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幸福社区(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04日 10:47 21世纪经济报道
世界上最幸福社区(组图)
美国得克萨斯 达拉斯设计中心
世界上最幸福社区(组图)
意大利托科 清洁能源成就的小镇
世界上最幸福社区(组图)
英国柴郡Ashton Hayes 英国首个碳中和小镇
世界上最幸福社区(组图)
瑞典马尔默Bo01 全球可持续发展城区

  得克萨斯州不会被认作世界上最有名的艺术场所,但是自林肯中心之后,美国最重要的文化设施在此开放了。耗资3.54亿美元的达拉斯表演艺术中心揭幕实现了该市为期25年的对于68英亩艺术区的展望。由四位普利兹克奖得主设计的这一工程也引起了全世界关注。四座主建筑交织在一起的中心坐落在10英亩步行化的景观和公共花园之间,向所有人开放,同时得到美国巨富捐赠来运营。这里将成为达拉斯歌剧院、达拉斯剧场中心、得克萨斯芭蕾舞剧院、达拉斯布莱克舞蹈剧场以及Antia N. Martinez芭蕾舞团等团体的家。它们将根据最慷慨的捐款者来命名。福斯特事务所设计了Margot和 Bill?Winspear歌剧院以及Margaret McDermott表演厅。巴黎的Michel Desvigne设计了10英亩的 Elaine D。和Charles A. Sammons公园,里面的Annette Strauss艺术家广场将成为该市首屈一指的户外表演场馆,可容纳5000多人。雷姆·库哈斯和REX的Joshua Prince-Ramus设计了Dee and Charles Wyly剧场。这座600席的剧场用12个叠加层组成,转换、技术和工作区设置在会堂上下,而不是像传统剧场那样设置在周边。这样一来,艺术监制可以迅速转换场馆布局,最好地服务于他们的艺术视角。同样透明性也是设计要点,Potter Rose表演厅采用了透明外墙,行人可一眼看到里面的情形。SOM设计了城市表演厅,那里主要举办小型艺术团体的表演。该项目得到了达拉斯市的资助,定于2011年开放。不过,福斯特、Prince-Ramus和库哈斯的联手已经打造出了美国历史上同类建筑中最具吸引力的一座艺术场馆。

  意大利南部贫穷山区小镇托科有大约2700名居民,还保存着完好的山间教堂和中世纪古堡。从许多方面讲,托科还比较落后。上了年纪的男人们喜欢泡在小酒馆里高谈政治,年老妇女们则会选择在市场闲逛。然而从清洁能源的角度看,托科恰恰代表着明天。通过利用清洁能源,它不仅借助风车发电增加收益,还省去了清除垃圾的开支。除了风车发电,公墓、体育馆以及越来越多的个人住宅也安装上了太阳能电板。为了应付电价飙升的情形,意大利一些小型社区开始建造清洁能源工程。根据意大利环保组织年度调查,现在已有大约800处社区能够满足本地能源需求。“提到清洁能源,人们通常会想到那些耗资不菲的工程。有趣的是,这里市政当局在此方面表现非常活跃,令人印象深刻。更重要的是,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同样可以在意大利其他地方适用。”像托科这样的小型清洁能源工程向意大利人指出了另一条道路:在能源经济转型和推进清洁能源应用方面,小型项目经常要比国家规划有效得多。靠四台风轮机,托科现在基本能够做到能源独立。除满足本地需要外还能多出30%。2007年,清洁能源给小镇带来了17万欧元收益。人们用这笔钱来改善学校防震设施,在街道卫生方面也增加了三倍预算。

  位于英国柴郡的阿什顿·海耶斯(Ashton Hayes)是一个拥有1000多人口的小村庄。四年前,他们终于在村口的路标下挂上“成为英国第一个‘碳中和’村”的标语牌。接下来的两年间,他们减少了23%的碳排,现在,他们还将建造社区自有的可再生能源电站。如今,阿什顿·海耶斯村已经成了草根环保行动的代名词。他们实用性很强的环保方案很具启发性(如使用节能灯泡等),这里环保活动的领导人也成了世界环境的救世主——减少人类“碳脚印”的弥赛亚。在阿什顿·海耶斯的感召下,英国有更多的地方加入了追求“碳中和”的队伍。比如同在柴郡地区的伯灵顿,从前是一个以面粉磨房而闻名的小镇。他们准备了一个革命性的环保方案,决意为自己的家乡带来全方位的变化。他们将利用自己的水资源建设像阿什顿·海耶斯那样的“碳中和”村,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计划是重新使用水力发电为全镇7000居民提供能源。

