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兴起 农民抢种“风景”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10日 11:18 浙江日报

  韩晓军 徐猛挺 黄成峰 王克勇 甘剑勇

  这几日,奉化远近闻名的“桃花村”村民已开始在桃林里忙碌,他们一株株地查看被修剪成盆景模样的桃树。虽然离桃花怒放还得等上几日,但为迎接大批城里赏花客,村民们已开始着手做准备……

  仙居神仙居景区,农民正在精心呵护近十万亩油菜地。除了仔细地除草、施肥,农民闲来还互相比比扎制稻草人的手艺。过去几届油菜花节让这里名声大噪,今年,约48万亩连片油菜眼看着又要开花了……

  长兴二界岭乡的农民正等着天气暖起来,准备往复垦的田里播种薰衣草。今春,这个偏远的乡村准备在三月中旬试种100亩薰衣草,这是当地打造“中国普罗旺斯”生态园计划的一部分……

  春耕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浙江农民忙乎的,并不只是种粮抛秧这点事。他们在“抢种”风景。

  一片桃林,两种收获

  “桃花村”是奉化萧王庙街道辖区林家村的别称,这个剡江之滨的小村子,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有农民栽种桃树,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水蜜桃村,265户农户,户户种桃,名闻全国的奉化“桃子市场”,就建在它的村头。

  记者日前在村里看到,全村2100多亩桃林密布田间地头,整个村庄掩映在桃林里,只有农民房前屋后还能看到少许菜地。这个专心致志种桃树的村,用了十数年,慢慢将桃树种成了风景,并开始品尝“风景”带来的好滋味。

  村里的种桃状元林海波,去年种出了亩产值超过万元的业绩。他也是村里最早种桃树的人之一。在他的记忆里,林家村并不是从一开始,便意识到桃花经济的妙处。

  “割完麦子种早稻,收了早稻种晚稻”,当初,林家村人和浙江的其他地区农民一样,田里种的不外乎这“四季歌”。1985年前后,有村民开始尝试在田埂角落里种一些经济作物,林海波是其中一人。他们参加了经济特产队,种过的经济作物不下十种,桃子、李子、柑橘、杨梅、板栗、红枣、梨、黄花菜……最后,经过一季又一季的比较筛选,最后,这片土地选择了桃树!

  为何呢?原因是,不仅这里出产的桃子味道好,卖的价钱高,更重要的是,村民们意识到,成片种桃树是一种美景。“桃花开时赏桃花,桃花结果卖桃子”。 1990年,村里的桃树越种越多,美景的效益开始显露。

  为让桃林的景色更吸引人,村民开始学着修剪树枝,给桃树造型,让枝条舒展得恰到好处。“不让桃树长得太高,否则,游客摘桃子时够不着,太累。”林海波说,他因为有一手好手艺,到处被人请去,给农民讲课授艺。

  林家村的旅游到底有多旺?记者在村里采访,有位老农给记者形容说,光是去年桃花节期间,也就是在从3月20日起,桃花盛放的这十来天功夫,他家的土鸡就卖出了500只,都是被城里人带走的。

  桃树成了景,桃园成了城里人的乐土。2010年,“桃花村”全村光水蜜桃收入就突破600万元,比上年增收180万元。

  种这种那,不如种风景

  “桃花村”走的路,在浙江显然不是个案。在浙江乃至全国各地,如今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方兴未艾。村民卖风景,也卖特产,传统农业与旅游联姻,从而让乡村也成了创富的发动机。

  仙居神仙居景区的十万亩油菜花海,虽然眼下的名气还不如江西婺源,但自从举办了三届浙江油菜花节以来,菜籽的收购价从每公斤3元左右涨到了5元多。82岁的老农张基方说,去年,他和老伴种的6亩油菜,光菜籽就净赚了2600多元。

  其实,农民收获的还要多得多。

  白塔镇王户村西庵林农家乐业主王乃荣说,没有想到“油菜花节”会那么聚人气。他办了多年的农家乐,往年也就10来万元收入,去年,油菜花节期间,他的农家乐几乎天天爆满,仅一个来月花期,他的净收入就有5万多元。

