有,游客却只能从泰国一侧的四色菊府入寺参观。“单边申遗”无疑引爆了一颗埋藏多年的定时炸弹,领土争端不断升级,千年古刹或将成为这场战争最大的祭品。

  联合国介入

  “我们正在祈祷,这一切能够尽快结束。”自4日起便躲进掩体的柏威夏寺僧侣胡德蒙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只希望历史不要重演”。

  柏威夏寺究竟能否躲过这场浩劫?联合国的介入似乎为这座千年古刹带来一线生机。2月11 日,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任命前任教科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为柏威夏寺问题特使,以松浦晃一郎为首的代表团将前往曼谷和金边,与泰国和柬埔寨商讨柏威夏寺的文物保护问题,以期缓解紧张局势,促进双边对话。

  然而,迎接联合国特使的并非仅是鲜花与掌声。泰国政府坚称教科文组织的介入只能令局势雪上加霜,领土争端应当由柬泰政府自行处理,尽管两国均视对方为引发争端的罪魁祸首,处处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上周末,柬埔寨政府致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谴责泰国发射的大炮和火箭弹击中寺庙外墙及承托拱门的钢筋,尽管目前尚未能确定该遗址存在任何“结构性损伤”;泰国外长则在回信中反唇相讥,称柬埔寨驻军导致世界文化遗址沦为“军事基地,将令古寺遭受巨大风险与严重破坏”。泰国官方甚至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柏威夏寺从世遗名录中删除,以缓解紧张局势,这一提议自然遭到柬埔寨政府的坚决反对。

  “假如我们不驻扎在这儿,那么泰国就会占领它。”柬埔寨的谢塔拉(Chea Tara)将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目的不过是保卫自己的家园。我们不想打仗。”尽管如此,随着冲突的升级,已在柏威夏寺遗址驻扎逾两年的柬埔寨军队极有可能使这座千年古刹的情况进一步恶化。

  在“不得触摸“的告示牌边上,一名柬埔寨士兵正躺在吊床上酣然大睡,吊床两端恰好系在用于防止寺庙石柱坍塌的重木梁之上;若干小分队蹲在石窗下嬉戏玩闹,用手指轻弹石灰;数十名士兵坐在寺庙窗台上煮饭,在石板上铺晒肉干;另一些则在昔日的贵族专用浴池汲水沐浴,事实上,这里早就成了堆放弹药箱的 “垃圾山”;来自手机和收音机的嗡嗡声更是不绝于耳。

  柬埔寨曾希望将柏威夏寺打造成继吴哥窟之后的另一大旅游胜地——后者建于柏威夏寺竣工一百年后,自柬埔寨境内驱车前往景点只需数小时,一年四季游人不绝。相比之下,柏威夏寺的境况只能用门可罗雀来形容,而如今,连绵不绝的战火更是令昔日的千年古刹沦为无人问津的地方。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