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坎昆:怎样的天堂(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4日 09:55 商务旅行杂志

  核心提示:《商务旅行》特约请三位采访气候大会归来的中国记者,以绿色的视角,记录自己眼中的坎昆。

  李梅影 陆振华 天晴

坎昆坎昆

  坎昆在墨西哥,坎昆是面朝加勒比海的热带度假天堂。2010年12月之前,知道这两点的中国人应该说是屈指可数。因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地球那一头的坎昆变得热力四射。气候大会现场之外,坎昆是一个怎样的天堂?《商务旅行》特约请三位采访气候大会归来的中国记者,以绿色的视角,记录自己眼中的坎昆。

  气候变化飘渺

  气候的无常,对坎昆这个度假天堂来说,并非仅存于想象。在2005和2009年的两次飓风中,坎昆失去了一大半的沙滩。2009年,市政府不得不耗资2000万美元,运来更多沙子倒入坎昆的海湾。

  沙滩逐渐减少,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是坎昆海边的数百家酒店。

  40多年前,坎昆只是一个寂寞渔村,静静地坐落在加勒比海被遗忘的角落。海岸边有郁郁葱葱的红树林。上世纪60年代,坎昆开始如火如荼的造城行动,大片的红树林被挖掘、拖走,狭长的半岛上划出了专门的酒店区。整个城市快速膨胀。

  坎昆现在的写法是Cancun,而以前为玛雅文Kankun,意为“蛇穴”,因为坎昆所在的尤卡坦半岛沿海湿地生活着50多种蛇。玛雅文明消失几百年后,大片红树林也不见了,坎昆被成功打造成为一个热力四射的度假天堂。

坎昆,怎样的天堂坎昆,怎样的天堂

  参加2010年12月坎昆联合国气候大会报道的记者芊芊(化名),确实感受到了坎昆的活力,她所住的酒店旁边就是一个pub,欢歌不停,令她夜不能寐。

  在无法入眠之时,芊芊会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全感,就在气候大会开幕的几个星期前,一个酒店发生了爆炸,造成5人死亡、20人受伤。爆炸原因尚不明确,不过有分析指出,可能是埋藏在酒店地下的红树林,由于发酵后散发出的沼气引发爆炸。

  坎昆用绿色的红树林,换来了绿色的美元。气候变化话题太飘渺,还是经济收入最实在。

  即使在气候变化为主题的联合国大会会场,也难以让人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危机感。当地温度宜人,会场里却一直开着“冻人”的冷气。反而不如坎昆当地的大型购物中心有环保理念,在坎昆一个著名购物广场Plaza Las Americas,顶上悬挂着巨大的风扇,以调节温度。

  会议的交通更是高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主办方出于安全着想,不让参会者直接进入主会场月亮宫。参会者要乘穿梭巴士先到达坎昆Messe会展中心进行安检,然后再花大约半个小时车程到达主会场月亮宫,这样就多绕了好大一个圈。

  虽然连接主会场月亮宫和坎昆Messe会展中心的穿梭巴士都是生物柴油驱动的,但是平白增加了好多的碳排放。

坎昆坎昆

  据统计,气候大会产生的2.5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相当于一个中等面积的非洲国家在同样两周时间里产生的温室气体总量,这个排放量是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二氧化碳排放量的5倍。不过,其中一个原因是,许多欧洲国家的代表不需要乘坐飞机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

  让主办方颇为尴尬的是,墨西哥为大会建造了该国首台风力发电设备。但是,由于该设备环保手续不齐,墨联邦环保检察院对其作出了罚款决定。

  这个大风机矗立在从酒店区前往坎昆Messe会展中心的途中,在蓝天白云之下煞是惹眼,设备落成时,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还出席了仪式。

  虽然会场里的代表对气候变化问题争吵不休,但是坎昆当地居民对此话题并不十分关注。天性乐观的拉美人热爱狂欢,跳舞、沉醉在龙舌兰酒的香醇中,对他们来说更有吸引力。

  只有靠天吃饭的农民心有戚戚焉,2010年12月7日在坎昆市里,由一家名叫Campesina的NGO组织的千人规模大游行中,身着墨西哥民族服装的农民举着巨大的锄头和玉米,表达气候变化对他们产生的影响。“频繁的台风影响了我们的种植。”其中一个农民说。