  Bo01原先是废弃的工厂区,2001年因“明日城市”的计划摇身变为富人区,成为可持续、前卫和高度生态保护的城市规划的真实体现。作为瑞典第三大城市,马尔默曾经十分繁荣,但是1990年的经济危机使得10%的居民失业。为此,他们选择对城市进行改造,而不是补助濒临破产的产业。我们把市中心进行美化,并且赋予生机;开办大学培训居民从事未来的行业,明日之城的计划使马尔默成了可持续发展城市的楷模。”1995年,马尔默在和其他十几个欧洲城市竞争 “欧洲城市住宅博览会”的举办权时,打出要将废弃的工业码头——西港区重新改造成有吸引力的住宅区的口号,这对于当时欧洲许多城市经济都存在开始下滑的情形,无疑是有强烈吸引力的。西港区是废弃的工业码头,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工业污染,但是它位于景色优美的海滨,离市区也只有2公里左右,位置极佳。改造后的Bo01城区混合了独立住宅、公寓、住宅和企业以及面向25岁以下或55岁以上人群的住宅,按照规定,每座建筑物直接与水和自然接触。对于这项建筑上的挑战,人们当初并没有达成一致。一些人指责社会党的马尔默市市长伊玛·里帕鲁为这个高档的社会职业城区进行投资。如今,工人和干部、移民和维京人后代相聚在马尔默海边、斯堪的纳维亚人钟爱的海滨浴场多彩的房屋外表,沐浴着阳光的雕塑,潺潺的河道水流,你无法想象转过街角又是怎样的一番天地。

  巴厘岛绿色学校的设计绝对名副其实:没有墙壁的教室与大自然连通在一起,依靠自然采光,老师们在竹板上写字;微风徐徐,学生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孩子们不仅学习如何做知识的主人,还要学习去做这个世界的主人。如果他们在课桌上随意刻画,那么他们接着就要学习如何去打磨桌子,给桌子上蜡,把桌子修复成原样。那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此一来,孩子们便真正地拥有了那张桌子。学校在各种设施方面都以绿色考量为先,比如依靠水力发电,使用可循环利用塑料替换易坏的帆布屋顶,使用汽车挡风版代替写字白板等。绿色学校也逐渐带动了周边绿色产业的发展,人们建造起了绿色房屋,环保企业纷纷进驻,绿色饭店也相继开张。这一区域正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绿色社区。人们在此随时可以学习如何种植,培育并收割有机大米和蔬菜。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彼此,比如Organic Market的Aroma并没有去过Green School,而Green School的Cynthia或许知道每周在乌布会有Organic Market,但她绝对不知道那里的有机肥皂。即使这样,这些素不相识的人在巴厘岛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做着类似的事情,或许有一天,当这个“理想国”成真之后,他们会在那里相遇。

  在丹麦的奥胡斯市西南约15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太阳和风庄园”,这个社区采取了一种即使在丹麦也较为罕见的生活方式——“合作居住社区” (Cohousing),主要是由齐全的社区型公用设施以及私人住宅组成。与普通居民社区所不同的是,这样的社区有一个共同制定的社区管理规定,更注重邻里间的互动。公用设施通常都包括一个大厨房和餐厅,由居民轮流为社区内的其他所有居民做饭,其他设施包括洗衣房、游泳池、儿童保育和活动设施、办公室、客房、娱乐室、工具室或健身房等。社区的最终目的是通过空间的设计和共同的社会和管理活动,促进邻里之间的互动,从而达到经济和环境效益共享资源的目的。 “太阳和风”庄园建成于1981年,现有居民27户,约百十来人口。最初是由5名单亲母亲于1976年提倡并开始筹划建设的。现在在社区里已经找不到当初的倡议者,但居住在这里的居民对这样的生活方式十分认可,可谓乐此不疲。居住在这样的“大家庭”中,最愉快且受益的是孩子们,因为小区中不但活动设施丰富多彩,更关键的是孩子们从来都不缺玩伴。