  白塔镇矿辽村村民叶玉华说,油菜花节期间,他光靠在路边摆摊卖小吃,就赚了近2000元。

  种这种那,不如种风景。

  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的兴起,让农民看到,脚下的土地不仅能生产农产品,还生产田园风光,生产农事文化,生产农家情趣。于是,他们改变了沿袭几千年“种一季收一熟”的传统农业方式,把田园整治得像花圃,把庄稼侍弄得像盆景,把村庄收拾得像画幕……

  对此,奉化县黄贤村联村干部钟水军,感受最深。

  象山港边上有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叫黄贤村,是隐居西湖的“梅妻鹤子”主人林逋的故居所在,现在村里还有上林书院、商山桥、黄公坟等人文古迹。从2005年开始,黄贤村根据村里的这些人文景观和依山傍海自然环境,启动新村建设,结果把村建成了著名景点,“小村就是森林公园,森林公园就是村落。”

  “如今,外出务工的村民也不愿出去了!”钟水军说,最近3年,黄贤村已有90%的农民在自家门口上班,其中三分之一从事与旅游相关的产业。

  专家们看了后说,这体现了乡村旅游对农村社会形态的改变,“农民从原来的第一产业从业人员直接转化成第三产业从业人员,对农村的经济结构、就业结构和社会结构带来直接有效的改善。”

  从长远来说,“这加快实现从种植农业向采摘观光农业转化、从旅游大产业向休闲大产业转型、从旅游经济向城市经济转变的步伐。”奉化市委书记戎雪海深有感触。

  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农民“种风景”,它所带来的财富空间正不断被拓宽。

  有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浙江农家乐休闲旅游业共接待7802万人次,营业总收入达64.2亿元。十二五期间,计划接待游客1.2亿人次、经营收入翻一番,达到120亿元。

  乡村,让城里人向往

  3月2日,来奉化参加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交流会的嘉宾,有不少选择在会议间隙跑去著名的滕头村参观。他们很好奇,这个世博会上“全球唯一乡村案例”,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有何魅力。

  这几日,滕头村几个妇女正在村里运动场排练舞蹈。三八节,村妇联准备举办一台“婆媳同乐庆三八”的晚会。《今天是个好日子》的音乐响起,村民跳着跳着就发现有游客聚拢来围观、鼓掌。村旅游公司的导游还拿着话筒给游客介绍:呶,我们村民的文化生活很丰富的……

  1998年,自从滕头村开始对外卖门票,搞起乡村旅游以来,滕头村的村民便已习惯了这种“被围观”的生活,这里的居民都已成为“公众人物”。

  58岁的滕头村民傅成改一家,住在村里的一幢小康别墅里,238平方米、两层楼。这几年,他家的门常常被好奇的游客敲开。

  “他们就是想看看我们农民家里是什么样的,问问我们的退休金有多少,养老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傅成改说:“村子成了景区,村民的生活也成了风景,游客对我们吃什么、怎么过日子都感兴趣。”

  现在,很多的浙江山村都开始有意识地保护自己乡村特色、风物人情、自然生态和历史文脉。

  长兴二界岭乡较为偏远,连长兴人去过的也不多。但自打去年打出“中国的普罗旺斯”概念后,慕名来寻找“普罗旺斯”风情的城里客多了起来。

  二界岭乡生态办主任宋荣荣介绍,整个二界岭乡都在打造农业旅游度假区,配合“普罗旺斯”风情,新农居将形成欧式风格。

  有不少背包客慕名找农家借宿,体验农家生活。“现在农民抱怨的少了,土地抛荒的少了,主动去打扫庭院、摆弄农活的人却多了。”不少村干部向记者表示。

  国家旅游局副局长王志发表示:“农业生产、农民生活、农村风貌成了旅游资源,农业文明的文化积淀、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丰富多彩的农副产品、各具特色的民族风情,都成为旅游商品,这点对农村的意义非常重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