  幸而,下一代对气候变化问题越来越关注。墨西哥政府在酒店区北部临时搭建了气候变化村,里面有各种雕塑展览,展示气候变化的理念。一个当地居民Gonzalo Cetima已经连续5天来看这个展览,因为他三岁的女儿一直央求再来。

  “这对孩子来说很棒,在坎昆,我们没有什么地方和这里一样,我认为让他们接受回收再利用的理念非常重要。”Gonzalo Cetima说。

坎昆,怎样的天堂坎昆,怎样的天堂

  “不要让后人记住我们的自私”

  离开坎昆,沿加勒比海西岸一路向南约2小时,我们到达了墨西哥著名的锡安卡恩(Sian Ka’an)自然保护区。 Sian Ka’an是“天之源”的意思。置身这片1987年就列入世界遗产目录的保护区,你顿时忘却了在坎昆焦灼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已经16年的气候谈判不就是为了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吗?

  当地环保组织Friends of Sian Ka’an主任罗杰斯(Cesar Rojas)精力旺盛。他说,他的实际年龄要比他看起来的样子年轻许多。

  锡安卡恩保护区位于尤卡坦半岛东岸,有热带森林、红树林和沼泽地,还有被礁石分割的海产区,为大量的动植物提供了生活场所。半长青、半落叶森林,淡水、咸水沼泽地,包括美洲虎在内的103种哺乳动物、339种鸟类栖息于此。

  我们乘坐摩托艇进入浅湖。岸边的十几米范围内,水深不过两三米,清澈见底。如果对着湖面拍一张照,足以做电脑桌面。继续前行,通过一条水道,两边的红树林茂盛、安静、坚定。红树林对保护海岸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这里,你无法发现气候变化留下的痕迹。但是事实上,墨西哥并非可以在全球变暖问题上高枕无忧。气候变化、酒店开发、海平面上涨,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沿岸的情况并不乐观。

  2010年加勒比海区域的平均气温也上升几乎达到了历史极值,由此带来珊瑚礁白化、飓风频发和海滩退化情况严重。

  2005年,加勒比海和墨西哥湾的珊瑚礁白化超过80%,其中有40%已经死亡。在飓风米奇过境时,洪都拉斯Guanaja岛一下子损失了97%的红树林。在2005和2009年的两次飓风中,坎昆的海滩消失了3600万平方英尺,减少到270万平方英尺。

  WWF拉美和加勒比海气候项目主任西尔维亚(Sylvia Marin)对我说,墨西哥的加勒比海岸远期预计将水位上升1米,这将淹到现在坎昆海滩边那些酒店的一楼。

  现在坎昆海岸几乎已经被鳞次栉比的酒店排满,而且只需离海岸线20米就可建设。罗杰斯告诉我说,30年前,坎昆海边还只有两家酒店,现在是200家;墨西哥以东加勒比海岸线边有400家。“如此多的酒店对海滩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另一环保组织Akumal生态中心主任保罗(Paul Navarro)忧心忡忡的对我说,2010年坎昆有37210个酒店房间,每个房间的建成包含了80个人的劳动,由此带来的酒店工业排放巨大。

  酒店为了解决淡水饮用问题而开采地下水,由于地下运河与大海相连,过度的开采引起海水倒灌反而影响了水质。所以,在坎昆最安全的是饮用瓶装纯净水。

  “海岸水污染、过度捕鱼、海岸旅游业开发和海洋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墨西哥海岸的四大主要威胁。”保罗说。

  显然,陷入“滞胀”的气候谈判不足以及时限制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目前还不足以保证将地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

  坎昆会议也并没有因为墨西哥灿烂的阳光和迷人的海滩而带来希望。相反,日本再次高调宣称不再继续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加拿大也早就随着附和;美国依旧要将资金支持与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透明度问题挂钩。

  墨西哥政府为了保证坎昆气候会议的安全进行,甚至调动了军队和联邦警察在坎昆进行安保工作。机枪、M4自动步枪和MP5冲锋枪上阵,地方警察靠边站。有传言说,大会前,坎昆市市长都换了人。其对会议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坎昆气候坎昆

  但是武器并不能挽救气候危机。一些适应气候变化的脆弱国家甚至在会场事先张扬一条“大新闻”,以期催促谈判进程。

  坎昆当地时间2010年12月2日,一个消息在邮件、微博以及口耳之间流传,到处都是:明天一大早将有震撼的大新闻发布。几乎每个记者都在打听,到底是什么新闻足以引起巨大的猜测。

  翌日上午,谜底揭晓。由马尔代夫等气候脆弱国家发起成立的“气候脆弱论坛”说,如果没有正确的行动,在2030年前,每年将有接近100万人因气候灾难死亡,且大多数是儿童;现在这项死亡数字是每年35万人。

  这无疑给还在讨价还价的气候谈判打了一剂道德强心针:100万!儿童!还有什么比死亡更令人敬畏了吗?