  德国沃班(Vauban)致力成为“零汽车社区”。它位于德国西南方、近法国及瑞士边境的弗莱堡(Freiburg)市,人口约5500人。这里七成居民没有车,57%的人把车卖掉搬来此地。社区内禁止汽车通行,但未禁止居民买车,不过整个社区只有两处可以让人购买附有车库的房子,还是在社区最偏远的角落,光车位就要价4万美元。2006年完工的沃班已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永续发展社区。实际上本为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陆军基地的它在战争结束时一直由法国接管,20年前才交还德国。因此沃班街道都很狭窄,不利于汽车通行。没有汽车,居民日常生活怎么过?餐厅、银行和商店等平均分布在社区步行可至的范围,不像欧美大城市,必须开车到商店集中的大型购物中心。社区有通往弗莱堡的轻轨电车,居民若要到IKEA买大件家具或想去滑雪时,都能向社区公有车中心租辆汽车。若是日常采购,只要在脚踏车后加挂推车就行。选择住在沃班的居民,都具有高度环保意识。

  这个历史悠久的社会性住宅项目的成功证明,在有限预算下绿色设施也是可行的。1947 年,按柯布西埃花园城市的样式,原来的贝宁农场被设计成一个与室外公共空间相互联系的公园式住宅区,用于安置退役军人。1990年代因建筑老化拆除计划开始实施,但反对者获得了媒体支持,推土机离开现场,贝宁农场被转交给加拿大土地公司。L’OEUF(城市复兴和功能性设计事务所)提议保留大多数建筑并进行更新,“提供一个低能耗,以绿色基础设施为辅助、高品质的住宅空间”。他们的团队甚至还包括有生物与气候工程师,他们不仅获得了Holcim 设计奖北美金奖,还摘取了Holcim全球范围内的铜奖。

  博学村的行动并不是首创,也不高调,但是很实在。他们由村民自己开始了一项自我拯救行动,一个在海南农村所没有甚至在国内也少见的“新乡村实验”——建设一个全新的“博学生态村”,将博学里从一个传统农村,转型成为一个结合有机农业、生态保育和休闲体验的教育基地。这将是由他们自己再造的“魅力故乡”。发起者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陈统奎。2009年他去了趟台湾,在那里看到了破败的传统农村如何重新崛起。他的模板是桃米社区,这曾是一个人口结构老化,农业经济衰退的老旧社区,经过10年“社区营造”,以“桃米生态村”的品牌叫响,成为知名的观光经济型生态村。2009年底,博学村开始行动,村民选举并授权的“博学生态村发展理事会”下设5个专门委员会,开发各种旅游资源,并且确保这些资源的可持续性。很快,海南第一条由岛民自主建设的山地自行车赛道建成,博学村打算长期和海南自行车协会合作,举办民间白领山地自行车比赛,希望它成为海口休闲旅游的一个响当当的品牌。

  伦敦贝丁顿“零能耗”生态住宅发展项目是英国最大的“零碳”生态社区,于2002年落成,设计理念为只使用可再生资源产生的能源满足居民生活所需,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向人们展示在城市环境中实现可持续居住的解决方案。目前它拥有公寓、独立洋房等住宅82套,另有大约2,500平方米的工作空间、一个展览中心、一家幼儿园、一家社区俱乐部和一个足球场,共有居民210人、工作人员60人。“零碳”生态社区不需要向大气释放二氧化碳,以有效减少能源、水和汽车的使用率。用屋檐上流下来的雨水冲洗马桶、浇灌花草,水龙头里流出的是被太阳能晒热的水,食物残渣会在地下发酵产生烧饭用的沼气,至于居住者自己身体散生的热量也能被充分利用。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