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古城:三城艳丽讲“心动往事”(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02日 11:00 环球时报

  在印度诸多古城中,拉贾斯坦邦三座以色彩闻名的城市无疑最让旅行者心动。无论粉城、蓝城、还是金城,都在旅行者的行走版图上涂抹了一层由文化、宗教、艺术交织在一起的多元色彩。

斋浦尔斋浦尔

  粉城斋浦尔

  斋浦尔(Jaipur)是一座拥有足够炫耀资本的城市。它是印北拉贾斯坦邦首府,一座保存完好的古城遗址。整个城市被一股粉红旋风裹卷,呈现出一派暖色调的缤纷与热闹。

  1727年,当时的斋浦尔王公斋辛格为了向莫卧儿的沙杰汗大帝致敬,用红色砂石筑料建造了一座粉红色的宫殿。他的后世子孙们不忘遗志,继续把王宫改扩翻新,慢慢地,宫殿变成了一座粉红建筑博物馆。后来,大英帝国“当家做了主人”,斋浦尔王公为了迎接英格兰王子殿下光临,特颁布一项强制性法令,城市内所有房子都要刷成粉红色!

  今天看来,多年的栉风沐雨让粉城有些地方墙皮脱落局部掉色,但大色块还在,整体格局没变,凭借单一粉红色系形成的城市景观,斋浦尔仍旧可以在这个星球独树一帜。

  风宫无疑是粉城最风光的宫殿。5层屏风式建筑,自然也是通体殷红。屏风上大大小小几十扇窗户镶满细密网格,根据成像原理,王公贵族可以倚窗透视市井生活又可不为外人所见。

  我向来喜欢登高远眺,只要有爬到高处的机会,就不会放过。终于爬到最高处。始料不及的是,从这样的极高处眺望,原先仰望时的点、俯瞰时的线都已经变成粉红色的星星点点。原来所谓粉城,只是把城区建筑的外立面涂上粉红色,而里面仍旧灰白瓦黄。

焦特布尔焦特布尔

  蓝城焦特布尔

  梅蓝加城堡建于蓝城焦特布尔(Jodhpur)的小山顶上。城市的其他建筑环绕山体而建,错落的民宅散落于山腰山谷各处。

  据当地人说,在城堡建造之前,那山顶原是鸟神的宫殿。被驱赶的鸟神愤怒地发出最恶毒的诅咒———让这座沙漠城市永世缺水!让这座罪恶之城瘟疫横行!就在城市危在旦夕之时,一位苦修的圣者甘愿把自己活埋于城下,希望以自杀献祭的方式完成对城市的救赎。鸟神被他的舍己为人感动,终于收回咒语。随即,求雨的人们看到远方的天空飘来一朵久违的乌云……

  城堡最高处建有炮台,几十门大炮护卫着这座拥有数百年起伏历史的蓝色城市。从这里眺望,发现蓝城的称谓要比粉城名副其实得多。那满目的蓝色世界,在午后阳光的辉映下,甚至还有点晃眼。

  关于为什么房舍被染色,有两种说法。说法一,蓝色有驱除蚊虫的功效。可仔细琢磨之后,发现这样的论点站不住脚。如果驱蚊效果的确显著,那这种方法早该被更多城市仿效。说法二,这是梵天的地盘,蓝城的居民全是他的信徒。而创造神的宫殿即是蓝色。那无论当地人把房子刷成深蓝、浅蓝,潜台词都是在说,梵天和我同在。比来想去,似乎也只有最后一种说法最接近印度民情。

贾沙梅尔贾沙梅尔

  金城贾沙梅尔

  金城夜晚的满目光明让我觉得这是一座充满生机的城市。这里的建筑多以黄色砂岩建造,古迹众多,又有安全保障,世界各地的游客便把贾沙梅尔(Jaisalmer)看作印度旅行的又一乐土。

  贾沙梅尔最具特色的古迹是7座耆那教庙宇。庙都不大,占地不过百来平方米。中央竖一石塔,塔身神佛满天。据说,19世纪初,贾沙梅尔城外住着一户叫做帕特瓦的名门望族。一家兄弟五个,都信奉耆那教。帕特瓦家做宝石生意,发达后就按照当地商人住宅的最高标准将老宅翻新。他们没有想到,正是这次例行的翻新让新家帕特瓦哈维里成为日后贾沙梅尔最主要的名胜古迹之一。

  在当时等级制度森严的印度,房子必须要和主人身份匹配。最高等级是藩王城堡,有高墙堡垒,石门宝殿。其次是王公贵族的住所,叫做维拉。一般围绕城堡而建,虽然也精工细刻,气势上却比藩王城堡矮了几截。第三等级就是富商的哈维里,这一词汇源自古代波斯,翻译过来就是豪宅。豪宅的地理位置都一般,有的就建在寻常街道两边。规模也都不大,毕竟不敢僭越皇亲国戚。于是那些有钱的主人只能关起门来做文章,内部雕刻装饰无所不用其极。

贾沙梅尔贾沙梅尔

  帕特瓦哈维里分左右两进,中间通过高悬的空中走廊连接。走进豪宅内院,正中是方形天井,厢房无数,各处雕饰精美繁杂,贪心的主人不放过任何可以雕琢的局部和缝隙。阳光四面八方射入,各处雕刻呈现斑驳倒影,仿若天堂美景。

  但再精美的雕刻看多了也会烦腻,而且空间实在逼仄。于是爬到楼顶,发现视野再次开阔起来。远方的城堡的确如一顶巨大皇冠覆于天地间。可更耀眼的竟然是脚下起伏错落的百姓民宅,也都是用黄色砂岩建造,比起粉城的行政命令,蓝城的人工粉刷,更要质朴厚重,也更加浑然。其实,一点点黄加一点点阳光,照样可以璀璨耀眼。这应该是对金城名称最恰当的解释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