  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隆在坎昆会议开幕时说,我们必须知道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谈判,超越本国利益、集团利益,不要再耽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时间,“不要让后人记住我们的自私”。

  与自然做邻居

  在坎昆的大街、酒店的院子和旅游景点,与一米长的大蜥蜴、五彩斑斓的孔雀等野生动物不期而遇,是平常事,不必惊讶。它们并不是迷路的精灵,不小心闯进人类世界。实际上,你脚下踩着的地方,可是它们的家。它们毫不闪躲、直勾勾看人的眼神,摆出一副主人的姿态,谁才是误闯他人地盘的客人,不言而喻。

  坎昆,这个加勒比海沿岸的美丽小城,物产丰饶,风光旖旎,墨西哥人热好客的笑容如坎昆的阳光般无限又无私。坎昆最奇妙的魅力在于,人类不是主宰,人、野生动物和自然在这片的土地上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像平等互助的好邻居般和睦共处。

  墨西哥人小心翼翼地爱护着这些邻居。从酒店坐穿梭巴士前往气候大会会场之一Cancunmesse的路上,不时见到道路两边有警示牌,立牌的地点是野生动物时常出没之处,提醒司机驾驶时多个心眼,别让车轮不小心碾杀无辜生命。隔开双向车道的绿化带上还有手臂长的蜥蜴在草地上尽情享受日光浴,市政部门特意在绿化带上放置一些石块让蜥蜴栖息,细微之处尽显爱护野生动物的用心。

  或许是了解墨西哥人的善意,知道自己不会受到伤害,动物们不必藏头露尾、鬼鬼祟祟地生活,它们坦坦荡荡地漫步在阳光下,就像酒店院子里那只孔雀,直面游客好奇兴奋的眼光和不断响起的快门声。

  坎昆北部的度假胜地三面环海,海岸线很长,但无论走到哪个角落看,这片海都是如此纯净,没有一丝浑浊。这片大海被保护得很好,它有生命,会呼吸,有情绪,没有遭到明显的人为破坏和污染。阳光下的海有着不同颜色,有的地方是宝蓝色,有些地方呈现不规则的近似于黑的深蓝。浅色区域的下方是白色的沙,深色部分是来自海草颜色的影响。在码头可以清晰看到海里成群结队的小鱼,海鸥时而贴着水面飞行,时而冲上高空,有时还会在岸边游客身边盘旋,调皮地嬉戏。夜里海水涨潮会把海草和贝壳冲上岸边,给沙滩绣上一条五彩蕾丝。在国内一些类似的地方,记忆中是冲上岸边的垃圾。坎昆的大海依然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规律循环。

  坎昆的这个半岛呈蛇形,长21公里、宽仅400米。在这蛇形半岛上开车,不需方向感,不必认路,因为只有一条路。仅有400米宽的情况下,墨西哥人把一半的地方留给草地和树木,只留下四个车道,双向车道间还用一车道宽的绿化带隔开,在我们看来或许是难以想象的浪费。与我们很多城市的八车道或十车道相比,坎昆的路显得异常狭窄。

  幸好,坎昆人口不足10万,车流量不大,多数时间街上只见稀稀拉拉几辆车,路况甚佳,公交车司机把车开得飞快,加速同时还能腾出一只手给刚上车的乘客找零钱,令人叹为观止。不过,遇上交通事故,单向只剩一个车道的情况下,堵车是不可避免的。

  坎昆的海边有一片20公里长的白色沙滩,铺满了由珊瑚风化而成的细沙,柔如毯、白如玉,海滩上建有玛雅式凉亭和小屋。玛雅遗址就在坎昆附近。所以,在坎昆,玛雅式凉亭随处可见,酒店走廊、民居阳台、院子里皆是,凉亭以棕榈叶为顶,石为柱,纯天然材料,遮阳透风又耐用,低碳且环保。

  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对上天恩赐的美景和丰饶土地的感恩之情,或许正是他们乐观性格的根源。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